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十四章 晋见李沉舟

  见风亦飞上前见礼,药王莫非冤和善的微笑了下,水王鞠秀山颌首以示回应。
  他们已经知道,风亦飞是柳随风新收的弟子。
  柳随风翩然落下。
  “柳总管,那人是?”水王鞠秀山急问道。
  “是本帮大敌燕狂徒。”柳随风答道。
  “燕狂徒?他不是早就死了吗?”药王莫非冤惊愕的叫了起来。
  水王鞠秀山也是面露惊容。
  “我本也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竟然又重现江湖。”柳随风道。
  风亦飞着实不知道燕狂徒是谁,听名字是蛮牛逼的样子,武功也相当吊,师傅都冲上去帮忙了,加上李沉舟都没有留住他,反而让他打伤鞠秀山跑了。
  “吩咐下去,让所有弟子加强防范。”
  莫非冤与鞠秀山齐齐抱拳应喏,领命而去。
  “师傅,那我也去练功了。”风亦飞道,还是快点溜,免得师傅说自己到处乱跑。
  “你既然过来了,我就顺便带你去晋见帮主。”柳随风道。
  “现在?不好吧?帮主刚和人大战了一场。”风亦飞道。
  “无妨。”柳随风一伸手就拎住了风亦飞的后衣领。
  “走楼梯啊!师......”
  话还没说完,柳随风已冲天而起。
  风亦飞只得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听动静似是到了,风亦飞才睁开了眼睛。
  只见眼前一片狼藉,赵师容正指挥仆从收拾。
  左右看了看,隔间墙壁许多个大窟窿,全被打通了,一眼就能望个通透。
  见赵师容望了过来,风亦飞赶紧打招呼,“姐姐。”
  “无礼!叫师伯!”柳随风斥喝道。
  风亦飞一缩脖子,叫师伯哪有叫姐姐好。
  赵师容掩口轻笑了下,“就叫姐姐吧,我们各论各的,叫师伯平白把我叫老了。”
  柳随风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风亦飞登时一脸得计的嬉笑。
  “沉舟上楼顶了,你们要寻他就上去吧。”赵师容道。
  柳随风点了点头,又拎起风亦飞自楼阁破洞跃出,一个起落就上了楼顶。
  摩星阁的顶上不是像一般古建筑那样四面坡的盔顶,而是有一个宽敞的平台,但四周没有护栏,正中位置一个石制圆盘,上面座落着一把高靠背的汉白玉石椅。
  在楼顶边缘上有个青衫人负手而立,望着远方,正是“君临天下”李沉舟。
  风亦飞是恐高,但不向下方看就没事了,看远方的山峦重叠根本没一点问题,要看到下方还得走出平台,到飞檐的边缘才能往下看呢。
  李沉舟转头望了过来,他的眼神似带着淡淡的倦意,却又如闪电惊雷般震人心魄。
  确是那日在白龙寨下开“快艇”的青年男子。
  只是让他看了一眼,风亦飞就觉得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这就是巨佬的气势?霸气外露?
  为气势所摄又怎么样?套近乎还是要的!
  风亦飞堆起了一脸灿烂的笑容,“姐夫好!”
  “哈哈哈哈!有意思!”李沉舟大笑,“好!”
  哦耶!风亦飞在心里比了个剪刀手,计划通!
  “没大没小!”柳随风眉头紧蹙。
  “哈哈哈,由得他吧,如今已没多少人敢在我面前,当我平常人般这么说话了。”李沉舟道。
  那是你见过的玩家少,就没什么话是玩家不敢说的,风亦飞心底暗道。
  “老大还在想着方才的事情?”柳随风问道。
  “嗯。”李沉舟颌首,“燕狂徒重出江湖,他毕竟年事已高,不复当年的强盛,我这些年武功大进,仍是拾掇不下他,着实是个心腹大患。”
  “他若是再敢来,我们召集高手齐聚,定叫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柳随风冷声道。
  “他已试探出我的武功不下于他,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再来了。”李沉舟一笑,“难得有个好对手,要觅得他的踪迹,便由我亲自对付。”
  “老大你怎可亲身犯险,这燕狂徒......”
  柳随风还没说完,就被李沉舟打断,“我意已决,老五你不需再劝阻,此事休要再提。”
  见李沉舟这么说,柳随风默不作声,也不知他听进去没有。
  李沉舟对着风亦飞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内功是有何异处。”
  风亦飞立马跑了过去,李沉舟的身材颇为高大,以风亦飞的身高,还是矮他半个脑袋。
  李沉舟探手按上了风亦飞的天灵盖,风亦飞顿觉一股霸道的真气自头顶百会穴探入。
  须臾功夫,李沉舟收回了手,“你这内功确是奇异,如今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我让莫非冤去寻修复经脉的法子,再由我将你的内功散去,重新修炼老五的功法,二是等你到要突破任督二脉之时,以我之力强行助你贯通天地之桥,不过危险性颇大,你可仔细考虑清楚。”
  什么经脉受损之类,风亦飞还真没放在心上,玩家哪会有恢复不了的伤势,就算是经脉有了损伤,大不了就死一次,就没有复活解决不了的问题。
  散功重新练起那才是大麻烦,逆.少武真功练到15级都花了好多时间,要是到突破任督二脉的时候,李沉舟能帮自己突破,就算死亡复活过来经脉也是贯通了,那是大大的好处。
  “我选第二个法子。”
  “好,到你要突破之时,便来找我。”李沉舟道。
  “谢谢姐夫。”风亦飞满心欢喜的道谢。
  李沉舟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比朱大天王好多了。
  别过李沉舟,柳随风又拎着风亦飞跳下了摩星阁,风亦飞自然又是闭着眼睛的。
  太高了,太过刺激,不敢看!
  落到地面,风亦飞才向柳随风问起心中的疑惑,“师傅,那燕狂徒究竟是什么人啊?”
  柳随风道,“燕狂徒他是上一辈威震天下的强人巨擘,他十岁时已自创绝艺,十三岁崭露锋芒,二十岁时就已名震江湖,创立了我们权力帮,仅用了十年时间,他便一统岭南绿林,其后东征西讨,接连吞并了三帮九会十五寨,成为一代黑道霸主。”
  风亦飞愕然,“权力帮是他创的?那姐夫怎么会和他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