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天下英雄令

  跟棠梨煎雪糕约好在客栈前会合,风亦飞就跑了过去。
  那地方最好找,进城不远就是。
  棠梨煎雪糕站在客栈的屋檐下,还是一身利落的劲装,对凛冽的寒风似是毫不在意一般。
  女生总是没那么怕冷的,大冬天敢穿短裙出来秀美腿的大有人在,当然,也有很多是穿了肉色打底裤的。
  但讲真,一条加绒打底裤就能过冬的,风亦飞觉得那样的姑娘真的是坚强,她们肯定没有听过风湿与风。
  当风湿遇上风~~~~当腰骨觉得很痛,转个身又头痛,心脏又觉得好痛~~~
  可以看出,棠梨煎雪糕是个没什么浪漫细胞的女孩子,看见漫天飘落的飞雪也没有一点惊喜的神情。
  雪下得不大,但积得已是有点厚,街道上铺了一层细细的白雪,踩在上面簌簌作响。
  风亦飞总觉得,正常的女孩子看见这样的情景,应该会雀跃的去堆堆雪人,拍个美美的照片留念才是。
  倒也不出奇,棠梨煎雪糕骨子里跟个男生也没差,鲜少见到她有女性化的一面。
  “你任务的情况怎么样?”棠梨煎雪糕问道。
  “从严笑花那里得到了些情报,到晚上去探听下讯息。”风亦飞用密语回答道。
  “呵。”棠梨煎雪糕轻笑了下,也以密语道,“你还真是够小心的。”
  “谨慎点总没坏处,你不冷吗?”
  “还好。”棠梨煎雪糕不以为意的说道,“离晚上还有一个多时辰,现在去哪?”
  “先去权力帮在这里的据点吧,我还得准备点东西。”
  “好。”棠梨煎雪糕点头,跟着风亦飞行出。
  “对了,你有没有夜行衣?”风亦飞转头问道,一般玩家没什么需求,都不会买这种不加属性类似时装一样的东西。
  “有。”棠梨煎雪糕答道。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棠梨煎雪糕的轻功还在带着你老婆之上。
  说起来,已经没联系过师弟,风亦飞打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突地发现带着你老婆的名字没了,列表里的在线好友多了个叫圆润的,显示位置就是在少室山。
  这肯定是带着你老婆了,风亦飞就没加过少林的好友。
  他这是已经出家受戒当了和尚?叫圆润又是几个意思?少林的秃子大师起名字都这么随便的吗?还不如叫圆通好听顺耳。
  发了个传音入密过去给圆润,只有系统语音回了过来,提示是当前玩家关闭了密语频道,请稍后联系。
  联系不上就暂时不去管了,师弟他要是下山了,总会找过来的。
  回到吉祥赌坊。
  金掌柜对风亦飞带人回来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也不敢多问,当即安排好了客房。
  看着风亦飞坐在桌前做了条铁管出来,仔细装填粉状物进去。
  棠梨煎雪糕狐疑的问道,“这是迷香吧?柳随风还会教你这么下作的手段?”
  “柳随风教我的是毒术,包含很多东西。”风亦飞一脸认真的回答。
  本来用蚀血刺也是可以的,但那玩意不能在棠梨煎雪糕面前拿出来,只能重新做条迷烟管。
  有个能背锅的师傅就是好!
  棠梨煎雪糕眨了眨眼,也没追问下去,话题一转,“告诉你件好玩的事,奏今天跟我说,她跟着萳笙,影夜他们南下,一路到处追寻萧秋水的踪迹,结果到了浣花剑派分派,还一直没找到,萧秋水人间蒸发了一样,萳笙像受到了很大打击,一直在嘀咕,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要谢罪的。”
  棠梨煎雪糕说着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魔怔了。”
  风亦飞一愣。
  萳笙找不到萧秋水风亦飞倒不觉得很奇怪,之前有听雪糕说过,萧秋水在浣花剑派被攻破前,就和他几个义兄弟还有唐方去了分派求援,要得知了浣花剑派被灭派的消息,在权力帮追查之下,绝对会隐藏身份,不会大摇大摆的露面。
  但他没去浣花剑派的分派,那就有些奇怪了。
  “萧掌门和萧夫人呢?”
  风亦飞在权力帮都没听师傅说起过萧家的事,最主要是柳随风在养伤,不是必要的事情不好去打扰他。
  都是朱侠武那卑鄙小人惹的祸,也不知道他中了师傅一记“克死千千镖”死了没有。
  “没有消息,不知道萧掌门夫妇他们逃到哪去了。”棠梨煎雪糕答道。
  加入了权力帮一方,与萧家已是形同陌路,风亦飞也没怎么在意。
  “我修炼会内功,你帮我看着。”棠梨煎雪糕在床榻上盘膝坐好,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
  “嗯。”风亦飞点了点头,继续捣鼓手中的活计。
  ......
  权力帮总坛,摩星阁。
  独孤无敌恭敬的双手捧着一面约莫有大半巴掌大小,光闪闪的长形令牌呈上给坐在厅中桌旁的李沉舟。
  那令牌晶光莹莹,材质不知是银是铜,上面刻有几个大字,天下英雄令。
  李沉舟接过端详了下,这令牌正面是“天下英雄令”五字,反面是“不得有违”四个字。
  得到了这天下英雄令,李沉舟仍是表情云淡风轻,不见一点喜色。
  “此物从何而来?”
  “我们伏杀了左丘超然,从他身上拿到的。”独孤无敌答道。
  “只他一人?”李沉舟问道。
  独孤无敌点头,“就他单独一个人。”
  李沉舟淡然一笑,将天下英雄令随手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这令牌就是象征意义多些,盟誓的那些门派信服的是精忠大将军,就算令牌在我手中,能号令他们又如何,多半也是阴奉阳违的,他们未必会服我,也就是老五过于看重,挟令威逼这等事,我李沉舟还不屑为之。”
  独孤无敌心里顿时“咯噔”了下,辛苦抢回来的天下英雄令,李沉舟居然根本不在意。
  李沉舟凝视着独孤无敌,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你也算是为帮里尽心尽力,我便如你所愿。”
  独孤无敌错愕了下,一贯不苟言笑的他也不由得喜容满面。
  “还不拜师?”李沉舟悠然微笑道。
  “拜见师傅!”
  独孤无敌立时反应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跪下,一拜三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