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十二章 反杀

  土地庙前倒是清理得干净,看那香烛残余的新旧程度,应是隔三差五的会有人来上香。
  想躲进庙里面是不可能的,就那么丁点大位置,还供奉着个土地爷的雕像。
  风亦飞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
  棠梨煎雪糕从枝桠上飞落,到了土地庙前。
  她策马直追,一出镇就望见了风亦飞钻进了林子里,仍是锲而不舍的追了过去。
  论轻功,她还在风亦飞之上,只是被风亦飞设下的陷阱阻碍了下,拖延了点时间,不然早该追上了。
  查看了下眼前的土地庙,里面分明藏不下人。
  棠梨煎雪糕心中疑窦丛生,刚循声追来,按听到的声响回馈,那贼子到了这里就没了声息,难道他下线了?
  这小贼会的无聊伎俩倒是很多,不过级别差自己几级,武功也不算很高,不难对付。
  还是先搜寻一下,说不准他还躲在这附近,要确定他是下线了,再摇人过来蹲他也不迟,总不能让他就这么杀了帮里的弟兄不管。
  棠梨煎雪糕信心十足,以她的内功修为,方圆十几米内的声息逃不过她的耳朵,要是那小贼就躲在附近,找到了一定能将他斩杀。
  溜达了一圈,棠梨煎雪糕仔细确认了一遍,土地庙周围只有灌木丛和岩石,藏不下人,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
  那只有一个解释,那小贼真的是下线了。
  打开帮会频道,“没追到人。”
  才不忘初心:“那家伙那么厉害,雪糕你都没追上他?”
  “不,我刚快追上了,他突然不见了,应该是下线了。”
  妮可妮可:“雪糕姐姐谢谢你了。”
  余倚之:“谢谢雪糕姐,麻烦你了。”
  “没事,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还是被他溜了。”
  帝鸿:“不能就这么放过他!我们已经在赶过来了,雪糕你报个坐标,我们过去蹲他!”
  立时有几人附和。
  “嗯。”棠梨煎雪糕回应了声,报了坐标所在,警觉的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也是赶得巧,她恰好在沙河镇附近做任务,看帮里有人求助,第一时间赶到了沙河镇,可惜还是被那家伙逃了。
  正看着帮里人的对话,忽然间,棠梨煎雪糕觉得屁股上有微微刺痛,当即猛地旋身一刀向后斩了过去。
  四下一片寂静,一刀斩在了空处。
  棠梨煎雪糕心头怒气翻涌,直气得难以克制,愤恨难平。
  那混账居然还在!还偷偷的暗算自己,尤其是还敢偷袭自己那羞人的位置!
  “滚出来!”
  周围仍是没有一点动静,只有风吹过枝叶的微微声响。
  棠梨煎雪糕紧握着手中刀,严阵以待的原地转了一圈,一无所获。
  她这才伸手摸向伤处,中招的位置有一根细细的物事露了半截在外。
  拔出一看,是一根银针。
  若只是根针也就罢了,可这根银针在光线下还泛着微微的蓝光,这无疑表明,这针有毒!
  一阵酸软感袭上全身,棠梨煎雪糕连忙运起内功抵御,从包裹里摸出解毒药服下,可酸软麻痹的感觉还是难以遏制,只觉头晕脑胀,刀都快拿不稳了。
  这针上附的毒还相当剧烈,发作还快,以她此时的内功根本扛不住,解毒药也没有产生效果。
  要是正面对敌,能看见对手的动作,或许可以闪避开,可如今,根本不知道敌人藏在哪里,施展的这暗器还无声无息。
  腰际又是一疼,不用去摸,棠梨煎雪糕也知道自己肯定又中了一针。
  勉力转头望向毒针袭来的方向,没见一个人影,那个方向只有一片的灌木丛和岩石,方才已经都查看过了一遍,没有人藏着。
  那卑鄙小人究竟是躲在哪?
  棠梨煎雪糕又是气苦又是憋屈,身形摇晃了下,终是支撑不住,半跪了下来,以刀支地才勉强维持不倒。
  又过了一会,棠梨煎雪糕摇摇晃晃的都快要瘫软在地,才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哈哈!衰了吧!让你追我呀啦!”
  声音瓮声瓮气的,似是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发出。
  棠梨煎雪糕循声望去,登时看见了令她震惊万分的一幕,灌木丛边的一方岩石居然掀了起来,一个人从里面钻出。
  卖糖葫芦的王六。
  那岩石居然是中空的,那卖糖葫芦的王六执起岩石的边缘,一挥,那块大岩石就失去了踪迹。
  这表明这就是件道具,被他收进了包裹里。
  棠梨煎雪糕怎么都想不到,这个贱人竟是躲在了岩石里面,那岩石道具也是做得精致,完全没让人看出异状。
  “你这贱人......好卑鄙!”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咯。”风亦飞也是无奈,你不追那么紧,哪会有那么多事。
  其实风亦飞也没有下作到故意朝妹子那部位招呼,只是躲在岩石道具中,视野实在不好,留的孔洞就能看见外界一点点的地方,刚好棠梨煎雪糕又背对着,那目标最大了。
  为了确保吹箭命中,也是不得已为之。
  真的!
  双手猛挥,数十枚暗器如雨般从风亦飞手中连环洒出。
  风雨凄凄!
  靠近风亦飞是绝对不会靠近的,虽然棠梨煎雪糕是中了毒,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一搏之力。
  也懒得跟她多废话了,坏人死于话多这道理风亦飞还是懂的。
  啊呸!我不是坏人,我只是个暂时委身杀手组织,出污泥而不染的侠士!
  唯恐不够,一波暗器射完,风亦飞又来了一波。
  “我不会放过你的!”
  棠梨煎雪糕已没了反抗之力,哪还躲得过去,不知中了多少暗器,只来得及撂下句狠话,就化作白光消散。
  “不想放过我,也得你认得出我是谁才行那。”
  光凭卖葫芦的王六这身份想找到自己,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拾捡了下掉落的物品,风亦飞不再停留,飞身掠出。
  又亏了一点,毒针不能回收,针上啐的软骨散还是好不容易收集材料配出来的,比毒雾还贵,用吹箭筒发射,胜在无声无息,让人难以防备。
  卖葫芦的王六这易容面具也不能用了,还得重新搞一个,糖葫芦嘛,换个地方还是可以卖的。
  想到丰厚的任务报酬,风亦飞就觉心头火热,有了这笔钱,就能学进阶的武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