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五章 男儿有泪

  听见高赞魁这么说杜小星,叶红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
  “叶公子,请!”高赞魁拱手送客。
  叶红也拱了拱手,着跟随着的简单和单简去牵马。
  杜小星站起身,还是锲而不舍的跑过去哀求高赞魁。
  闪钢斩则跑到了风亦飞的面前。
  “风大佬,巧遇啊!”
  “你认识我?”风亦飞愕然,一边关注着杜小星的情况,一边答道。
  “你和棠梨煎雪糕杀白龙寨主的时候,我那时也在白龙寨上刷怪,被突然暴动的水匪打下山了。”闪钢斩解释道。
  风亦飞嘴角微抽了下,合着这是当时的受害者。
  “哦。”
  闪钢斩还在继续说道,“你可真是太厉害了,我们现在都还打不过那白龙寨主,你和棠梨煎雪糕两个人就把他杀了。”
  “运气好。”风亦飞只能敷衍的回答,要不是用金蛟令作弊,跟雪糕只会被白龙寨主叶敬德打得落荒而逃,逃不逃得了还得两说。
  闪钢斩指了指站在风亦飞身后的来福,“风大佬,这个乞丐也有任务的么?”
  “你见过他?”风亦飞没有回答,反问道。
  来福身上的隐秘还没发掘出来,风亦飞可不会什么都跟个刚见面的人和盘托出。
  “见过,他不是蹲在包子铺附近嘛,我跟他说过话,他不理我,我一直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乞丐NPC呢。”
  “哦。”风亦飞点头。
  看风亦飞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闪钢斩也没追问,“风大佬,你也是来做营救龚侠怀的任务么?”
  “是啊。”
  “我们也是,路过红叶庐,好奇跑去看了看,就接到任务了。”闪钢斩道。
  叶红的随从简单已在招呼,“闪兄弟,走了。”
  闪钢斩应了一声,又转头对风亦飞道,“风大佬,我要先走了,加个好友,说不定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风亦飞同意了闪钢斩发过来的好友申请,这闪钢斩挺健谈的样子,看起来应该可以结交,不同的任务路线,目标都一样,可以分享下信息。
  叶红一脸冷漠,从头到尾就没有搭话的意思。
  正派人士嘛,风亦飞也习惯了。
  另一边厢,高赞魁在大骂杜小星。
  “你已给逐出门墙,再缠着我也没用,多说无益。”
  杜小星跪在了他的面前,哀哀的道,“三师父,我被门派开革不敢有怨,只求各位当家的去救救龙头!”
  叶红一行已经走了,风亦飞也不想在这多逗留,诡丽八尺门的摆明是不想淌这浑水,杜小星求也没用。
  当下走了上前将杜小星提了起来,“走吧,我们再去想其他办法。”
  高赞魁看了风亦飞一眼,语气稍缓和了些,“杜小星啊,给你个忠告,这桩事不是你这小人物能管的,你强要去管,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犯不着惹事,要栽进去了,还连累了你的朋友。”
  杜小星被风亦飞扯着,跪不下去,可还是不肯罢休,“龙头是大家的龙头啊!恳请各位当家的暂且放下私怨,先行救了龙头吧!”
  “放肆!什么恩怨!你胡说什么!”高赞魁怒叱了一声,像驱赶苍蝇一样猛挥手,“快走!快走!”
  看杜小星都卑微成这样子了,风亦飞实在看不过眼,不由分说的拎着他后领就飞掠而出。
  拎着个人速度要慢了一些,不过总被人“拎包”,也算轮到自己拎别人了。
  来福跟得很紧,照旧还是保持着两三个身位的距离。
  掠出一段,离诡丽八尺门远了,风亦飞才将一脸颓丧灰败的杜小星放下。
  “你怎么会被逐出师门了?”
  杜小星喃喃说道,“自龙头被抓入大牢,我就去求几位当家的营救龙头,二当家哀叹着告诉我有些事是我不明白的,三当家劝告我不要惹祸上身,四当家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满脸是血,只有六当家的说要率人去营救,但二当家的叫他不要轻举妄动,着他去寻龙头的至交好友闪电刀楚楚令......”
  说着杜小星泪流满面,“六当家临行前还吩咐我说,让我去告诉龙头一声,牢里冷,要当心,结果他这一去,消息传回,他和楚老英雄都遭人暗杀,至今还不知道杀手是谁。”
  风亦飞一下怔住,为龚侠怀被擒一事,居然还有人因此丧生,这又是什么缘由?事情有点奇怪了。
  杜小星哽咽着继续说道,“当家们不管,我只好请门中的师兄弟帮忙,事情一传出去,我就被逐出了师门,我再打听不到任何龙头的消息,千方百计想要去探监,花去了所有积蓄打点,可是被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次,还遭人打骂折辱,还被扣押......”
  说着,杜小星掩面痛哭了起来,越哭越是大声,几近声嘶力竭。
  杜小星动不动就落泪,风亦飞也不会因此轻看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诡丽八尺门所有人都在撇清关系的时候,他还能站出来为龚侠怀奔走,足已证明他是个讲道义的好汉子。
  本来觉得龚侠怀做人挺失败的,现在一看,还并非是这样,至少有杜小星这个忠心耿耿的门徒,还有剑侠叶红这还算不上他朋友的为他奔波。
  风亦飞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劝慰。
  杜小星抹了把脸,吸了吸流出的鼻涕,“风大侠你会赶来营救龙头,肯定是相信龙头是冤枉的吧?”
  风亦飞点了点头,来之前完全不知道龚侠怀是什么人,但这就不需要明说了,能让李沉舟高看一眼,想必是有过人之处。
  “龙头是不可能谋反的,他一直这样教我,武者可以管不平事,但不可以武犯禁,在武林中,有拳头的律法,不服气的就凭手底下见真章,但民间也有民间的道义,那日被拘捕,龙头也是坦然束手就缚,完全没有抵抗......”
  这特么就是迂腐了吧?被抓还不快点跑?龚侠怀真是个江湖人吗?
  风亦飞满脸的黑线,突觉有衣袂破风之声传来,猛一抬头,就见不远处,有三人飞掠而来。
  带头那大汉叫路雄飞,45级,跟着两名诡丽八尺门的门徒。
  这会他们追上来,恐怕是来者不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