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落入魔掌

  风亦飞悲愤无比,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燕狂徒一掌印在赵师容的面门。
  轰!
  墙壁崩碎出了个大洞,赵师容倒跌了进去。
  虽是因为来做卧底的关系,才认了这姐姐,但赵师容也对自己不错,引荐自己拜到了柳随风门下。
  燕狂徒这老魔头武功强横,他存心要杀赵师容,这一掌轰下,赵师容哪还有存活的机会。
  风亦飞心中悲怆。
  武功大成之时,定要报仇雪恨!
  身躯被拎着扭转。
  十方无敌的玩家们已冲至近前,燕狂徒尾指一划,数十道剑气飞旋了出去,一片白光涌起。
  燕狂徒放声狂笑,飞纵而起。
  风亦飞只觉风声在耳边呼呼刮过,周边景物飞逝。
  被燕狂徒的真气封禁,全然无法动作,但系统面板还是可以召唤出来,至少可以在师承那里确认下师父的生死,风亦飞心中还存着侥幸,柳随风被剑气穿胸,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心念一动,属性面板弹出。
  师承一栏还列着柳随风,没有变成空白。
  风亦飞顿觉惊喜,转念一想,又怕柳随风是奄奄一息,挨不了多久就得和第一任师父游铁生一般,列入已故那一栏。
  如今还得想个办法脱身。
  试了下退出游戏,系统回应还处于战斗状态,请稍后再试。
  虚拟游戏根本没有强退这一说。
  不一会,到了一座怪石嶙峋的荒山上,燕狂徒在一面山壁前停了下来,尾指划出,剑气飞舞盘绕,碎石横溅,只是数息功夫,就开辟出了个几丈方圆的山洞。
  袍袖一拂,堆积的石块就尽数飞出了洞外。
  地面上还是略有凹凸,却已是能够存身。
  身躯一震,应是燕狂徒解开了身上禁制,可身子还是没办法动弹,嘴巴却是能动了。
  “小子,你从哪偷学了老夫的先天无相指剑?”
  这居然是他的武功?那来福是怎么学到的?
  风亦飞已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跟他说,招出了好友列表,选中柔美的大炮君,传音入密过去。
  “大炮,我师父和姐姐情况怎么样?”
  “哪个是你姐姐?”柔美的大炮君反问道。
  还未及回答,就觉劲风扑面,脸上挨了下重击,脑袋一下甩到了一边。
  这下不止是脸颊像塞了一大团东西,眼皮也像厚了许多,左眼睁都睁不开,鼻子有点酸,鼻端像有水流汨汨流了出来。
  被扇出血了。
  不用找镜子看,风亦飞也能猜到,此刻自己那帅气的脸庞,恐怕肿得跟猪头一样。
  鼻血滑过上唇,流进了嘴巴里,一股的铁锈味。
  “噗!噗!”吐了两口血沫,鲜血还是自上唇滑下,没办法擦。
  吐燕狂徒就没必要了,刚吐他的口水还糊在脸上,都被冷风吹干了。
  只见燕狂徒面目阴沉,那双如火般的赤目恶狠狠的瞪视过来。
  喉间一紧。
  “臭小子,你最好乖乖回答,不然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风亦飞也不去管他,径自回复柔美的大炮君,“我姐姐是赵师容,不要废话了,快告诉我,她和我师父怎么样了?”
  “帮主夫人和柳总管都是重伤垂危,药王已经在动手抢救了,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柔美的大炮君回道,“风兄弟你可以啊,还认了帮主夫人做姐姐。”
  风亦飞心中一松,药王居然吐便当了。
  姐姐和师父没死就好,总归是有了一线希望。
  燕狂徒见风亦飞不答,神色一冷,一掌拍在风亦飞胸膛。
  风亦飞顿觉身躯剧震,不由自主的蜷曲了起来,手脚能够动了,可完全不受控制,不住的抖颤,经脉里的内息四处乱窜,周身上下麻痒难当,有轻微刺痛,像是针扎,又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啃噬着身体。
  燕狂徒随手一掷,就风亦飞掷到了地上。
  风亦飞忍了下,实在憋不住,喷笑出声,“敲......哔~~~~”
  口吐芬芳又被系统消音了。
  “你个烂番茄......哈哈......臭......哔~~~~”
  真想完全不吐脏字的骂人,可风亦飞着实没这本事。
  “......哈哈哈......有种杀......杀了我.....啊哈哈哈......”
  柔美的大炮君又发了个密语过来,“听帮里的兄弟说,你被燕狂徒抓走了,现在没事吧?”
  风亦飞已无暇回答,从小到大就最是怕痒,被人碰下小腹,挠下胳肢窝就会受不了。
  不怕痒的人理解不了这种感受,真是一碰就得蹦。
  对痛觉调到了最低的玩家用各种手段的刑罚,那是根本起不了多大效果,断手断脚也是等闲事情。
  但风亦飞已发现不对劲,四肢都在痉挛抽搐,经络像在虬结收缩,勾到了一起。
  柔美的大炮君还在发问,“哎,风兄弟?怎么不说话了?”
  “人呢?”
  “我先忙去了。”
  燕狂徒面沉如水,眉头拧做了个井字。
  风亦飞已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口中吐出了混杂着血丝的白沫。
  照这样下去,怕是要直接笑死过去。
  几缕指劲袭上风亦飞的胸口。
  风亦飞顿觉身上异状尽去,不禁猛喘粗气。
  身躯还是蜷缩成一团,感觉像是抽筋了,伸展不开。
  虽是不怎么疼,但也是非常的难受。
  燕狂徒屈指凌空一抓,风亦飞又被提了起来,就是姿势着实不太好,像是一团人球一般。
  “先天无相指剑我只传授过给关七一人,你是怎么从他手上偷学来的?”
  风亦飞一愣,来福居然是关七关木旦?他是燕狂徒的徒弟?他又是怎么会沦落到失去记忆,在路边行乞的?
  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知道不是他教我的?”
  “要是以我的先天无相神功推动,霸剑怎会没有锋锐之气。”燕狂徒冷然道。
  风亦飞再度闭嘴,摆出了拒不合作的姿态,反正也没什么可说的,误打误撞的从关七那里学了霸剑,柔剑,他就莫名其妙的恢复记忆跑了。
  燕狂徒继续说道,“方才我就有察觉,你的内功有古怪,先天无相指剑寻常内功根本无法施展,你这臭小子居然能够使出来,也是奇异。”
  说着,燕狂徒一把将风亦飞按到了地上坐倒,大手罩上了他的天灵盖。
  “便让老夫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