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一十章 来福的奇怪举动

  听了严笑花一席话,风亦飞只觉无比的蛋疼。
  “严姑娘你想过没有,如果龚侠怀出来了,却看到你嫁给了别人,你让他怎么办?”
  “我当然想过,可我只希望他能安然无恙的出狱,好好的活着,所以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说我,骂我绝情也好,背义也好,只要能救他出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严笑花说着将那张纸条仔细的折好,收进了怀里。
  风亦飞眨了眨眼,好像我没说过要给你吧?
  算了,看她也够苦逼的,整个一琼瑶剧的女主角一样。
  “严姑娘你就没想过其他的法子吗?比如劫狱?”
  严笑花沉默了会,才道,“不到最后关头,万万不能走那一步,就算劫狱成功,侠怀也成了‘黑户’,一辈子都见不得光,下半世只有亡命天涯。”
  “你神经啊!”风亦飞终是忍不住了,“你就算和他亡命天涯,也算是双宿双栖,也好过嫁给害他的仇人去救他啦,救不救得出来另说,龚侠怀头上这顶绿云就没得散了。”
  严笑花没有动怒,凄然一笑,“只要他能得脱身,我自会有个交代给他。”
  风亦飞登时觉得这话不对味,要怎么交代?
  按严笑花这样的性子想法,真嫁给了陆倔武,等龚侠怀放出来了,说不准她就会自尽以对了。
  风亦飞可以肯定龚侠怀是没那么容易被释放的,不然也不会有两条任务线来救他了。
  “劫不劫狱就暂时不说了,现在有个问题,我们直到此时,都没人能有办法见到龚侠怀一面,对吧?”
  严笑花默然的点头。
  “所以呢,我们得想办法去弄清楚龚侠怀的状况如何。”
  “要怎么做?”
  风亦飞考虑了下,“当时抓龚侠怀的是哪些人?”
  “是从瑞安府调过来的四名刑捕,容敌亲,何九烈,谈说说,易关西,四人合起来有个外号,叫‘谈何容易’,意思便是一旦被他们盯上,想要脱身活命,就谈何容易了。”
  严笑花咬了咬牙,又复道,“据闻侠怀的手筋脚筋就是他们挑断的!”
  “那就从他们身上着手好了。”风亦飞一拍手,“这就得严姑娘你帮忙了,从陆倔武那里套一套话,看看他们四个经常在哪出没,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呆在衙门里的吧?”
  “你想怎么办?”严笑花问道。
  “这个严姑娘就不用管了,我自有我的办法。”风亦飞道。
  严笑花沉吟了下,“今日天色已晚,不适合去找陆倔武,明日早上我便往陆府一行,到未时你再过来,我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讯息告知于你。”
  “叮”一声系统提示音,任务框弹了出来,后续任务就是第二日未时到春雨楼来找严笑花。
  未时是在午时之后,还有好长的时间。
  别过严笑花,一出小楼就见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下雪了,天色已彻底暗了下来,夜幕降临了大地。
  要不是有气候的变化,风亦飞还真不会注意游戏里是什么季节。
  有个四季变化倒是正常的,总不能天天都是艳阳高照,偶尔来点蒙蒙细雨也是挺带感。
  下雪当然也不错,好多南方人都没在现实里见过雪的,风亦飞就是其中之一,看见雪就有想撒欢的冲动。
  当然,得雪积厚些。
  站在漫天飞雪中着实有点冷,风亦飞紧了紧毛皮斗篷,带着来福走向吉祥赌坊。
  一到吉祥赌坊,风亦飞就让金掌柜安排了间厢房,安置来福。
  因为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风亦飞还什么都没搞。
  饭还是要吃的,只是来福会不会乱跑,风亦飞心里没底。
  好歹是个机缘,总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
  吩咐了金掌柜看好来福,顺便找人给他洗刷下。
  风亦飞又叮嘱来福好好呆着,不要到处走。
  来福一脸茫然的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懂没有。
  一切都安排妥当,风亦飞才下线。
  想想又觉不放心,又登录游戏看了看,只见来福傻傻的蹲坐在房间的地板上,倒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下风亦飞稍觉放心了些,退出了游戏。
  匆匆吃了饭,风亦飞再度上线。
  来福还是照旧那副样子,脸上还是黑漆漆的,还缩到了墙角,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桌上摆了些饭菜,但显然并没有动过。
  一见风亦飞出现,来福站了起身,胆怯的叫了声,“哥......”
  风亦飞顿觉奇怪,出门一看,门口站了两名大汉把守。
  看好来福这点金掌柜倒是遵从了,但怎么没给他洗刷干净?
  着人唤来金掌柜一问,金掌柜登时大吐苦水,“公子,你这朋友根本不让人接近,我又不好用强,让侍女给他洗把脸他都跟杀猪一样,就别说服侍他沐浴了,不是我老金不听号令,是实在没法子。”
  哇!还有侍女服侍沐浴,这么好康?
  风亦飞瞟了眼来福,他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虽是有些遐思,风亦飞也没有尝试下的意思,反正也不可能有洗小头的事情发生。
  裤头是件神奇的物品,不加属性,但是脱不下来,看不到自身的雄鹰。
  这点真是相当的不真实!
  送走金掌柜,风亦飞让来福好好呆着,自己上了床铺,倒立了起来,开始修炼内功。
  下雪的天气,出去练级也难受。
  刚进入抱元守一的状态,风亦飞突觉身侧有动静,赶紧停止运功,睁眼一看,就见来福也毛手毛脚的爬了上床。
  不知他是好奇还是觉得好玩。
  风亦飞愕然的看见来福翻了一个跟斗,摆出了倒立的姿势。
  而且还有创新,他的双手放开了,只用脑袋顶着床铺,双臂抱于胸前,双腿绷得笔直。
  他就这么直挺挺的竖着,也没贴上墙壁,还有点点距离,却是没有一点要倒下的意思。
  风亦飞只觉满腹疑惑,这又是触发了什么古怪?
  来福闭上了眼睛,呼吸悠长平和。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运功,风亦飞更是不敢打扰了他,以免他走火入魔。
  这功法也是相当邪门了,和逆.少武玄功一样,都是倒立着运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