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4章 打赌

  王喆和张发奎来到瑞士联合银行,存了700万港元,并兑换了150万美元,这样王喆的账户里就有了220万美元和50多万港元。
  办完手续王喆和张发奎就去找王薇。进了王薇的办公室,王喆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昨天在澳门赌场输给王喆300来万的大胡子!
  王薇看到王喆二人进门,站起来满脸笑容的说道:“王先生、张先生来了,请坐,请坐。”
  王薇给二人倒了茶,对王喆说道:“王先生不是准备做黄金交易嘛,你们今天来得正好,碰巧刘先生也在这里,王先生,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刘大雄刘先生,刘先生可是期货届的绝顶高手,入行几年就成了金融届耀眼的明星,这刚从RB回来,你要做黄金可以和刘先生谈谈!”
  从王喆他们进门开始,刘大雄就一直看着王喆,看着这位很年轻在赌场上却稳健狠辣兼备的人。听到王薇的话后冷冷的对王喆说道:“凭王先生的赌术,没必要参与黄金交易了吧。”
  “刘先生和王先生认识?”王薇诧异的问道。
  “见过一面,只是不知道姓名。我叫王喆,大陆来的,很高兴认识刘先生,刘先生的大名王喆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和刘先生会以这样的方式认识。所谓不打不相识,希望刘先生不要记恨王喆,并在黄金交易上不吝赐教!”王喆说着就站了起来,并向刘大雄伸出了右手。
  王喆是真知道这个刘大雄,这刘大雄在上一世大名鼎鼎,可以说得上是近乎传说的存在!他是在1973年偷渡到香港的,偷渡前是一名知青,到香港后先在工厂做了一段时间小工,1976年进入金融业,开始在香港金市、美国期金、RB期货等市场上叱咤风云,曾一度驻留在湾湾,写过一本关于期货技术的书被称为期货业的孙子兵法。他真正崛起是在1999年以后,没想到这个时候能遇到。上一世王喆不止一次看到过刘大雄的照片,四方大脸戴着眼镜浓密的黑发高大威猛,可眼前的大胡子真的让王喆不能把两者统一起来。
  刘大雄也站了起来,轻轻一握王喆的手就放开,说道:“我也是大陆来的,香港的很多大亨都是大陆来的。王先生真的要做黄金?这东西的风险可一点也不比赌博小啊。”说着,刘大雄坐下,并示意王喆坐下说话。
  “赌博赌的是人心,交易也要揣摩人心,但赌博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交易尽管也需要一些运气,但更需要对世界经济有较为全面和深刻的认识,所以要比赌博更有挑战性。我本身不好赌,昨天是第一次进赌场,也许是最后一次进赌场,我对黄金原油以及外汇交易更感兴趣一些!”王喆缓缓的说道。
  “王先生说的很好,我也不痴迷赌博,但是做金融交易的人还是要有一些赌性,所以偶尔也会去赌场转转。没想到刚从RB回来就在赌场被王先生当头一棒,差点给打懵了。”刘大雄说完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那只是运气,不过昨天赌场上刘先生能主动结束赌局让我王喆很佩服,能在那种情况下及时止损,不愧是金融行业巨子。不知道刘先生这次回来是准备自己组建机构还是加入哪家机构?”
  “我准备自己成立一家机构。”
  “那冒昧的问一句,我能在您的机构里参股吗?”
  “不好意思,我目前还没打算吸收股份。不过你想做黄金的话,可以将账户交给我,我们机构替你操盘。”
  “不能参股真是太遗憾了!不知刘先生对目前黄金的走势如何看?”
  “我还是长期看多的,所谓牛市不言顶,这波大的行情应该会持续很久,当然,行情不可能像去年到今年年初那么快,我认为应当震荡上行去冲击1000美元每盎司。”
  “刘先生是认真的?您真的认为金价会冲击1000美元的价格?那要多长时间能冲到1000美元呢?”王喆认真地问道。
  “这个时间会长一些,可能2年也可能3年。”刘大雄肯定地说道。
  “王经理,今天的金价是多少?”王喆问王薇。
  “王生您可是赚了,你的金砖昨天我们按530美元结算的,今天已经跌到500美金左右了,您真是好运气。”王薇说道。
  “这次还真谈不上运气好,您没听到刘先生说会涨到1000以上吗?这样王经理,麻烦您安排人帮我开好黄金的交易账户,把我资金账户里的220万美元都转到交易账户里来。”
  “好的,我马上安排。”
  “刘先生,您的机构什么时候成立?成立以后有没有代客操盘的业务?”
  “我的机构还没组建好,应该就在这几天吧,王先生准备把期货账户交给我们来操作?”
  “不,暂时不能交给你们操作,我想和刘先生打个赌。”
  “打赌?赌啥?”
  “我们就赌黄金的未来走势,我个人认为目前的黄金行情是会再涨一波,但是我认为今年年初的850美金就已经是顶了,五年之内甚至10年之内都没有可能突破,而且会在两三年内跌破300美金。我们这样来赌:就赌在83年元旦前金价不会突破850美金而且会跌破300美金,83年元旦前无论是曾经金价突破了850美金还是没有曾经跌破过300美金都算刘先生赢,怎么样,刘先生敢不敢打这个赌?”
  “呵呵,赌注是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输给你200万美金,如果我赢了,我买你公司51%的股份!怎么样,输赢您都不吃亏的!”
  “为啥要这样赌呢?”刘大雄问道。
  “当然是看好您!看好您的未来并不看好您这次的判断,怎么样,敢不敢赌?输了无非是我们合作,但我在这里就可以承诺你,就是我赢了,将来咱的合作我也只是占有股份但不参与经营,一切还是以您为主,我绝不干预您的管理和决策。难道您担心我输了会没钱给您?即使我赖账对您也没损失嘛!”
  王喆之所以敢跟刘大雄打这个看上去没有多大好处的赌,是因为王喆对未来黄金的走势太了解了!王喆重生之前就在做金融交易,所谓技术分析在很大层度上就是用历史去预测未来,王喆上一世自诩是纯粹的技术派,自然要对交易标的物的历史走势做深入的研究,王喆那时候主要做外汇黄金原油以及指数期货,对黄金原油以及道琼斯指数、恒生指数、日经指数等交易品种几十年的走势研究得非常透彻。黄金首次突破100美金是在1973年,随着欧共体大多数国家对美元采取浮动汇率,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以及第一次石油危机的爆发,1978年国际金价最高涨到了244美元每盎司,进入1979年,国际金价快速飙升,一路涨到500美金每盎司,1980年头两个交易日,金价已经到达634美元,美国公布不再出售黄金的消息后半个小时内金价大涨150美元达到715美元,在元月21日,金价创下了850美元每盎司的历史高价,这个价格在随后的岁月中一直是历史最高价直到2008年才被突破!
  王喆重生以后一直跟着师父学医,在79年的时候曾经想到这段行情但也只是想想,感到很可惜,因为那时候他根本没有参与的资本!师父离世王喆得到金砖的时候王喆正处在师父离世的悲伤和得到药王传承的兴奋中不能自拔,也没想起这些东西,直到坐上南下广州的火车,在火车况且况且声中王喆才再次回想起这段波澜壮阔的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