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二章 令牌的奇异作用

  风亦飞只十几秒就恢复到了内力满值,更是让棠梨煎雪糕羡慕。
  她的内功都练到33级了,才854的内力,还不如风亦飞,品阶比不上,恢复速度还要差那么多。
  “欧皇就该天诛地灭啊!跟你比一下,我觉得我的游戏体验实在是太差了!”
  风亦飞只能讪笑,“这个你迟早也会有的。”
  “怎么有?我的师傅那里就剩下个B阶刀法我还没学到,那刀法还是不完整的,只有三招。”棠梨煎雪糕郁郁的吐了口气。
  “你师傅那么弱鸡的吗?”风亦飞还是首次知道棠梨煎雪糕的师承,之前一直觉得她一手快刀还蛮厉害的。
  “不许说我师傅坏话,他老人家人还是挺好的,我很快就能把刀法练到40级,学B阶的了,之后完成我师傅的心愿就可以出师了,到时看看有没有机缘学到其他刀法或者是加个门派看看。”
  “你就没想过用剑?”风亦飞问道,像会收女弟子的大门派崆峒,点苍,峨眉,青城都是剑法为主。
  大派有个好处,就是底蕴深厚,按步就班苦练下去就能学到A阶武功,不像江湖上一些小门派上限那么低。
  “不喜欢剑,我还是喜欢用刀,砍起来爽快。”
  你就是暴力的劈砍嘛,我懂!风亦飞自是清楚得很。
  在上个游戏里,她玩兽人战士的时候就是喜欢大砍刀和斧头的。
  “那令牌呢?拿出来看看。”棠梨煎雪糕伸手道。
  风亦飞从包裹里取出令牌,递了过去。
  棠梨煎雪糕翻来覆去的把玩了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动静。
  “刷了,我去拉怪。”
  棠梨煎雪糕起身把令牌丢回给风亦飞,疾掠而出。
  风亦飞刚接住令牌,就见棠梨煎雪糕停在了木屋旁,轻“咦”了一声。
  “什么情况这是?”
  “怎么了?”风亦飞收起令牌,跑了过去。
  当即就听到了一片咆哮声起,一大帮子白龙寨水匪呼喝着围了过来。
  木屋边上这地形也还可以,都省了聚怪的麻烦了。
  风亦飞正想出手,就听棠梨煎雪糕喊道,“把那令牌拿出来,快!”
  说着,她疾挥九环刀,一片片如扇面的刀光闪动,挡住了敌人的进击。
  愣了下,风亦飞还是依言又取出了令牌。
  令牌一抓在手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白龙寨水匪都停止了攻击,变成了绿名。
  白龙寨头目越众而出,一拱手,“这位公子,可否将你手上的令牌让我看看。”
  风亦飞举起了令牌。
  给他是不行的,但看看就无所谓了。
  为什么这令牌会让他们都变成了绿名的友方单位,着实让风亦飞觉得古怪异常。
  那白龙寨头目望了两眼,当即单膝跪地,又是一拱手,谄媚的笑道,“不知是特使大驾光临,小的们冒犯了,还请恕罪!”
  啥米?特使?
  风亦飞满头的雾水,棠梨煎雪糕也是愣神。
  “还不向特使问安!”白龙寨头目一声大喝。
  一众白龙寨水匪齐齐单膝跪下,“拜见特使大人!”
  “我好像拿到个不得了的玩意啊。”风亦飞在队伍频道里说道。
  “嗯,看看怎么利用。”
  “起来吧。”风亦飞一挥手。
  白龙寨头目站起身,恭敬的道,“容小的给特使大人带路,寨主此刻就在山顶聚义厅。”
  “好。”风亦飞点头。
  不知道为啥,土匪窝都得搞个聚义厅。
  一路所见的白龙寨水匪,水贼,精锐,全数都变成了绿名。
  白龙寨内练级的玩家还是少,且都是避开直上峰顶的这条山道。
  越往山顶走,聚集的匪徒越多,且都在操练。
  “哗!等下要是事情败露,我们就得被包饺子。”风亦飞道。
  “淡定,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的确是有趣,真没料到还能这样搞的。”
  “你说是不是谁拿着这令牌谁就是特使?”
  “你要拿试试吗?”风亦飞将令牌递了过去。
  “好。”棠梨煎雪糕接过令牌,拿在手中。
  聚义厅门口有两名白龙寨精锐守卫着,有令牌之助,是畅通无阻。
  白龙寨头目微躬着上身引导两人进入了大厅。
  大厅内十分宽敞,左右两边都整齐的列着排靠背椅,上首是张虎皮金角椅。
  白龙寨头目毕恭毕敬的说道,“特使大人请在此稍待,小的禀报过寨主就来。”
  “不必了,我已经来了。”
  如铜钟般的声音响起。
  大厅右侧的一扇门后,大步走出一名中年汉子,身躯魁伟,肩宽背厚,内穿紫缎劲衣,外罩黑色亮缎敞襟大锦袍,扫帚眉,国字脸,蓄了把大胡子,隐带几分狰狞之色。
  白龙寨寨主,分水狻猊叶敬德。
  风亦飞看不出他的等级,不过骷髅头标志是淡红,这表示比自身高出了10级以上,但超出得不多。
  要是翻脸动手,凭自己和棠梨煎雪糕两个,多半会衰。
  难怪会接不到杀寨主的任务了,他级别那么高。
  “看得出他的等级吗?”风亦飞在队伍频道中悄然问道。
  “51级。”棠梨煎雪糕还是冷静异常。
  叶敬德目光炯炯的扫视了过来。
  风亦飞突地觉得有点不对,这叶敬德看棠梨煎雪糕的眼神明显透着点怀疑之色,目光闪烁。
  不会是要穿帮吧?
  叶敬德拱了拱手,“特使大人请出示下令牌,让属下看个分明。”
  棠梨煎雪糕举起令牌。
  叶敬德上前两步,双手接过,仔细的端详了下。
  “果是金蛟令。”
  风亦飞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叶敬德双手捧着令牌交了回来,朝着风亦飞又是拱手一礼。
  “还请特使大人宽恕属下无礼。”
  “谨慎点是对的,没有关系。”
  风亦飞表面云淡风轻,但心里着实有些紧张。
  这白龙寨怎么会和那神秘人扯上关系,想想风亦飞就觉满头雾水。
  “为什么是我拿着令牌,他还是认为你才是特使?”棠梨煎雪糕大觉奇怪。
  “我也搞不懂。”风亦飞也是莫名其妙。
  “来人!吩咐下去,设宴给特使大人接风洗尘。”叶敬德喝道。
  那白龙寨头目应诺了声,赶忙跑了出去。
  “特使大人这边请。”叶敬德抬手一引,走向大厅一侧的一扇门。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对视了一眼,跟了过去。
  这边应该是会客室,正中摆着一套八仙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