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5章 满仓做多

  “真没想到王生对我这个只见了两次面的人这么看好,既然这样,我就跟你赌一把,如果不赌,那不就是拿着最大的同花顺不敢梭哈嘛!王经理,张先生,你们二位给做个见证,到83年元旦,不论输赢我刘大胡子都请客!只是,王先生,你为何有这样的判断呢?”
  “刘先生,从1968年到今年年初,这一大波行情确实是您说的大牛市,但您不认为这牛已经疯了吗?如果说去年的600多的价格还算正常的话,今年的行情我认为已经是最后的疯狂了,随后便会进入慢慢熊途,要再出新高估计10年都是快的。而且今年年初的行情是因为美国通胀过高和美国政府宣布不再出售黄金造成的非理性的行情,现在这么高的价格已经远远高于黄金的生产成本,会让各国金矿加快采掘速度,我认为大家追高黄金的热情会逐渐降温,所以,就有这样的想法了,不知道刘先生认为有道理吗?”
  “有道理,看样你对国际形势以及市场心理分析都有独到的见解,我现在都想不等打赌的结果,直接让你参股我的公司了!不知道小兄弟现在准备怎样操作呢?”刘大雄从对王喆赢他300多万的耿耿于怀逐渐变得对王喆很欣赏,称呼上已经从客气的王先生变成了亲热的小兄弟了。
  “王经理,贵行能提供给我多少杠杆?”
  “我们可以为您提供最高100倍的杠杆。”
  “100倍太高了,就用50倍吧,您按排一下,在500美元的价位用50倍杠杆满仓做多黄金!”
  “50倍杠杆满仓做多?那风险太大了吧?”刘大雄惊呼。
  “没事,王经理,您安排一个操盘手,我会写一个操盘计划给他,要他严格执行我的操盘计划就行,绝不可以改变我的操盘计划!”
  “小兄弟,不用王经理来安排了,我手下有不少操盘手,我免费给你操作,绝对按你的操盘计划来,怎么样,能否相信我刘大胡子?”不等王薇说话,刘大雄就抢先问道。
  “怎么不行?我现在就把操盘计划写给您。”王喆向王薇要了纸笔,在茶几上画了一张黄金的走势图,并在图上的几个位置标注好价格,在旁边写了操盘计划。“很简单,刘先生,您就安排操盘手在现在的价格做多,到700美元附近平仓,再反手做空,直到低于320美元再平仓,平多仓做空估计会在9月份以后,有什么情况您和张先生联系,我过几天就要回大陆上学,那边联系不方便。”
  “你还在上学?”刘大雄、王薇、张发奎几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呵呵,是在上学,目前在上高中,有什么奇怪吗?”
  “真是个怪物!”王薇说道。
  “真是个奇才,小兄弟,你现在就入股我的公司吧,咱不等打赌结果了。”刘大雄说道。
  “我现在可没钱参股您的公司,这做黄金的钱是昨天在赌场赢的钱和卖了祖上留的金砖的钱,除了留了一点让张先生帮我备货之外已经全部在这里了,呵呵,刘先生,我们还是等到83年元旦再说吧。”
  王薇很快把交易账户开好,按王喆安排转入220万美金,用50倍杠杆以500美金每盎司的价格满仓做多黄金。让张发奎留下电话和传呼号码给王薇和刘大雄,又拿到了王薇和刘大雄的联系方式,王喆和张发奎就离开了瑞银。
  来到张发奎的公司,王喆看到张发奎办公室的电话就问能否打美国长途,张发奎说我们做国际贸易的当然能打国际长途。王喆看看时间还不到10点半,就拿起电话给在美国的王艳梅打过去。
  “谁呀这是,刚睡着。”话筒里传来慵懒的女声
  “姐,我是王喆呀!”王喆惊喜地大声说道。
  “王喆,你真是王喆?你还在京城吗?”
  “姐,我是王喆,我现在在香港,在京城到邮电局给你打电话,每次都是等一个多小时还接不通,这在香港电话真好打!姐,你在美国还好吗?”
  “我很好!就是很想家,想你!”王艳梅哽咽着。
  “姐,别想家,慢慢就好了,姐,你收到我的信了吗?我给你写了两封呢。”
  “就收到一封,第二封啥时候寄给我的?”
  “已经好几天了,还没收到?真慢!”
  “那可能也快到了,王喆,你怎么跑到香港去了?”
  “我偷着跑过来的,我不是和赵刚他们一起做生意吗,这次到香港就是想搞点电子表回去卖。姐我们已经挣了很多钱了,你去银行开好户,把汇款地址问详细,我给你汇钱!”
  “我还有很多钱呢,不用汇钱,再说从京城汇美元也不方便。”
  “不用从京城汇钱,我可以让香港的朋友直接汇给你,我在瑞士银行存了一些钱呢。”
  “你能有多少钱?还存进了瑞士银行,别跟姐吹牛!”
  “真没吹牛,姐,在美国不用委屈自己,我真的有钱了,你真不用为钱操心,你花多少我都能给你,你在那边安心学习就行,绝对不要去给餐馆刷盘子!”
  “刷啥盘子呀,我就是想赚钱也不用去刷盘子,美国这边赚钱的机会多了,比如帮着卖汽车卖房子啥的,也不知道你怎么听说的刷盘子,我没来的时候你就念叨刷盘子,这电话里又说别去刷盘子,好像不刷盘子就不能在美国生存似的!”
  “姐你厉害行了吧,我不是心疼你吗,要是刷盘子时间长了,你那手就不好看了。”
  “就会胡说,王喆,你教我的功法我一直坚持练呢,最近感觉进步挺快的,那五行步已经能走得很顺畅了。”
  “坚持练就好,姐,有没有想啥时候咱俩再一起练功?”
  “一起练功?臭小子,你皮痒了是吧!”
  “姐,你想歪了吧,我看不是我皮子痒痒了,是你某些部位痒痒了吧!”
  ............
  恋恋不舍地放下电话,王喆意犹未尽,听着王艳梅那娇媚的声音,王喆仿佛又回到那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哎,啥时候能再见面能再一起在床上练功呢?
  “王医生,电子表两天后能备齐,您怎么运回去呢,如果我给您带过去要交关税,那可是不少钱呢。”
  张发奎打断了王喆的思绪。在旁边小心地问道。
  “不用你帮我带,你把货备齐送到我住的酒店就行,我有办法弄回去。总共定下多少货,要多少钱?”
  “总共定了不到3万块电子表,是几个厂家的,款式也不一样,价格10到12港币不等,具体要等到货才能知道多少钱。”
  “很好,辛苦您了!我出去转转,晚上你到酒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施针,保证你回家让嫂子求饶!”
  “呵呵,谢谢王医生了,这马上该吃中午饭了,吃过饭我陪你到处玩玩。”
  “不用了,张先生,这几天你光陪我了,自己的生意都没怎么过问,今天就别陪我了,我自己随便走走就行。”说完,王喆不顾张发奎的挽留,一个人离开了张发奎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