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1章 掌门

  回到家,赵丽华献宝似的取出那棵野参给师父看,“师父,看我们挖到的人参,是不是千年老参?这是我先发现的!”说着扭头朝王喆挤了挤眼,拳头挥了挥。王喆明白那是威胁他别胡说,否则要他好看。
  “嗯,不错,有一百多年吧,形状不错,根须完整,这要在解放前遇到有钱人家能卖千两银子。王喆,这几天应该天气不错,好好晒晒太阳,注意别断了根须,晒好了留着,说不定啥时候就能救人一命呢。”
  “才一百多年呀,我以为要有一千多年呢。”
  “千年人参哪那么好遇到,这超过百年的已经很少见了,你第一次去采参就能发现它,已经是很好的运气了。”
  赵丽华脸一红,“哼,下次我要挖个超过一千年的。”
  王喆接过师傅手中的人参,拿了两张竹席放在前院一个朝阳的地方,一张竹席只放了那株人参,另一张竹席上晾晒这次进山返回时顺手采到的五味子等药材。
  收拾完这些,王喆回到屋里,看到师父坐在炕上和赵丽华说话,王喆有种感觉,感觉师父突然老了!不知道这种感觉怎么来的,只是很强烈,这让王喆很害怕!
  王喆上炕,盘腿坐在赵丽华旁边,仔细观看坐在对面的师父,发现师父的双眼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神采,脸上的皱纹似乎多了不少。
  “师父,您身体还好吧?”王喆小心的问道。
  “还好,就是感觉反应迟钝了,也没有以前有精神了,毕竟快100岁了。你们不用操心我,今天休息一下,明天继续习武练气。”说完,老人下了炕,慢慢的走了出去。看着师父那苍老的背影,王喆的眼睛湿了。
  第二天,王喆赵丽华照例天不亮就起来了,发现师父还没醒,这在以前很少见。赵丽华想叫醒师父,王喆及时制止,“让师父多睡会吧”。两人绑好绑腿沙袋,直奔帽儿山山顶。
  从帽儿山回来,王喆发现师父已经起来了,但并没像往日一样做好早饭,只是坐在诊桌前发呆。王喆赶紧做早饭,赵丽华也没多想,匆匆忙忙的吃过饭上学去了。
  “师父,您想啥呢?”王喆吃过饭,收拾了饭桌,洗干净碗筷,回到炕上坐在师傅对面向老人问道。“我在想还有啥没教你们,你们入药王门三年了,时间过的真快。你们脑子好使,也很努力,这三年就学了你们两个师兄七八年才学完的东西,该教的东西已经都教了,师父真的没啥可教的了,以后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要说师门的东西就是炼丹一项你们没学到,我也没学到,你师祖也没教我,你大师伯也只学了些皮毛,我估计你师祖也不会多少。这一项估计要失传了,有些遗憾啊。”
  “师父,别想这些了,您看看有没有啥方子,可以调理调理您的身体?”
  “没用的,我这不是病,就是大限快到了。”
  “不会的师父,不会的,您会长命百岁的!”
  “呵呵,长命百岁,我不是已经百岁了吗,没啥遗憾的。你也不要多想,我没事,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张震老人行动越来越迟缓。有来请老人去看病的都被王喆拒绝了,来人看到张震老态龙钟的样子也只能摇头作罢。有的只能把病人带去县城的医院,也有人想让王喆去给病人瞧瞧,王喆都以要在家照看老人而拒绝。
  对于直接上门求医的病人,王喆也不让师父动手了,对病人或病人家属说老人已经不能诊病了。能相信自己的,王喆就给与诊断,或开方抓药或针灸推拿,十有八九的病人症状减轻或痊愈。如此,王喆的名声倒是传出去了。
  赵丽华放寒假了,照顾师父的事她接了过来,王喆可以出诊了。有一天元宝屯的生产队长来请王喆去他家给他母亲看病。他母亲70多岁,患哮喘多年,每到冬天张震老人都要给他开方和针灸,今年张震老人不能看病了,前一段时间在县医院住院一周,也没见好转,只能回家养病,今天憋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来请王喆去看看。
  来到队长家,王喆给躺在炕上的老太太号了脉,又观察了一会,发现老太太憋得厉害,喉咙里响声很大。王喆给老太太施针,留针的时候又点着一根艾条,在每根针尾灸上几下,半个小时后起针,老太太的症状明显好转。
  王喆收好银针艾条,又开了方子。“陈叔,拿着方子到镇上医院去抓药吧,我那里有几样药没有,药抓回来熬药时注意多熬一会,三碗水熬成一碗,一天一副,你抓五副吧。奶奶喝了药今天晚上肯定能睡个好觉”
  “太谢谢了王喆,你奶奶这几天夜里都睡不好,刚睡着就被憋醒,真是受罪了!你慢走,我这就去抓药。”
  “好,我走了,明天我再来给奶奶施针。”
  接连几天,王喆都去给陈奶奶针灸,老人症状明显好转,痰少了,喉咙里的啸声消失了,也不憋了,晚上也能熟睡了。第五天,王喆给老人针灸后对陈大叔说“奶奶的病基本好了,以后注意保暖,别冻着晾着。只是这哮喘病很难除根,也只能先这样了。”
  “好的,太谢谢你了王喆,我看你的水平都和你爷爷差不多了,以后还得麻烦你。”
  “哪里,我怎么跟爷爷比,只要你们不嫌我年轻、相信我的医术,以后家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就叫我,我随叫随到,我走了。”
  “吃过饭再走吧”
  “不了,我赶紧回去,爷爷这几天状态不好,我不放心。”
  回到家,赵丽华正在做晚饭,师父在炕头上半躺半坐,不知道在想啥,王喆上前叫了声师父,老人没反应,王喆上炕,扶老人躺下,帮老人盖好被子。
  “我看到你师娘了,”老人开口说话,把王喆吓了一跳。“你师娘嫌我太久没回家了,生我的气呢,还有我女儿、都不认识我了,就是没看到两个儿子,不知道去哪了”说着,老人昏睡过去了。
  两世为人的王喆知道,师傅的时日不多了,坐在老人身边,抓着老人干枯的手,泪水止不住的流。
  “呜呜”,赵丽华不知道啥时候来到了王喆身边,捂着嘴哭。“师姐,别哭,师父睡着了,别吵醒他。”“嗯”“你到西院把我的被子抱过来,我今晚在这睡吧。”
  王喆一夜没睡,就在师傅旁边坐了一夜,赵丽华也没在西院睡觉,陪着王喆坐在师父旁边,到了后半夜才在王喆的催促下躺在炕上睡了。
  第二天张震老人醒来,看到坐在身边略显憔悴的王喆说“一夜没睡?不用守着我。”说着,老人挣扎着要起来,王喆赶紧上前,把老人扶起,后背倚在墙上,把被子盖在师父身上,又把老人的双手放在被子外面,拿了个枕头垫在师父的脖子处。“您歇会,师姐熬小米粥了,一会就好,您喝一碗。”
  “来了,师傅您醒了,小米粥熬好了,我喂您喝”赵丽华端着小米粥来到炕前,拿着汤勺舀了一勺小米粥,放在嘴边吹了吹才凑到师父嘴边。
  “我自己能喝,不用你喂我。”
  “我喂你吧,没事,张嘴。”赵丽华不听老人的,坚持着喂了师傅大半碗粥,老人就摇头不喝了。
  王喆拿毛巾给师父擦了擦嘴,又用热水洗了毛巾,给师傅擦脸擦手。老人一声不吭,任由王喆服伺。
  “你把那颗参切了放到小米粥里了?没用的,浪费了!”
  “怎么会没用?至少能增加您的气力。”赵丽华倔强地说道。
  “师父,我扶您躺下歇会?”王喆说道。
  “不用,你去把左边药柜最下边中间那个抽屉里的盒子拿来”
  “好的”王喆下炕,拿到那个木盒递给师傅。
  老人一手扶着盒子,一手打开,拿出里面的一个锦盒,对王喆赵丽华说:“你俩坐好,我跟你们交代点事,王喆,你天资聪颖,而且努力好学,药王门以后就靠你来发扬光大了,这是药王门的掌门戒指,你戴在手上,从今以后你就是药王门第47代掌门。”
  说着,老人把戒指递给王喆,王喆接过戒指,戴在左手的中指上。
  “戒指是本门的掌门信物,本门中人见戒指如见掌门,本门中人须无条件的遵从掌门的指令,任何人都不能违背掌门意志。可惜我药王门已经没什么人了,你们两位师兄已经不在人世,你大师伯那边也一样,否则也不会把戒指寄到我这里,你二师伯死的早,没有门人。再往上几代也没听说有门中人的消息,应该没有了吧,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