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27章 收破烂 4

  几个人边喝边谈,一些具体的细节也都有了头绪。几个人走的时候,王喆拿出一千块钱,给赵刚八百,让他明天带着贾爱军去买三轮车,给了陈洪涛二百,让他购置所有的维修工具,多退少补。
  第二天,还没到中午呢,赵刚和贾爱军就一人骑一辆三轮车回来了,赵刚的自行车在三轮车上放着,两人兴奋的把三轮车推进院子,把剩下的不到100元钱交给王喆。王喆又拿出300多块钱,每人拿200元,让两人一起吃饭两人都顾不上,把钱揣好,骑着三轮车就出去收破烂去了。
  王喆吃过午饭开始继续看《千金要方》。快黑的时候,赵刚两人先后回来了,报纸、旧书都收了一些,赵刚收了两辆自行车、3台收音机,贾爱军收了一辆自行车、5台收音机还有一台14吋的黑白电视机。王喆让他俩把自行车停在前院靠西墙那里,把收音机电视机放在南屋靠西面的那两间里,那两间房子一个门,中间没有墙,王喆已经打扫干净,而且搬了两张桌子一把椅子进去,以后就是陈洪涛的维修室了。其他的书报钉头铁片都放在南屋靠东边的那通堂的三间屋里,可以避免淋雨。还没卸完东西,陈洪涛也骑着自行车来了,把维修的工具基本买全了,什么电烙铁、焊锡丝、吸锡枪、松香、各种规格的螺丝刀等等,还买了一些常用的二极管、三极管、电容等配件,200块钱花的只剩下不到两块钱。把这些东西都拿到那两间南屋,陈洪涛看见那8台收音机和那台电视机,马上就把电视机抱到桌子上,拿起螺丝刀就开始拆。王喆马上叫停说道:“今天就别干活了,明天再开始吧,一会我拿个笔记本把开支记一下,吃完饭大家都回家休息,挣钱也不争这一时半会的。”
  王喆拿出一本新的笔记本,先把这几天买三轮车、维修工具以及拿出来给赵刚贾爱军的流动资金记在第一页上:
  三轮车两辆:718元
  维修工具及配件:198.6元
  流动资金:400元
  记完这些,王喆翻过一页,在新的一页记下赵刚今天的开支:
  自行车2辆23元
  收音机3台17元
  旧书报废铁等3.6元
  再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记录贾爱军的开支:
  自行车1辆15元
  收音机5台33.5元
  电视机1台28元
  书报等废品5.7元
  所有的花销都记完,王喆松了口气,这真花不了多少钱,电视机就不说了,王喆估计暂时收不了多少,收音机今天收了8台,平均1台才5块多点,就是再加上维修费用配件成本怎么也超不过10元,卖50元一台也赚大钱呀!这生意绝对有的做。
  赵刚和贾爱军手中的钱都还有100多,不需要增加钱。几个人不愿意在这吃饭,都急匆匆的走了。“哎,刚子哥,你和军子哥把三轮车骑走,明天就不用先来我这骑车了。”
  第二天王喆从后海练太极拳回来,先给赵丽华写了封信,
  告诉她王艳梅已经出国了,自己在京城和赵刚等人做了点生意,还需要在京城逗留,让她不要担心,同时也说了跟着冯志强练习太极拳的事,说好回去就教她;告诉赵丽华现在的地址,让她如果有事就照这个地址写信或者发电报。写完信,王喆把王艳梅出国前给赵丽华买的衣服也拿出来装到一个提包里,到邮电局邮寄了包裹。
  回来的途中,王喆买了些电线、几个大瓦数的灯泡、插头、几把铁锁,回到家,王喆先把维修室的电灯解下,把电线接长,在墙上钉了钉子,把电灯挂在钉子上,灯头灯泡垂在桌子的上方60公分左右,这样陈大个子晚上维修的时候就能看的更清楚一些;然后王喆又把放旧书报那屋两个灯头中的一个从房梁上解下来,接上将近40米线,换上大灯泡,这是王喆准备的活动灯,如果晚上在院子里干活就可以拉到院子里;用新买来的铁锁把院子里所有的房门都锁好,才开始继续看书。
  傍晚的时候,陈洪涛先到的,王喆给他开开维修室的门并给了他一把钥匙,陈大个子也没多说啥,立即开始拆那台电视机。王喆回屋还没一会,赵刚回来了,他收了3辆自行车和7台收音机。还没卸完那些旧书报呢,贾爱军也回来了,他今天收了1辆自行车和11台收音机以及整整一车厢旧书!
  “今天都晚走一会,刚子哥,让军子哥帮你,开始拼自行车,我看昨天军子哥收的那辆成色好一些,车架子没任何损毁,就先把那辆自行车上的不能用甚至不好使用的部件拆下来,再从别的自行车上拆能用的相同配件装上,你们先干着,我去做饭。”
  吃晚饭的时候,陈洪涛说他晚上能修好那台电视机还能再修几台收音机,明天就可以拿出去卖了。吃完晚饭,几个人各就各位接着干活,王喆收拾了餐桌,洗了碗碟,想去给赵刚他们帮忙赵刚不让,他也没坚持,就回到主房客厅里继续看书。
  晚上10点多的时候,赵刚和贾爱军已经拼好了两辆自行车。“今晚我们俩骑自行车回家,明天再骑回来,顺便看看哪里还有毛病,今天这里没有缝纫机油,明天买回来,这链条上用缝纫机油好一些。”两人洗了手,就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陈洪涛走的很晚,他不仅修好了电视机,又修好了10台收音机。“今天先修的都是只有小毛病的,不是短路就是接触不良,很省事,那些需要换件的都没修,这样明天他们就能拿出去卖了。”
  送走了陈大个子,王喆在院子了练了一会五行步和天罡掌,在自来水管那接水冲了冷水澡,回到卧室,盘腿坐好,开始打坐练习太清功,真气在全身经脉有序的运转,很快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王喆打坐醒来的时候天已蒙蒙亮,一夜没躺下睡觉王喆并没有感觉到疲惫,直接下床洗漱一下就出门去了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