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03章 药王门

  王喆、赵丽华现在背的是《医学三字经》,清代陈念祖撰,全书为三字一句的歌诀,主要根据《内经》等重要经典医籍所述,吸收各医家重要论述并结合个人体会写成。内容包括医学源流,内、妇、儿科常见病之证治,常用方剂,阴阳,脏腑,经络,运气及四诊等。全书从源到流,对历代名家名著的学术特点及临证诊治纲要,作了高度概括。是陈氏为初学者便于记诵,便于识途而作。由于找不到书,张震老人只能默写在赵丽华的演草本上,让两人背诵,老人为了让两人便于诵读,用正楷一笔一划的书写,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王喆,你说爷爷光让咱背,也不给解释,很多我都不懂,这能行吗?”
  “先背熟了再说吧,以后会懂的,人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再说以后爷爷也许会给我们解释的。”
  “好吧,究其指,总一般,痰火亢,大黄安.....”,赵丽华无奈的继续诵读。
  大年三十,还不错,有电,唯一不好的是外面飘着雪花。当然,这是东北冬天的常态,没啥纪念意义。
  张震王喆赵丽华三个人包了饺子,弄了几个菜准备吃年夜饭,张震却转身出去,不一会拿来一幅卷轴,表情严肃的挂在北墙上,然后让王喆赵丽华二人下炕。
  “从今天起,我收你二人为徒,加入我药王门。来,你二人随我跪下,给祖师爷磕头!”说着,张震老人上前一步,先作一揖,然后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作揖,后退一步,“学我的样子,上前作揖磕头。”
  王喆赵丽华并排向前一步作揖磕头完毕。老人说:“画上的是唐代的孙思邈,你们可能没听说过,是我们药王门的祖师爷,药王门并不是孙真人成立的,而是在他归天后由他弟子刘神威创立,至今已经1200多年,到我这已经是第46代,你们算是第47代弟子。药王门尊孙真人为祖师,孙真人不仅医术绝伦且山医命相卜无所不精,只是时至今日多已失传,从明日起为师开始传你们药王门的太清功法,至于医术慢慢来吧,好在你俩皆聪颖好学,假以时日必能光大我药王门,好了,你们跪下磕头拜师吧。”
  张震老人坐在椅子上,接受了两人的作揖磕头,简单的拜师仪式就算结束了。回到炕上,围坐饭桌,老人给自己倒了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说道:
  “咱药王门就是一个中医门派,主要是行医治病救人。在社会上行走当然要有自保的手段,所以门内的弟子都会学些拳脚功夫,另外,中医的针灸是需要以气御针的,所以要练气,直到练出气感,并能通过银针运用,针灸的功效才能算真正发挥出来,可惜,现在的中医,哎。”
  老人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些年中医没落,虽然各地都有中医院,但是真正有本事的医生越来越少,以气御针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个传说,甚至都没听说过,所以今天我说的话,你俩要烂到肚子里,听到没有?”老人郑重的交代,两人赶紧答应。
  “以后在外人面前你们还是叫我爷爷吧,私下可以叫我师父。我们药王门不像武者门派有一些复杂的门规,我们只是医门,门规也基本都是讲医德的,今天大年三十,就不多说了,只说几句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胆大是要有如赳赳武夫般自信;心小是要如同在薄冰上行走,在峭壁边落足一样时时小心谨慎;智圆是指遇事圆活机变,不得拘泥,须有制敌机先的能力;行方是指不贪名、不夺利,心中自有坦荡天地。在医者眼里人命至重,有贵千金,所以对来求医的病人我门不分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皆一视同仁。医者医病适当收取钱财并不为过,但千万不可过分,对于医过的病人也不要抱有对其有恩的心态,这几天你们也看到了,有人给我们家送东西,这些大多数都是我医治过的病人或是病人家属,怀着感恩之心来给我送点年货,可这年头谁家也不富裕,送来的东西也许不贵重但也给他们家带来很大压力,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我能不收的就不收,实在推不掉的就拿别的东西给他们算作回礼。你俩一定要记住,我教你们的医术只能拿来救人,决不能拿来敛财,也不能拿来炫耀!......”
  第二天,尽管是大年初一,张震老人却早早的把王喆和赵丽华叫起,开始教授二人太清功。“今天初一,一会就会有来拜年的、窜门的,所以只教个开头吧,太清功分三个部分,健体、练气、摄生,摄生部分已经失传,先教你们练气,首先就是呼吸,王喆你先来,躺在炕上,两手叠放在腹下,分三次用鼻吸气满胸腔,沉气至腹下丹田,憋气勿泄,默默数数,实在憋不住了再分三次用嘴吐出,再吸气,如此循环。你试试。”
  “我也试试”旁边的赵丽华说着迅速躺倒在王喆旁边,按照师傅的说法开始吸气憋气吐气。“就是这样,很好,注意憋气时数数,看看能数到多少。你们慢慢练吧。”说着,老人转身离开了。
  王喆按照师傅的方法不断的联系呼吸,不知不觉的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张大夫过年好,给您拜年了!”大声的过年话把王喆惊醒,赶紧起身下炕穿鞋,发现屋内站着三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还有几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急忙从柜子上的搪瓷盆里拿了几块水果糖招待那几个男孩。
  1976年的时候物资匮乏,过年也没啥好招待客人的,无非是炒点瓜子,买点糖块,条件差的糖块也买不起,当然条件好的也没啥东西好买,顶多弄点冻梨,放在盆里用凉水缓着,有客人来了或自己人想吃了拿起一个,用菜刀背砸去外面的一层厚厚的冰壳,咬一口冰凉冰凉的,倒是感觉甜爽。
  拜年的、窜门的不断,王喆赵丽华也就没办法练功了,王喆就到院子里劈劈柴,堆堆雪,或者抱几根劈柴添进灶膛,把火炕烧得热热的,偶尔没人时拿着《黄帝内经》看。他是重生的,带着几十年的记忆,这些东西当然能看懂,而且这《黄帝内经》他上一世的时候还仔细读过。
  吃过晚饭,张震老人从夏棚子里拿了两个木桶,直径60厘米左右,高度大约有1米,很新,看样子是年前刚做的。“你们俩先背书,9点开始烧水熬药,今天开始泡药浴”“药浴?”“嗯,我药王门秘法,洗经伐髓,你俩年龄稍微大了点,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
  很快到了晚上9点,赵丽华把大锅添满水,将师傅用白布包好的药包放进锅里,王喆把灶膛用木材填满,烧得旺旺的,很快水开了,王喆把木桶放在里屋的火炕旁边,那里暖和,然后用铁水桶把药水一桶一桶的倒进一个木桶里,再向锅里加满水,放进刚才捞出的药包再熬,烧开之后再倒进木桶,两锅药水都倒过去木桶也快满了,王喆再把木桶的药水均匀分到两个木桶,赵丽华把第三锅药水烧开后,再分别加到两个木桶里,这样两桶的药水不管是药液浓度还是药液温度都差不多,这时,张震老人又拿出两颗药丸,用手捏碎分别加入两个木桶里,用舀子搅动一会,看看闹钟,“嗯,时间正好,脱光了进去泡到1点,用早上教你们的方法呼吸。”说完,老人转身出去了。
  王喆赵丽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扭扭捏捏,谁也不想先脱衣服。
  “你先去外屋,我进木桶再叫你”王喆说道。“好吧”,赵丽华转身去了外屋。
  木桶一米多高,王喆感觉不能一下子迈进去,只能上了炕,迅速脱光衣服,趴在炕上慢慢滑进木桶,药水滚烫,王喆咬牙坚持,猛的蹲下,只漏个头在药液外面,看看药液的水位离桶边还有20厘米左右,这3锅水分两桶正好,多亏现在还很瘦,如果是他上一世的体型,估计水要漾了。
  “师姐,好了,进来吧”
  赵丽华进了屋,看看王喆,还是没脱衣服。
  “师姐你拿我的帽子,反扣我头上,我就啥也看不着了。”
  “好”赵丽华照办,帽子扣在王喆头上,眼睛看不到啥了,身上的烫感更加明显,而且感觉全身开始火辣辣的疼,特别是各个关节疼得更是厉害,王喆咬牙忍住。疼痛越来越厉害,王喆禁不住想哼哼,刚开口用赶紧用手来捂嘴,却抓到了帽子,急忙停手,“师姐你好了吗?捂死我了。”
  “好了”
  “好了也不说一声”王喆把帽子摘下,想扔到炕上,又一想一会泡完药浴起身还得用,就把帽子放到火炕边上,以便等会再用。“太烫了”赵丽华嘟囔着,“用心呼吸,默默数数,一会就感觉不到烫了”王喆尽管也是疼得难忍,还是闭着眼睛安慰赵丽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