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神医巨贾 > 第014章 传承

  王喆将张震老人葬在帽儿山脚下一个小山岗上。看着厚重的松木棺材被众人送入挖好的墓坑,赵丽华哭得死去活来!随着众人不断的将土埋进墓坑,逐渐培成一个小丘状,看着已经哭昏过去的赵丽华,王喆的心越来越堵。这些天王喆一直哭不出声,只感觉心里压了块铅块,沉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
  送葬的人们走了,抬走了极度虚弱的赵丽华。
  冷风中,一身孝衣的王喆孤零零的跪在新起的坟前,内心的悲痛让他感觉胸膛要爆炸,他抬起头,大声的撕喊,“啊!...啊!...”双手拼命的砸向冰冻的地面,一下,一下。
  他发泄着,不觉间,双手已经血肉模糊,一口气没上来,王喆昏了过去,歪倒在地上。鲜血在他双手上扩散着,甚至右手上的血滴到地上,染红了一片。但奇怪的是左手上的血却没有滴向雪地,而是被那个非铜非铁的戒指给吸收了。
  朦胧中王喆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一个老人坐在他面前,青衣白发,仙风道骨。
  “祖师爷!”
  王喆发现眼前坐着的老人就是三年前拜入药王门时师父拿出的那幅画中的祖师爷!
  “老夫孙思邈,你是何人,为何叫我祖师爷?”
  王喆赶紧跪下答道“弟子王喆,药王门第47代弟子;药王门是您的弟子刘神威所创,尊您老为祖师爷。”
  “刘神威修行天分一般,学医倒是认真,老夫的道行他也就医术上学了点东西,其他的都只学了些皮毛,药王门,药王门就药王门吧,老夫在这里等了快1300年了,总算把你等来了,你能得到我的戒指,又能进来见我也算有缘,嗯,你的天分也算不错,至少比刘神威强多了,今日便传你老夫的道法,继承老夫的衣钵,得我医道及术法传承切记当悬壶济世、造福众生。”
  说着,老者单手掐诀,一道金光打入王喆的眉心,随即缓缓的在王喆面前消失。随后,庞大的信息充斥在王喆的脑海,医道问卜、修行法决、法术阵法等等一股脑儿涌进了王喆的脑海。庞大的信息量让王喆感觉脑袋要爆炸了,他努力想保持清醒,可还是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王喆从昏睡中醒来。一弯残月照耀着山上皑皑的白雪,显得一切都那么清晰可见。王喆做起身,师父的新坟就在眼前,风很大,山谷里风的吼声回荡着。可王喆并不觉得冷,闭上眼睛,回想刚才的一切,是做梦吗?王喆盘膝做好,运起熟悉的太清功,发现丹田的真气比过去大了数倍,王喆搬运真气,按照功法的路径直至会阴,他要打通任督二脉。没怎么费力,只听卡巴一声真气便从会阴过尾闾,沿督脉上行,经夹脊,至玉枕,在玉枕处有些不顺,可也是稍作停留便通过了,再到百会,顺前额下至面颊,过“鹊桥”(指舌),接入任脉.....王喆不敢怠慢,接着进行小周天搬运,如此运行了数次,王喆感觉体内真气澎湃,经络变得宽阔了好多,真气运行畅通无阻,因师父过世产生的各种不适消失干净,身体充满力量,完全可以打死一头牛!
  王喆停功,站起身子,随手挥出,咦,这是什么拳法,以前没学过嘛,脑海里马上给出答案:昆仑天罡掌!这是什么功夫?脑海里马上给出答案:晋代铁棱道人的绝学!王喆愣住了,这都是什么呀,祖师爷的传承怎么会有别人的武学?
  王喆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看向手上的黑戒,意识再次进入那神秘的空间,王喆打量了一下整个空间,空间不大,类似于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大房子,五六米高的样子。整个空间只有祖师爷坐的蒲团附近有点东西,其他地方啥也没有,显得很空旷。
  祖师爷已经不见了,他刚刚坐的蒲团前边放着一个黑色的鼎,一个不算大的三足圆鼎,无耳,带盖,鼎上带有王喆看不懂的花纹,整个鼎看上去古朴肃穆神秘。“这是祖师爷炼丹的丹炉!”脑海里自动给了王喆想知道的答案,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丹方以及炼丹方法。
  “这...”王喆很惊讶,早年师父讲过师父和师伯炼回春丹和益气丹的事,那时师父和师伯采药炼丹用了二十几年都没有成功,让王喆感觉炼丹就是天方夜谭,可现在,祖师爷的传承里竟然有这么多的丹方以及炼丹方法,好像炼丹是极简单的事!
  “不知道这些丹方和方法是否管用,我能按照这些丹方炼出这些丹药吗?”王喆想着,希望脑海里能出现答案,可惜这次让他失望了,过了半天也没动静。
  王喆叹了口气,他看向蒲团的后面,那里靠着墙立着一根拐杖,拐杖上还挂着一根葫芦,拐杖旁边放着一个木制的箱子,再远墙角处堆放着几个木箱,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王喆上前,伸手摘下那个葫芦,葫芦比较大,葫芦口用丝绸包着的塞子塞着,王喆拔出塞子向葫芦里望去,发现里面竟然放着几个小葫芦,王喆倾倒葫芦,伸进手去随即拿出一个小葫芦,小葫芦也用塞子塞着,王喆晃了晃小葫芦,里面发出颗粒碰壁的声音,王喆去掉塞子,小心的向左手的手心里倾倒,几粒花生米大小的金黄色的药丸滚到了手里,“回春丹,无论何种病因,只要尚未彻底死亡皆可暂时救回,但彻底治愈仍需对症下药。”王喆脑海里又出现了答案!“好东西啊,师父和师伯他们二十几年都没炼制出来的丹药!救急的药,可以争取救治时间的神药啊!”王喆把小葫芦里的丹药全部倒出来,发现只有六粒。
  “这是祖师爷炼制的丹药肯定药效极佳,只是这千年以前的丹药现在还有药效吗?”王喆想着,期待的答案却再次没有给出,王喆也不再去想,把六粒丹药倒进小葫芦,塞好塞子,小心的把小葫芦放在蒲团上,伸手再从大葫芦里拿出一个小葫芦,拔出塞子,倒出了几粒乌黑的药丸,“益气丹,原是修道之人辅助练气突破的丹药,亦可救治气血两虚且虚不受补的濒危患者”不出意外,脑海里给出了答案.
  “生血丹、雪颜丹、培元丹、洗髓丹、止血生肌丹、化瘀丹、护心丹”王喆逐一拿出了剩余的小葫芦,各种丹药名称及效用充斥脑海。“没了,就这九种,就是不知现在还能不能用。”
  王喆把小葫芦一个个的放进大葫芦,塞好塞子放在地下,伸手去拿那根拐杖,“嗯?怎么这么沉?”那根乌黑的拐杖王喆竟然第一下没拿起来,王喆仔细打量这根拐杖,乌黑、较粗、和自己差不多高,从上到下疙疙瘩瘩看上去略显弯曲其实挺直溜的,靠上部有两个不长的分叉,可以挂葫芦或其他东西。
  王喆再次伸手握住拐杖,稍稍用力就把拐杖拉到自己面前。“嗯,倒也不是很重,什么材质的呢,应该不是金属的,木头的?木头的怎么能这么沉?”期待的答案没有给出。
  王喆把拐杖重新靠在墙上,把葫芦挂好,然后蹲下查看那个不大的木箱:木箱呈长方形,上面两端各有一个类似耳朵的突起,突起上有个椭圆的孔,正中间有个提手,看样是用来拎箱子的;箱子的一个侧面是个向上提拉的门,打开门里面有四个抽屉,王喆拉开第一层抽屉,里面放着笔墨纸砚,笔是一只精致的小狼豪毛笔,墨块已经用过,砚是一端方砚,王喆对砚台没啥研究,看不出来啥,纸有几十张,类似于现代的宣纸,看样子是祖师爷给病人开方子的几样物品;第二层有个小木匣子,王喆打开发现里面放着各种银针和几根金针,王喆数了数,金针只有九根,长短粗细不一,银针有一百零八根,不仅长短粗细不一,有的还是扁的,像一把很窄的小刀,王喆抚摸着这些针,脑海里马上出现了各种针法已经配合的穴位主治的各种病症等等,王喆感觉这些东西浩瀚无边而又熟悉无比,过了好长时间才逐渐停下来;王喆合上木匣放回原处,看了一眼木匣旁边的一个类似小枕头的东西,王喆明白,那是给病人诊脉时放手腕用的就没上手去拿;第三层是一些小玉盒,里面放着一些中药饮片或药粉;第四层也是一些小玉盒,但里面却放的是一些粉剂或药膏,王喆也没一一去识别。“这是祖师爷出诊用的诊箱,很实用,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拿出去用。”
  王喆想着,向墙角走去,那里放着几个木箱,木箱的质地看上去很一般,王喆打开其中一个,发现里面全是一本本的线装书,王喆拿起最上面的一本,《大医精诚》,王喆知道,这是祖师爷的一部强调医德的著作,王喆翻开书,发现全是用毛笔手写的!
  “这是祖师爷的真迹!我的乖乖,这些书要是拿出去留到下个世纪会值多少钱?”
  王喆想着又摇摇头,这些东西他怎么舍得卖呢?这些书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是没有流传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这两部著作流传很广,但里面的内容是否有缺失王喆现在来不急对照,但是王喆估计这里面的《丹经》《摄养论》《太清丹经要诀》《枕中方》等数种大概率的没有流传下来。王喆没有把所有的书翻遍,他准备以后有时间再进来细读。
  王喆放好那些书籍,打开另外一个木箱,发现里面放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玉盒,每个玉盒里面都放着一些珍贵的药材,人参,何首乌,灵芝、虫草、雪莲、等等,有些王喆竟然不认识!这些药材有的多有的少,甚至有的药材不甚完整,有明显的被切去一部分的痕迹,应该是祖师爷自己用掉了一部分,这些药材保存完好,王喆可以肯定这些药材的药效没问题。“是用玉盒保存的原因还是存放在这个戒指空间的原因?可能两方面的原因都有吧”
  王喆想着,又打开了另外两个箱子,一箱子书,一箱子药材,王喆也没仔细查看。他又回到那个诊箱前,拿出那个针匣,“这些东西能拿出去就好了”王喆想着,感觉全身猛的一冷,他已经在外面了,手里还拿着那个针匣!能拿出来!再试试,王喆意念想到那个葫芦,葫芦就出现在他手里,他想到那个诊箱,那个诊箱就出现在他面前,“拐杖,第一个箱子,最里面的箱子”王喆依次想里面的东西,那些东西就立即出现在他面前。王喆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很是高兴,这些都是宝贝呀,可是这些宝贝放在哪呢?放在家里肯定不行,银行保险柜,安全倒是安全了,只是这些药材和丹药能适应那个存储条件吗?药效是否会损失?再说不知道现在这个年代银行是否已经有了保险柜出租业务,对了,能否再把这些东西放回那个房子呢?这些东西原来就在那里,不仅安全,这些药材以及丹药的保存条件也没改变,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怎么才能再把这些东西放进去呢?试试吧,“回去”,王喆说道,可是眼前的东西没用任何反应,在原地纹丝不动,“进去”,还是不行,怎么办呢?王喆沉思。
  王喆双手放在那个诊箱上抚摸着,眼睛无意的看到左手上的那个戒指,“对了,戒指,和祖师爷见面的时候祖师爷就提到这个戒指,难道那个空间在戒指里?这可能吗?戒指这么小而那个空间很大,也有可能,既然自己重生这样的事都发生了,而且能见到祖师爷得到祖师爷的东西,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试试,”
  王喆想到这,双眼看着戒指,右手摸着诊箱,意识里出现那个空间,“进去”,王喆说了一句,奇迹出现了,那个诊箱从眼前消失了!王喆看向戒指,意识随即进入那个空间,发现那个诊箱就在里面,而且就在原处。“好玩”王喆玩心大起,把那些东西一件件放回去又一件件拿出来,玩到兴奋处他把自己头上的棉帽摘下也送到那个空间!
  “原来不仅是从里面拿出来的东西能送回去,外面的东西也能藏到里面,这下好了,这里要是放钱那能放多少啊!不用放银行了,也不用费脑子想藏哪了,好好好,可是放多了我能带的动吗,这戒指可是戴在我手上的,东西放多了会不会把手中压断,王喆心里忐忑,可是又一想,这戒指里原来就有那些东西,仅仅那两大箱子书就老沉了,可是师父当初给我戒指时也没感觉沉嘛,这戒指在手上戴了这么久了也没感觉沉,怎么会这样呢?”
  王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意识从戒指里收回,感觉头上有点凉,就赶紧从戒指里拿出棉帽戴上。看到眼前师父的坟,刚才的兴奋心情也冷却了下来。“师父,我如今得到了祖师爷的传承,一定会把药王门发扬光大的,您安息吧!”王喆说着,朝师父的坟头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