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7章 传功

  赵丽华在炕上盘腿坐好,准备练气。
  “一会我手按在你的丹田处,会有真气进入你的丹田,不管是啥感觉你都不用大惊小怪,只是意守丹田即可,记住,不要按太清功的路线搬运,你现在肯定控制不了那团真气。”说着,王喆右手按住赵丽华的丹田,真气缓缓送出,同时观察赵丽华的反应,看到赵丽华端坐不动,王喆便开始逐渐加大真气输入。过了一会,赵丽华身躯开始前后摇晃,王喆赶紧暂停输入真气,右手还是按在她的丹田处。过了一会,王喆看赵丽华已经安静下来了,就再次缓缓输入真气。如此反复三次,王喆收回右手,看赵丽华已经入定,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王喆坐在一边守着,没敢修炼,他怕赵丽华出啥意外。
  过了很久,赵丽华睁开眼,“王喆,这就是气感吗?好像有个小老鼠在丹田里钻过来钻过去,真好玩!”说着,赵丽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丹田。
  “赶紧躺下,按太清功的功法稳固真气,我也赶紧打坐补充一下真气。”
  祖师爷这这种传功的方法还真的挺好用!王喆如是想。
  第二天赵丽华醒来的时候,发现王喆还在打坐。她没敢打扰,悄悄的穿好衣服做饭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赵丽华一方面练气稳固修为一方面苦练金针,还在王喆的逼迫下抽时间温习功课,有了气感的喜悦加上王喆的安抚,她也逐渐从师父去世的哀伤中走了出来。
  这几天王喆承担了所有的做饭洗碗扫地等诸多家务,闲下来就对付那个木人,认穴越来越准,手法越来越熟越来越快。再有空就坐在那里沉思,逐渐捋顺归纳祖师爷传承的几个大的方面:医术、功法、丹术、阵法、问卜命相。王喆决定先熟悉运用医术和功法,后几项以后再说。可是医术方面的知识和技能简直浩瀚如海,而现在又没有病人让王喆实践,所以王喆只能一方面不断的在脑海里冥想那些理论以及医案,另一方面就是不断的练习眼下能练的技能比如认穴。
  腊月廿九是除夕,这年没有年三十。按天算师父的头七,应该在明天,王喆考虑大年初一给师父烧头七不好,所以在廿九这天王喆赵丽华老早就来到师父坟前,王喆跪在地上点着香,插在师父坟上,拿出火纸烧给师父,又倒了碗酒,双手举过头顶,“师父,过年了,喝碗酒吧!”说着,把酒慢慢的倒在师父坟前。
  赵丽华这次没哭,跪在王喆身边说:“师父,我也练出气感了,是王喆帮忙才练出来的,以气御针也有些心得了,金针也能插进穴位了,您放心吧,我和王喆都会努力的!”
  过完年,王喆看赵丽华修为稳固,就把祖师爷传承的五行步法教给她。这‘五行步’是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穿插进退,同时伴有呼吸心法。王喆在演示的时候赵丽华就感觉眼花缭乱、到处都是王喆的身影,根本不知道是真身还是虚影。王喆仔细的讲解这套步法的路线以及用力、呼吸等技巧,赵丽华学得非常上心,只是赵丽华明显真气不足,走出的步法连贯性差,更没有王喆的那种速度,但她也不灰心,仍练得有滋有味。
  赵丽华开学了,白天要去上学,王喆自己在家,除了打坐练气以及练习传承里的一些拳脚功夫外,就是熟悉传承里的医术,特别是一些用针灸治疗的病例王喆都在那个木人上试着施针,同时用师父教的一些知识去加深理解和认知,几天下来,王喆发现很多病例自己无法用师父教的知识去解释,看来祖师爷的传承到师父这里很多已经失传了。
  每天赵丽华放学回来,王喆都已经做好了晚饭,吃过饭后赵丽华就开始练针以及练气,现在的赵丽华已经能熟练的把金针扎进木人了,真气在经脉里运行也游刃有余。
  日子一天天过去,清明那天,王喆赵丽华去给师父上坟回来,看到屋门口石墩上用块劈柴压着一封信,看样是邮递员看到家里没人就放在那了。
  信是王艳梅寄来的。王艳梅考上大学以后没有回来过,但是经常写信给王喆,所以看到是王艳梅的信两人也没惊讶。进了屋,王喆撕开信封,看完信后把信递给了赵丽华。
  “艳梅姐要出国还要你尽快去京城找她?”
  “嗯”
  “那你准备去吗?”
  “没考大学之前她爸爸就死了,除了我这个不是亲弟弟的弟弟以外就没有别的亲人了,按说我应该去,可是我不放心你。”
  赵丽华沉默了一会,“你去吧,我在家,不怕。”赵丽华说的很慢,王喆惊讶的看向赵丽华,
  “再说吧。”说着,王喆拿起金针,又开始对付那个木人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赵丽华对王喆说:“你还是尽快去吧,也许艳梅姐真的有重要的事呢。再说,艳梅姐都走了两年多了,你不想她?”
  “有时候也想,她认了我这个弟弟,那她就是我姐姐,也算是我的一个亲人吧。”
  “你真的只把她当姐姐?”
  “你啥意思?”
  “师父说,师父说艳梅姐也喜欢你。”
  “啥?”
  “师父还说,师父还说不让我干涉你和艳梅姐的事。”赵丽华真是个直肠子,竟然把那晚师父对她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王喆愣愣的对着赵丽华看了一会,“师姐你别瞎想,我和艳梅姐没啥,你可能不知道,那年艳梅姐知道她爸爸死了,而公社的郭大头又逼她嫁给他那傻儿子,艳梅姐跳水自杀是我救的她,她才认我是她弟弟,我们真的没什么。”
  “艳梅姐还自杀过?”
  “嗯,这事千万别说出去,艳梅姐不让说。”
  “她又不在元宝屯了,怕啥。”
  “那也别说。你想啊,那时候艳梅姐有多无助啊,爸爸死了,没了亲人,郭大头又拿不让艳梅姐当老师来威胁她,所以她感觉没活路了,要不是恢复高考,她还真不知道会咋样呢。”
  “嗯,那个郭大头真可恶,她怎么能那样,他那傻儿子整天留着大鼻涕,见谁都叫媳妇,那傻子还想娶艳梅姐!”
  “不是那傻子想,是郭大头想让艳梅姐嫁给那傻子。”
  “不管怎么说吧,你还是去趟京城吧,我在家,没事的。”
  “我也想去,这次艳梅姐出国,也不知道以后还回不回来,如果不回来了,那这辈子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就像朱井荃,也许这辈子你也见不到了。”
  “朱井荃是去RB了,她肯定是不回来了,艳梅姐也不回来了吗?”
  “谁知道呢?”王喆沉默了。他想起上一世这个时候,很多出国留学的都没回来,很多都是没打算回来,不知道艳梅姐是否打算回来。
  随后两天,王喆通过生产队长陈叔找了供销社的关系,买了两袋大米、一袋面粉、两大桶豆油、十斤盐,还把一麻袋玉米弄到生产队队院去皮破成大碴子,这都是给赵丽华准备的,这次去京城王喆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能回来,他还想着是否去一趟鲁省,去上一世的老家看看,看看能否找到父母家人。
  “师姐,米面大碴子都在夏棚子里,都有好多,绝对够你吃到我回来,药匣子里有我给你留的钱,那个甘草下面有50元,用报纸包着,那个生地下面有100元,还有200元我用塑料布包好藏在盛大碴子的那个缸里了,在很靠下的位置,你少吃大碴子,多吃大米和白面,那是我托人买的,你知道咱家没有粮票。”
  “你真啰嗦,还有,你留那么多钱干啥,你出门要多带点钱,万一路上有用呢,再说艳梅姐出国,你不得给她买点东西带着?”
  “钱我带着呢,你不用管,我走以后你自己多加小心,以你的身手一般人都不用怕,要是有人欺负你你放开手打,不用怕打伤了,只要不打死就没事!”
  “我天天去上学,谁还能欺负我,我没事的,你放心吧,就是办完事尽快回来。话说你啥时候能回来,期末考试你得参加吧?”
  “可能不到期末考试我就回来了,要是万一有什么事,你就去找陈军他爸,他会帮忙的。”
  “行,我知道了,我进去上课了,你一路多加小心。”
  说着,赵丽华转身进了学校向教室走去。王喆看着赵丽华的身影进了教室才转身向火车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