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68章 好东西谁嫌多呀

  伙计在原石上做好记号,王喆推着小车又转到每斤10港币的那堆原石前,装模作样的仔看了半天,然后选了4块原石,这4块原石都没有翡翠,王喆一会要现场解石,要是每块原石都解出翡翠那就太让人吃惊了。
  伙计做好记号以后,王喆来到院墙跟自来水旁边洗手,水池前垫着一块石头,有40多公分宽,一米多长,大约有20多公分厚。王喆开始没注意,洗过了手,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看到脚下的石头,异想天开的想,这块垫脚石会不会也有翡翠,开天眼看了一下,乖乖,这下发财了!
  这块垫脚石里面多半块都是翡翠,整整一大块,就一端有不到30公分左右不含翡翠,其他部分全是,而且皮很薄,大约有2公分左右里面就到了翡翠,皮最厚的地方也不会超过5公分,薄的地方也就1公分!“伙计,这块石头卖吗?”王喆对着站得最近的一个伙计问道。
  “先生,这是垫脚石,从我在这里工作就在这里垫着,你要买?”
  “能卖吗?”
  “您要买的话我可以帮您问一下我们掌柜的,不过您想好了,我可没说这是原石。”
  “我就看这块石头的尺寸正好,我拿回去放花盆。”
  “那好吧,我过去问问。”
  伙计很快就回来了,“先生,我们掌柜的说了,这块石头您要的话按10港币一斤,因为我们这最便宜的原石就10港币一斤,只能按这个价卖给您,您要吗?”
  “垫脚石当原石卖,好吧,我也懒得再去别的地方找了,帮我抬到小车上去。”
  “好的,您稍等,我再去推辆小车,您的这辆小车已经不好放了。”说着,伙计转身去找小车。
  王喆其实根本用不着让伙计帮忙,这点重量对已经通了大周天的王喆来说跟不算啥,他只是不想表现的过于惊人而已。
  伙计推来小车,帮王喆把那块垫脚石抬到小板车上,也没做记号,王喆也没再接着选,让那个伙计帮忙推一辆小车自己推一辆,到屋门口找掌柜的挨个过称,按照不同的价格算账,总共8块,包括那块垫脚石,花了王喆8300港币。王喆打开手包,拿出9张千元大票付了钱。
  “先生需要解石吗?我们这里可以免费为您服务。”掌柜的50多岁,秃顶,一边找零一边对王喆说。
  “肯定要解石,除了那块垫脚石我带回去有用,其他的都解开,妈的,这块垫脚石花了我1700港纸,要是解不出翡翠那我就亏大了!”
  “吴师傅,再找两个人,帮着这位先生解石,他买的多,你们同时解吧,可能要晚一会吃饭了。”
  王喆跟着那位吴师傅,把小车推到后院,后院是解石的地方,有人正在解石,围着一大群人观看。
  吴师傅叫了两位解石师傅,从小板车上各拿一块原石问王喆怎么解。王喆在每块原石上画好线,然后解石师傅们把各自的原石放到解石机上,开动机器,滋滋的摩擦声跟着响起。
  很快就有人靠了过来,对于解石,人们都很愿意看,尽管那滋滋的声音很刺耳,但是那种出绿带来的快感让人很难忍住诱惑!那砂轮切石的声音也就变得无比的动听。
  “垮了!”
  “垮了很正常,你没看到那个记号吗?最便宜的那种。”
  “哇,出雾了,出白雾了,不错,50港纸一斤的就是出翡翠的概率高一些。”
  “这块是不错,接着切呀,还等什么,出了翡翠大家好出价。”
  大家七嘴八舌地喊着。
  “出绿了,出绿了,涨了,看样是大涨啊!”
  “停下来用水泼泼,让我们看仔细点。”
  吴师傅切的是那块80多斤的原石,已经出绿了。吴师傅停了解石机,用水冲了一下切面。大家争先恐后的伸头去看。
  “水头不错,绿意也很浓,小兄弟,我出5万港纸,卖不卖?”
  “5万港纸你也好意思说,这么大一块,看这水头已经够冰种了,我出10万港纸!”
  “哇,才出一个面你就出10万,你疯了?”
  王喆没理会大家的出价,帮着吴师傅把原石换个位置,重新画了白线,吴师傅开动机器,滋滋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出绿了,两边水头颜色都一样,我出50万!”刚才出价10万的那人大声喊道。
  “这都切了两面了,而且你看那绿意多深邃,还没有杂质,我出100万,小兄弟,卖给我吧,要再切说不定会出问题呢,100万港纸,能买一套千尺大屋了!”
  王喆没理会,调整了原石的位置,划线,让吴师傅继续切,旁边的两位师傅解的原石都垮了,两人也靠过来帮忙。
  不一会,整块原石被切出了六个面,全都出绿了,整块原石基本上算是明料了,旁边围观的人已经不再报价,大家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大一块翡翠,这颜色和水头,绝对会卖出天价,他们恐怕买不起了。
  吴师傅用擦石机慢慢地小心地擦,很快就把料子上的石头皮全擦掉,整个翡翠呈椭圆形,像个橄榄球,绿意盎然,晶莹剔透,太漂亮了!
  噼里啪啦,人群的后面响起了鞭炮声,那个秃顶掌柜的在鞭炮声中走了过来,“恭喜小兄弟,这可以算是高冰种的料子了,小兄弟,1000万港纸,我们留下了,怎么样小兄弟?”
  “我出两千万!”随着声音,一群人拨开人群走到近前。
  “郑家二公子,周大福要买这块翡翠?”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
  “郑先生,周大福不缺高档料子吧?没必要跟我们这种小店抢吧?”秃顶掌柜说道。
  “好东西谁嫌多呀,况且这么大个的一块高冰种阳绿的料子,就是我们周大福也不多见,怎样样小兄弟,卖给我们吧?”
  “好吧,谢谢郑先生。”
  郑二公子身后一个带眼镜的中年人掏出支票本,写下2000万的大写,撕下支票递给郑二公子,郑二公子接过来看了一眼,递给王喆。
  王喆接过支票,是汇丰银行的现金支票,把支票放进手包,把那块两个篮球球大小的翡翠抱起来交给郑二公子“这翡翠归您了,咱们两清!”王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