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35章 二掌柜 4

  王喆正准备去客厅看书,邮递员送来了两封信。一封是赵丽华的一封是王艳梅的。
  赵丽华的信算是收到王喆的信之后的回信,信中主要说了她最近的练武习医的情况以及文化课的情况,说她自己感觉进步很大,等王喆回去会大吃一惊等等,信中透着浓浓的思念。信中还说了王喆给她寄回去的衣服很漂亮,就是那个背心太短了,没办法穿。王喆笑了,那是王艳梅给赵丽华买的胸罩,这丫头没见过,说是背心;信的最后专门提到要王喆别忘了回去考试,最迟7月1号之前一点要回到元宝屯。
  王艳梅的信应该是在拍了电报之后写的,写信的时候应该还没有收到王喆的信,信中着重介绍了美国的一些情况,特别是亲眼看到之后的心理反应,信中带着很大的悲伤情绪,似呼很迷茫和彷徨,当然信的最后也介绍了她自己的情况,说她一直没间断练功,感觉身体很好,刚到美国时有不少一起出国的同学都水土不服,而她却一点事没有,最近别人总夸她越来越漂亮了,应该也是太清功的功劳云云。
  王喆没有给赵丽华回信,家里没啥事,反正要回去考试。拿出笔,从演草本上撕下几张纸准备给王艳梅回信,可怎么下笔呢?上一次写信是接到王艳梅的电报后写的,电报内容少,王喆写信也只写了自己在京城的一些情况。这次不一样了,王喆要开导王艳梅!
  沉思了很久,王喆下笔写道:
  亲爱的姐:
  来信收到了,你也应该收到了我的上一封信,我在京城很好,和赵刚他们一起做的生意很顺利,已经赚了很多钱了!
  还记得不?在你出国前我就对你说过,到了美国会发现美国比你以前想象的更发达更富裕,会让你一时难以接受会产生很大的思想落差,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你信中所表达的东西我能想象到也能理解。也许你会疑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还记得在元宝屯我让你复习考大学的事吗?是不是我都猜中了?你知道,我是个喜欢动脑子思考的人,我能从报纸和书籍中推导出别人忽略的东西。说这些呢是想让你相信我下面的推论:那就是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还会在各个方面领先中国,这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但我要说的是,只要给中国30年的时间,即使不能吊打美国也能脚踹英法!我不用说汉唐的强大,也不用说战争中我们曾打败过美军,我要说的是10亿中国人想过上好日子的热情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挠的!
  ......
  其实,我们说这些没啥用,你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学业,不用现在就思考留下还是回来的问题。你在那里学的是经济,你可以到处看看,去看看纽约的股市、芝加哥的期货市场,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我就会有资本去那里拼杀!
  再说是否回国的问题,其实这不是啥大问题,是你自己思想在做怪,留在美国和回到中国对中国的好处现在是说不清的,回到中国也许还不如留在美国对国家的贡献大,但是如果留在美国只能做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那还不如回国,如果能在美国做成叱咤风云的大亨,我想对中国的贡献一定比回国大。
  姐,别的就不多说了,我想最多两年也许一年多,我就会去美国找你,或者我们到香港汇合,到时候就可以一起“练功”了。
  王喆把练功两字用上引号,想必王艳梅一定能理解啥意思,那是王喆和王艳梅两人在床上的暗语。
  骑上自行车,王喆去邮电局把信寄出去,回到家的时候齐渊他们还没回来,王喆把煤球炉子点着,把钢精壶灌满水坐到炉子上,走进主房客厅开始看书。《千金翼方》已经看完了,王喆现在看书的速度真是骇人,哪怕是医书,要是不去思考加以理解的话,简单背诵他看过一遍就能背!他现在在看《伤寒杂病论》。从《千金要方》《千金翼方》来看,祖师爷孙真人对《伤寒杂病论》很是推崇,王喆在得到祖师爷传承以前跟着师父背诵过《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现在看祖师爷留存的《伤寒杂病论》王喆原本也想以找出区别为主,可看了才知道,这区别有点太大。祖师爷留存的《伤寒杂病论》随处可见孙真人的批注和点评,这些批注王喆都要仔细阅读反复琢磨,这样速度就慢了下来。
  贾爱军自己骑着三轮车回来了,满满一车东西,把车上的东西放下就骑着三轮车又走了,说还有一些没拉完。等贾爱军和齐渊一起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王喆和陈大个子他们已经吃过了晚饭,赵刚也已经回去多时了。齐渊很是兴奋,王喆让他们先吃饭也没理,帮着贾爱军小心的把那些物件放进西厢房才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还不停的说着:“这才叫收老物件,你们原来那就叫收破烂!今天一天收的绝对比以前收的加起来还值钱。”
  王喆也不说话,做在木沙发上笑眯眯的听他在那说。贾爱军吃完饭就回家了,他今天没收货,自己也没卖货,他管理的那四个早上发给他们货的时候就说话了明天一起结算。
  等贾爱军走了,齐渊拉着王喆来到西厢房,用手指着对王喆说:“那两个大罐是元青花,那个小的是汝窑粉青纸槌瓶,是北宋的,那个......这些总共花了900元,你给我那2000还剩1100元,都在这呢,你数数。”
  王喆接过钱,认真的数了一遍,不是他不相信谁,而是上一世养成的习惯。数好钱,放进兜里,对齐渊说:“也辛苦了一天了,喝了药就休息吧,药在药壶里,我已经给你温上了。”
  又过了四天,赵刚贾爱军,把赵刚他爸以及另外那七个帮着收货散货的人都带着,10辆三轮车一起把赵刚定做的木质架子拉回来了,总共30个架子,每个架子2米高1.2米宽0.5米厚。齐渊指挥着在西厢房门口放了6个西耳房门口也放了6个,其余的都抬到后罩房门口。
  当天晚上,齐渊就开始布置,早就腾出来的2间后罩房把架子全摆进去,靠着西墙摆了4个架子,基本上把西墙全挡上了,然后间隔一米放三个架子,如此摆了3排,再靠东墙摆3个架子,走道的距离和另外几个走道差不多宽。还剩下2个架子靠南墙摆在一起,也不耽误过人。
  挨个把架子腿用木楔子垫稳,齐渊就要王喆和他一起往架子上放那些瓶瓶罐罐。王喆说着黑灯瞎火的忙活啥呀,等明天让赵刚和贾爱军帮着用三轮车拉那有多快,你个老头子瘸着个腿跑几趟能赶上三轮车拉一次?别折腾了,你要是不想这么早睡觉,你就把明天要往这屋放的东西归拢好吧,我是不陪你折腾了。说完,王喆率先回主房了。
  以后的日子王喆轻松多了。齐渊让赵刚贾爱军帮忙,用了两个下午把那些东西全部上架,然后他没事的时候就开始归类清理养护,把他认为特别贵重的都让王喆放到主屋,王喆把东西一拿进卧室就放进了戒指。
  记账的工作也被齐渊接过去了,每天都是齐渊和赵刚贾爱军对账记账,然后把钱交给王喆。王喆索性给了齐渊1000块属于王喆自己的钱,还有粮票,买菜以及柴米油盐都交给了齐渊,这样王喆成了甩手大掌柜,而齐渊成了真正的二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