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无计可施

  燕狂徒这魔头根本不是用人海战术能够拖延住的BOSS,当前的玩家都是一被剑气触及就秒杀化光。
  在他眼里,玩家怕是就跟蝼蚁一般没有什么区别。
  燕狂徒又使出了一个新招式,伴着他飞速的弹指,如鸽子蛋大小的莹白气劲漫天洒出,击中的玩家纷纷被秒杀。
  眨眼功夫,十方无敌的玩家们就被屠杀得一干二净。
  蓝放晴,白丹书,柳随风都在阻挡闪避,不住后退。
  风亦飞早被赵师容扯到了身后护住,若不是这样,也早已遭难。
  赵师容奋力挥舞长剑,憧憧银亮剑光将袭来的气劲一一击散。
  风亦飞明白自己怕是想得差了,燕狂徒不止是会来福的武功,他很有可能是直接会全套。
  除了自家也会的柔剑,燕狂徒还展现了另两招,中指的剑芒,弹指的气劲。
  从来福那里得到的残缺口诀,去掉一门内功口诀,也可是有整整八招。
  燕狂徒脚下突地亮起了一束剑光。
  风亦飞顿感不妙,当日恢复了记忆的来福就是脚踏剑光,飞掠而走。
  “小心!”
  这示警却是迟了些,柳随风正向后飞退,燕狂徒如瞬移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中指激射而出的剑芒捅穿了他的胸腹,透体而出。
  风亦飞目呲欲裂,“师父!”
  “小五,你还不够快啊!”燕狂徒冷笑,那如火一般的赤目里充满了恶意。
  “柳五!”赵师容焦急的大呼,飞抢上前。
  “东一剑”蓝放晴,“西一剑”白丹书比她还要快一步。
  但还有更快的!
  裹挟着微微电流的蓝白光束贯空而过,气劲撕裂空气,带起一声刺耳的尖啸。
  唳!
  无名指法威力最凶悍的第三式!
  这也是风亦飞当前能拿得出手的最强一击!
  燕狂徒另一手中指又飙射出三尺余长的剑芒,轻轻一挥,破空而至的蓝白光束就被击散。
  这狂恶的老魔头终是注意到了风亦飞,长长的白眉挑了挑,横飞飘荡。
  风亦飞从未想到过被个人注视一眼会是那么恐怖的感受,那双赤目像在眼前不断的放大,如同恶魔的眼睛,瞬间就如坠冰窖,周身发冷发寒。
  这算是晒了次脸?还晒脸失败了?
  燕狂徒也只是望了风亦飞一眼,一甩手,柳随风的躯体就如破布袋般飞了出去。
  蓝放晴,白丹书两人手中长剑疾刺,两道剑光,微若萤火,但迅若急电,奇快无比。
  可燕狂徒已不在原地,遽地掠后了丈余远,两剑刺到了空处。
  他闪避的同时双手尾指划出。
  数十道轻柔飘忽的剑气裹上了蓝放晴,白丹书。
  耀目的光华掣电般绕着躯体穿梭,不单是森寒的清蓝,还隐现着赤辉。
  柔剑这一式锋寒蚀骨就如同绞肉机一般,绞得血肉横飞。
  两人不禁惨嘶出声,翻滚倒地。
  赵师容这才赶至,剑刃一抖,身前忽然出现了五朵硕大无朋,银光闪烁的梅花,绽放而开。
  燕狂徒又复闪了出去,他脚下出现剑光的时候,腾挪移动速度比原先是天壤之别。
  “好媳妇莫急,燕某人向来公平,不会缺了你的份儿!”
  两道幽蓝光束急轰而至,燕狂徒闻声抬手,掌上泛起玄黑色的金属光泽。
  迅猛的幽蓝光束只轰得他的手掌微微震颤了下。
  “霸剑?”
  燕狂徒状似错愕的回头。
  赵师容趁机揉身扑上,挺剑疾刺。
  燕狂徒拇指捺出,一道粗硕如柱般的幽蓝光束轰中赵师容的胸腹之间,将她轰得倒飞了出去,撞在一栋建筑物的墙上。
  蓬!
  霎时间,墙壁如蛛网般裂痕遍布,砖石簌簌落下。
  同是霸剑,燕狂徒使出,比风亦飞的强横霸道了不知道多少倍。
  风亦飞一出手,就已跟着急扑向前,一手的手指飞速弹动,一圈圈的莹绿气劲飞卷缠绕而出,如同灵蛇般卷向燕狂徒,另一只手摸出尘酥散朝着燕狂徒飞速撒去。
  毒雾重重弥漫而开。
  风亦飞眼角余光已瞥见赵师容扶着墙壁勉力站了起来,只要能拖住燕狂徒一时半会,就能给她争取到一丝逃生的机会。
  毒雾中一只泛着玄黑金属光泽的大手探出,平地像起了阵狂风,盘旋交错的指劲崩碎湮灭在空中,毒雾也尽数被吹散。
  风亦飞也一样被狂风吹得横飞,身在半空,突觉周身一紧,又被一股无俦巨力硬生生的扯了回去。
  脖颈瞬即被扼住。
  风亦飞也顾不上什么了,双手摸出蚀血刺就往燕狂徒身上扎,脚下一记撩阴腿踹了出去。
  还未击中,一股雄浑狂暴的真气透入了体内经脉,风亦飞瞬间全身僵直,无法再动弹。
  “霸剑是你这臭小子这么用的吗?徒具其形,却无其神,你从哪偷学来的?”燕狂徒恶狠狠的呲牙喝道。
  “喀!吐!”风亦飞愤恨的一口口水啐了过去。
  燕狂徒只封住了他的行动,却没封住他的口舌,骂娘会被系统哔~~~哪有吐口水直接,虽然不太文明,但这老魔头杀了师父,怎么对他都不为过。
  风亦飞只恨自己不够强大,在这老魔头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呼。”燕狂徒轻吹了口气,口水就倒卷而回,糊在风亦飞脸上。
  一扬手,一道气劲就狠狠的刮在风亦飞脸上。
  疼是没多疼,只是脸部肿胀了起来,好像塞入了一大团东西一样。
  身上一震,连嘴巴都没法动了,有口不能言。
  “我先料理了我那乖媳妇,再好好炮制你这小子!”燕狂徒狰狞的笑起,拎着风亦飞掠向赵师容。
  风亦飞忿恨欲狂,偏又是连根手指都没办法动一下。
  这造孽的好感度,想求速死都无计可施。
  喊杀声震天响起,人潮蜂拥而至,街道上,屋顶上俱是掠行的玩家。
  十方无敌的玩家复活冲了出来,可复活点在权力帮总坛深处,终是慢了一些。
  赵师容捂着胸口,鲜血洒满了衣裳,嘴里鲜血还在不断流出。
  “嘎.......嘎......”的猛喘着粗气。
  此际她伤势过重,想要逃也是有心无力。
  泛着乌光的大手朝着她脸庞印下。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