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55章 回东北 2

  王喆没有直接回元宝屯,他要去找黄伟、郭建国两人。他俩是最后回城的,也一年多没见了,但是他们回城后跟王喆书信往来频繁,对于他们的情况王喆很清楚,最后一次通信的时候他们俩在货场装卸队干临时工。
  黄伟郭建国两人是邻居,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学一块下乡,他们的家就在DW区。买了两斤北三光头两瓶冰城老白干,王喆一路打听着,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地处北六道街的黄伟家,是一处巴洛克风格的大杂院,黄伟家住在二楼,顺着木制的楼梯上楼,看着满院子里各家堆放的杂物,王喆就知道黄伟他们家过得不算好。
  黄伟家里没人,王喆在门口等了一会,正想下楼到外面去转转呢,黄伟就回来了。
  “王喆?真的是你!啥前来的?”两人进了屋。
  “就我一个人住这里,懒得收拾,弄得跟狗窝一样,别笑话我。坐吧,我给你倒水。”
  屋里空间不大,东西放得杂乱,真有点像狗窝。王喆在一张桌子旁边坐下,问道:“还好吧,咋一个人住呢?你妈不住这?”
  “我妈给我哥看孩子,住我哥家了,他那条件比我这好点。”
  “建国他们家离这远吗?”
  “不远,建国出了点事,这不,我刚从他家回来。”
  “出啥事了?”
  “建国处了个对象叫英子,都处了半年多了,前几天去松光电影院看电影,一个**崽子对英子耍流氓,建国就跟他干上了,用砖头把那小子开了瓢,被抓进去了,那小子家里有点关系,非要把建国弄去蹲笆篱子(坐牢)。建国现在还在派出所关着呢。”
  “不就是打架吗?伤得挺重?”
  “不重,在医院里包了一下就回家了,根本不重!”
  “那为啥非要咬死建国?你们去他家赔礼了吗?”
  “去了,我和建国他爸一起去的,我买的罐头,郭叔买的鸡蛋,去道歉了,可那家人真他么的不讲理,明明是他家儿子先耍流氓,还理直气壮的要赔偿,竟然狮子大开口管郭叔要2000块钱,郭叔上哪弄这2000块钱去?”
  “我明白了,他们是想讹人,那好办,晚上咱俩去他家一趟。”
  “咱俩去?”
  “嗯,咱俩去就行。吃过饭就去,我来了,你得管饭吧?”
  “肯定得管饭啊,咱也别在家弄了,咱下馆子。”
  两人没走远,就在北三道街一个院子里有一家小店,也没招牌。在一张桌子旁坐下,黄伟要了一盘熏猪脑,一盘熏大肠,一盘炝土豆丝。
  “这小店是今年过了年才开的,他家的熟食做得地道,听人家说他家在解放前就是开饭店的,公私合营的时候给没收了,现在在自己家里又偷着干起来了。”
  “这才刚开始,以后这种店会越来越多,过几年就会公开了,你等着看吧,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种私人的饭店就会把国营饭店挤得没生意。”
  “那真有可能,如果国家让私人开饭馆,谁还去国营饭店看那帮人的脸,一个个跟家里死了人似的,拉拉着脸,要么就吆五喝六的,跟谁欠他家钱没还似的。这酒是你拿来的,你得多喝点,我记得我回城那年,咱们进山去打猎的时候你就能喝酒了,别跟我说你不会喝!”
  “从元宝屯回来的知青们现在咋样?都还联系吗?”
  “联系,但是不很多了,都过得不好,王晓明和苏晨还在上大学,李胜利、董菊、宋小华进了纺织厂,刘东升进了面粉厂,还有几个也有工作了,都是接班,其他人都没工作,有捡破烂的,有蹲马路牙子的,我跟建国在货场装卸队,这你知道。”
  “尝尝这熏大肠,很肥,真棒。”菜上来了,黄伟夹了一块熏肠放到王喆的碗里。
  “嗯,真不错,这家店一定能干起来!”
  “好吃就多吃点,来,喝一口。”
  “少喝点,咱就这一杯吧,说说话,晚上还要去那小崽子家不是?”王喆说道。
  “行,等建国出来,我们再好好喝,你多住几天。”
  “我也想多住几天,可是不行啊,我得回去考试。”
  “你还用考试?我说就你那水平早该去上大学了,艳梅,晓明,苏晨,还有沪市来的那个叫啥来着,他们四个考上大学不都是你教出来的吗?特别是艳梅,认了你当弟弟,可沾大光了。”
  “艳梅姐出国了,我这就是要送她才去的京城,这不刚从京城回来。”
  “出国了?留学?”
  “嗯,去了美国。我在京城找到赵刚、贾爱军、陈洪涛他们了,现在跟他们一起在京城做了点小生意。”说着,从手包里拿出两块电子表递给黄伟。
  “这是送你和建国的。我们在京城就卖这种电子表,香港货。”
  “好漂亮,这时间还是数字显示的,没有表针。这表挺贵的吧,谢谢了!”黄伟把表戴上,美滋滋地看了又看。
  元宝屯的知青要说跟王喆关系好的,除了王艳梅以外就数黄伟和郭建国了,给王艳梅辅导高考的时候,王喆就经常跟黄伟下棋,还经常一起进山打猎,所以黄伟也不跟王喆客气。
  “别看了,以后慢慢看吧。我想等建国出来,你们也别在货场干了,也做买卖吧。”
  “我们没钱啊,做买卖得要本钱吧?货场那儿建国肯定是去不成了,进了派出所的人货场就不要了,现在大批知青回城,都没工作,有的是人想干,昨天就有人把建国的岗给顶了。”
  “本钱我来出,不用你们管。你们出人出力干活就行。”
  “那行啊,咱做啥买卖?也卖这种表?”
  “你小点声,这里不是说事的地方,等晚上咱们在家里说。”
  “行,来干了吧,干了吃饭。”
  吃过饭,王喆抢着去付账。“五叔,别收他的钱!王喆,看不起我是吧,到省城了吃个饭还要你掏钱?”
  王喆没再争,才不到5块钱,想必黄伟也花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