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40章 卖金砖

  “还不少嘛。”
  王薇没有任何吃惊的举动,淡淡地说道。然后回到办公桌里面坐下,右手敲了几下墙壁,过了一会,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就推门进来了。“王经理您找我?”“你带这位王先生去检验一下这些金砖的含量,过一下重量。”
  “好的,王先生,请跟我来。”王喆把铁皮箱合上盖子,抱起箱子跟着那个戴眼镜的来到了隔壁房间,先一块块的放在天平上称重并在一张纸上做好记录。然后再把金砖逐一放进一个仪器里进行检测也做好记录。测试完,他把金砖整齐的放进铁皮箱子,然后对王喆说:
  “还是你抱着吧,我怕抱不动。咱们回王经理办公室。”
  回到王薇的办公室,王喆把铁皮箱子再次放到王薇的办公桌上。戴眼镜的年轻人把记录着重量的纸放到王薇面前,用英语对王薇说了几句,就回他办公室去了。
  王喆能听懂那个戴眼镜的话,他是说王喆这批金砖应该是一个批次铸的,每块的重量都基本一样,含金量都超过99.99%,是很不错的万足金。
  王薇微笑着看向王喆说:“结果出来了,金砖的纯度很高,你这26块黄金这一次都卖呢还是卖一部分?”
  “要是价格合适的话就都卖掉。”
  “要是今年年初的话,国际金价最高达到850美金,现在可是下跌了不少,昨天的价格是530美金,我们就按这个价格成交怎么样?”
  “行吧。”
  “你是要美元呢还是要港元?”
  “我能要一部分美元一部分港元吗?”
  “也可以。这钱你是要现金呢还是存在我们银行?”
  “我今天带5万港元现金,过几天可能要用大约50万港元。
  “那完全没问题”
  说着,王薇再次敲了几下墙壁,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再次进来。“你把客户部的乔一伟叫过来给王先生开户,再带人把这些东西入库并跟王先生办好买卖手续。”
  过了一会,刚才带王喆他们进来的那个客户经理就进来了,带了一些表格。这个人就叫乔一伟。
  “乔经理,你们这开户需要实名吗?”
  “开数字账号的话不需要,只是也要客户签名,但这个签名不需要是实名。”
  “你们的一个账户能存多个币种吗?”
  “可以的,王先生准备开数字账户吗?”“对。”“那好,等我填好表,您签个名就行了。”
  数字账户很快就开好了,签名的时候乔一伟告诉王喆,签名一定要记住,以后这个账户只能用这一个签名;密码更要记住,以后取钱就凭密码。
  王薇看账户已经开好了,就对王喆说:“总共48490克,换算成盎司是1559.6盎司,按我们说的530美金每盎司是826588美元,王先生还想要一部分港币,那就存70万美金,剩下的存成港元应该是552304.8港元,你来算一下,看是否有出入。”
  “不用了,没错。”
  “王先生好厉害的心算!我这用计算器还按了两遍。还有,王先生好大的力气,那箱子要将近100斤了,你抱着好像不费力。”
  “呵呵,年轻,力气大点。”
  王薇又对乔一伟说,你和小戴(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办一下手续,帮王先生把钱存到账户上,王先生要带5万港元走,你们就办一下取款手续,也让王先生熟悉一下我们的流程。
  接着,乔一伟和那个小戴有拿些文件让王喆签字,王喆都签了“种阳”这两个字。“种阳”就是重阳,王喆,宋代全真教的道士,字重阳,就是金庸先生小说里面的王重阳!
  就这样,王喆得到一个类似手写存折的东西,以及5万港币的现金,眼看着戴眼镜和另外一个小伙子用一个铺着黄绸子的小车,把那26块金砖推走了。
  “王先生,张先生,请喝水。”王薇客气的说道。
  “王经理,贵行能炒黄金吗?”王喆喝了口水问道。
  “可以,王先生准备做黄金交易?我们这不仅可以做,还能提供最多100倍的杠杆,还可以推荐优秀的操盘手。而且黄金交易这一块的业务也是我负责的,王先生要是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
  王喆笑了笑,笑得有些猥琐。王薇的话没毛病,可王喆却想到的是:我一般都是夜里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需要,能找你?
  “我想请教一下,贵行的黄金交易主要是做现货还是期货,主做哪个市场?还是你们自己做市?”王喆问道。
  王薇仔细看着王喆,盯着王喆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王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才听王薇说道:
  “王先生对黄金交易懂得很多嘛!怎么说呢,我们银行参与全球各个交易市场的各个品种的交易,也就是我们现货、期货都参与交易,而且我们立足于苏黎世黄金市场,但同时参与伦敦、纽约、香港这几个目前国际最大的交易市场。而我们对客户的交易是直接的,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给客户提供报价和客户做交易,而省去了客户参与众多市场、众多交易形式的交易。”
  “其实就是你们做市,只是你们要把客户的单子有选择地抛到市场上去,相当于一个交易平台!”
  “王先生理解的很对,我们就是给客户提供一个平台,让客户方便交易,后面的事情很复杂,比如你的多单按照我们的报价成交了,我们要分析,根据趋势把你的单子在市场上进行交易,如果市场价格下跌了,我们能赚点差价,如果价格涨了,我们就会赔点钱;如果你的单子太大,我们还要把你的单子分拆,在不同的市场用不同的交易模式去成交,很复杂也有很大的风险。”王薇说道。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们可以让做多的客户和做空的客户对冲风险,同时你们提供的价格跟市场的价格有价差,另外你们还能赚取佣金,你们提供的杠杆还能赚利息,有些单子跟趋势相反你们还可以留下单子赚取利润或等待客户的单子爆仓!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们确实有风险,但也有很高利润的预期。”
  “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我们为客户创造了便利,赚点辛苦钱也是应该的嘛。”王薇笑着说道,还给了王喆一个白眼,把王喆‘电’了一下。
  “其实香港一些大的金铺也这样操作,比如谢利源金铺;还有很多银行也在做这样的业务。”张发奎插嘴说道。
  “那些金铺和那些小银行是在做这些业务,但一般只接受买单不接受卖单,接受卖单的银行比较少,金铺基本上都不接受卖单。另外,他们一般不提供杠杆或杠杆率比较低;还有就是他们规模太小,如果你们单子太大的话他们不敢接也接不了,还有他们的价格不是最新价格,他们一般只做伦敦金,今天的报价基本就是昨天的收盘价。最重要的问题是在那些小银行或金铺做黄金交易,如果赚了钱能保证兑现码?”
  “你们能确保兑现?”
  “那当然,我们瑞士的银行都是有相当多库存黄金的,就比如刚刚买的王先生的金砖;我们瑞士银行的信用是有保证的,而且我们瑞士的银行的保密政策也是有目共睹的!”
  “不错,瑞士银行值得信赖,过几天我这边的采购完成了,我会来找王经理参与一下黄金交易,现在就不打扰了,我们告辞了。”
  “这都快中午了,我请两位吃饭吧。”
  “不了,我们还有事,过几天我请王经理,黄金交易的事还要烦劳王经理帮忙。”王喆说道。
  “那好吧,我送你们。”王薇把王喆张发奎一直送到银行外面,看到二人上车离去才转身进了银行,王喆那高大英俊的身影在她脑海里怎么也不愿意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