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57章 回东北 4

  “这1000块表,我给你结算是35000元,这样吧,我再给你5000块钱,这样加上电子表的钱就算给你了5万块钱,这些算我投资的本钱,我占50%,你和建国占50%,生意亏了算我一个人的。”
  “那怎么行,给我们的有点太多了吧,亏了也不能算你一个人的,要是生意不好,我们就抓紧了结,亏的钱算我们三个的!”
  “真的不用,黄伟,你要相信我,我说的这些基本就是我们在京城的做法,再多一个收废铁,京城不比我们省城,我们这里是老工业基地,重工业基础比京城强,所以我们这里废铁好收一些,我们在京城已经不收废铁书报这些破烂了,但我们在这里可以收,而且我敢肯定能赚钱!这些年废铁太便宜了,但现在国家经济在好转,建设在增加,那需要的钢材也要增加,价格就要上涨,新钢材价格上涨那废铁的价格肯定会涨!我出的这些钱才能存不到500炖废铁,而我计划存2000吨到5000吨。咱这样,你好想一想,也可以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如果决定干...”
  “这个不用和家里人商量,我肯定跟你干,建国也没问题。”黄伟抢着说道。
  “那明天就先找地方、找人,然后买三轮车、磅秤等用具,先拿这个钱跟那1000块表卖出去应该给我的钱存货,你们卖表我给你们的提成你们自己留着,先把家里安顿好,改善一下家人的生活质量,比如换个好点的房子、买些家具家电等等,不要亏待自己和家人,当然也不要太张扬,这年头政策还不稳定;卖二手收音机电视机挣的钱,我们每个月分一点,就分2000吧,这样你和建国除了卖手表的钱以外还能每人拿500块钱,应该够花了,剩余的钱都用来存铁;你不用瞪大眼睛看我,500块钱很多吗?你知道我和赵刚贾爱军在京城从开始到现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挣了多少钱?我们已经分了20万了!赵刚他俩现在每天光卖表提成的钱就1000多块,比他哥在自行车厂上班一年的工资都多!”
  “我现在一个月还不到50,一年还挣不到600呢!”
  “如果这样钱还不够买废铁的,那就边收边卖,这收上来的铁卖给收购站肯定没啥钱赚的,要想办法卖给钢厂,就卖那些小块的就行,大块的大件的尽量存着。你找的人,收铁的时候按废品站的价格收,然后我们每斤加一分钱收他们的,这样他们要是能每天收百十斤废铁,也能挣块把钱,如果收10台收音机卖10台收音机能挣20块钱;卖10块手表能挣50块钱,这样他们一天能挣70多块钱,比很多上班的人一个月挣的还多!就是这电子表吧,这次我带的少,你要先控制着卖,否则几天就能卖没了。”
  “这表肯定好卖,现在想买手表的很多。”
  “嗯,如果晓明短时间不能找到修收音机的人,也可以先不收收音机,先收废铁卖手表也行,如果能修就三样一起干。”
  “应该没什么问题,明天我就去他学校找他。”
  “找到合适的地方,等一切正常了,你和建国就每天把手下的人收的铁过一下称,付一下钱;把他们收上来的收音机电视机收一下交给维修的人,把提成给人家算一下发给人家,每天早上把要卖的二手收音机电视机以及要卖的电子表发给他们。你们不用骑着三轮车去收废铁,你们可以找那些收破烂的收购站或者个人,看他们有没有收上来的铁,哪怕每斤贵一分钱也都给他弄过来,还可以转一下工厂,哪个工厂没有一大堆废铁?找到管事的人,塞上条烟或者直接塞点钱,就给买下来了。”
  “这个我懂,我们就是塞点钱也不会吃亏,到时候少算点重量就都有了。”
  “明白这个就好,还有,不管是你和建国还是你们找的人,一定不能张扬,挣了钱一定藏好,不要存银行,小心挣钱,低调行事。”
  “为啥?”
  “财不露白!你想,你一天挣得比别人一年挣的都多会不会有人眼红?如果那个眼红的恰巧又是有权有势的人,我们能对付得了吗?”
  “还真是,我会注意的!”
  “我们先这样干着,以后还有很多生意可以干,政策也会越来越明朗,到那时候就不怕了。”
  “以后还有别的生意可以干?”
  “对呀,难道你想当一辈子破烂王呀,等我们把这些小生意做起来,人员、渠道稳定了,我会从南方发一些服装、鞋帽、家电、百货回来卖,再以后还可以把这些东西弄到老毛子那里去卖,以后我还要把生意做到国外!”
  “妈呀,那能挣多少钱啊!”
  “这些要慢慢来,天不早了,睡吧。”
  “你先睡,我想想事,我现在睡不着。”
  王喆躺在炕上,运起太清功法,一会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黄伟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把王喆说的那些话反复地想了很久,直到天蒙蒙亮了,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王喆起床,看到黄伟还在睡,也没叫他,穿好衣服出门,在大街上随意地活动了一下,买了早餐,回到黄伟家。黄伟已经起来了,正在洗漱。
  “一会咱俩直接去派出所接建国吧,接到他我就回元宝屯了,昨天我们去宋刚家的事不要跟别人说,就说我找了关系才把建国放出来的。”吃过早饭,王喆对黄伟说。
  “为啥?”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功夫的事,再说,要是让建国知道我花了钱他也会有负担,他爸妈要是知道了恐怕更是个心事。还是别让他们知道的好。”
  “好吧,我们走吧。”
  两人到派出所门口才八点多,在门口说着话,到9点多的时候,就看到郭建国出来了。“建国,这里!”黄伟大声地喊道。
  郭建国快走几步来到了他俩面前,先跟王喆拥抱了一下,又在黄伟身上捣了一拳。
  “在里面没挨揍吧?”黄伟问。
  “没有,就是每顿饭就给俩窝头,还要花3毛钱,真贵!”
  “要不是王喆找了关系,你还不知道要在里面吃多久的窝头呢。”
  “谢谢,谢谢王喆。”
  “谢啥,我这不是碰巧遇上了吗,快回家吧,你爸妈还不知道你今天出来,我就不陪你回家了,我要抓紧回元宝屯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考试了。”
  “这就走?”
  “对,我要回去考试,过几天就回来,黄伟,你跟建国回家吧,昨晚说的事你跟建国说吧,要抓紧办,我先走了。”
  说完,王喆拉着皮箱向火车站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