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24章 收破烂 1

  下午的时候王喆没再练功,而是把戒指里的药材都一一取出,按照益气丹的丹方逐一对照,发现缺少一种药材--太岁,这种药在王喆入药王门不久曾听师傅谈起过,就是接到师伯寄来内含掌门戒指的包裹的那天晚上,师伯应该是在缅甸发现了千年太岁。“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一趟野人山找找看”
  王喆心里说道。
  把各种药材放进戒指,王喆拿出戒指里的一本《千金要方》来看,这是王喆得到祖师爷传承以来第一次看戒指里面的书。
  这《千金要方》是孙真人手书的,分很多卷,字比较大,王喆很快看完了第一卷,接着看第二卷,看着看着王喆心有感悟:一是这祖师爷手书本和自己曾经背诵的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二是自己看书的速度以及记忆力和过去比不可同日而语。王喆把书放在茶几上开始寻思:难道是字大的原因?还是这些内容大体上以前背过?
  王喆起身走进卧室,在床头的书桌上找到一本王艳梅的外文书--英文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本书王喆肯定自己没读过。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王喆开始看这本英文书,王喆的英语还是不错的,不论是对话还是写作都能应付,这也是上一世在外企工作被逼出来的。
  王喆很快发现自己几乎可以一目十行甚至过目不忘!王喆又找了几本书来验证,最终证明自己的确已经拥有了这种能力,这也太牛叉了!王喆把一茶缸凉开水一口气灌进肚里才算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既然自己有这种能力那就多看些书吧,王喆接着看《千金要方》,很快就全身心的融入到书里,好理解的就记下,不好理解的先记下再思考......
  黄昏的时候,王喆停止了看书,伸个懒腰,准备出去走走,这看了一下午书王喆感觉脑袋有点疲劳。锁好大门,王喆信步走着,顺着德胜门东大街向东慢慢的溜达,到了与旧鼓楼大街的交叉口时王喆想是原路返回呢还是绕一圈回家呢,一转脸看见不远处有个年轻人正在补自行车胎,王喆感觉那个人很面熟,走近了看很像是在元宝屯插队的知青赵刚。
  这时候那个人已经补好了车胎,把车胎掖进自行车外带,又仔细的捋了捋,才站起身子,用打气筒给车胎打气。
  “好了,1毛钱”。
  站在一边等着的中年男人掏了钱,又趴在车座上使劲按了按,说了声谢谢就骑车走了。
  那个修车的年轻人在马扎上坐下,掏出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烟雾慢慢的从鼻孔冒出,看上去很享受那烟草进肺的快感。王喆走上前问道:
  “同志,我问一下,有个曾经在元宝屯插队的知青叫赵刚的你认识不?”
  那人抬起头,看了看王喆说:“我就是赵刚,是在元宝屯插过队,你是?”
  “我是王喆呀,你不认识我了?”
  “王喆?”赵刚站起来,仔细的看了看王喆,“真是王喆!怎么长这么高了!”说着,立刻走到王喆身前,给王喆来了个拥抱。
  “真没想到能在京城见到你,王喆,你咋来京城了?你爷爷还好吧?”
  “我爷爷年前去世了。”
  “啊,对不起王喆。”
  “没事的,刚子哥,你咋在这修车了?生意还好吧?”
  “你看我这回城也快两年了,街道也没办法安排工作,我这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总不能闲着吧,这不就在这摆摊,自行车打汽一次二分钱,补胎一毛钱,一天下来有时候也挣个块儿八毛的,倒是不比上班挣得少多少,可是这毕竟不是个正经工作吧,这找媳妇都难。”
  “刚子哥,这已经快黑天了,收摊吧,我家离这不远,跟我回去,我俩好好唠唠!”
  “你家,你在京城有家?”
  “就是艳梅姐的房子,艳梅姐出国留学了,她的房子归我了,走吧,离这很近的。”
  说着,王喆帮赵刚把打气筒、钳子、扳手等工具收进一个破旧的帆布包,挂到赵刚那辆自行车的车把上,赵刚推着自行车,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家走,路过一家国营饭店,王喆进去在服务员恶劣的态度下,买了点油炸花生米和一盘猪耳朵,还要了瓶红星二锅头。
  回到家,王喆把大碴子焖到锅里,就和赵刚在客厅的餐桌上边喝边聊。
  “这就是王艳梅的房子?这么大,这么大的房子一般都住好几家人,她这就她一家?”
  “嗯,这房子是他爸爸落实政策返还的,返还以前是政府的一个什么部门在用,否则,如果当初安排了人家住进来,就是返还给艳梅姐也没办法撵走那些住户。你家里人都还好吧?”
  “还好吧,我哥顶了我爸的班,在自行车厂上班,已经结婚生孩子了,我嫂子在毛巾厂上班,他们已经分家单过了,我妈给他们带孩子,我爸在我们家那个胡同口修车,在自行车厂干了大半辈子,手艺好,我们那片都认得他,我还有个妹妹,今年17了,在上高中。”
  “那还不错嘛。”
  “还行吧。”
  “陈大个子和军子两人现在怎么样?在干啥?”陈大个子叫陈洪涛,军子叫贾爱军,两人也都是当初在元宝屯插队的知青。
  “大个子接了他爸的班,在东风电视机厂上班,也已经结婚生孩子了,找的媳妇也是电视机厂的,军子过的最惨,他爸去年春天有病去世了,他还一个妹妹才16岁,还在上学,她妈没工作,身体也不好,整天病病殃殃的,为了给他爸看病,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他现在整天拉个板车捡破烂卖,我有心帮他吧却也没啥大能力帮,倒是大个子经常给他家送点钱和东西。”
  “捡破烂?”
  “是,现在吧,别看这里是京城,可是大多数街坊都不富裕,这破烂也不好捡,家里有点烂铁片都得攒着卖钱,就是旧报纸也要留着糊墙啥的,机关学校要有这些东西也都不会扔,都留着卖到废品站要不就是被单位的人带回家了,有一回军子在一个单位大院里拎了两捆报纸,差点被人家当小偷送公安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