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九章 探访春雨楼

  在闪钢斩那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风亦飞找店小二询问了下春雨楼所在,才带着来福出了酒馆。
  天色已暗了下来,阴霾异常,云层越叠越厚,寒风呼呼刮起,无孔不入的钻进衣物的缝隙中。
  风亦飞缩了缩脖子,“嘶”地倒吸了口凉气,这会是真觉得有点冷了。
  看这架势,很可能是要下雪了。
  还好有金掌柜送的毛皮斗篷。
  风亦飞从包裹里取出斗篷,披上裹住了周身,感觉顿时好了许多。
  瞟了眼来福,他还是一无所觉一样。
  绕过一条窄小的横街,风亦飞就找到了春雨楼所在。
  已从店小二那得知,春雨楼是平州府有名的青楼。
  青楼里的姑娘也分两种,虽然都是卖艺的,但施展技艺的场所不同,一种是懂些吟诗作对弹琴歌舞,需要空间比较大,另一种则是只需要一个房间就行了,足够折腾了。
  严笑花是春雨楼的老板,也是那里最出名的女子,她却是卖艺不卖身的。
  只是此刻春雨楼大门紧闭,也不见楼里点起灯火,说不出的萧索。
  其实风亦飞挺好奇的,玩家进青楼会发生什么,应该就没可能有什么剑及履及的事情,毕竟《说英雄》不是个瑟秦游戏,神兽的钳子可不会讲情面。
  但有这个场所嘛,玩家进去是给了钱直接来个一夜过去还是怎样?
  记得有个古早的游戏就是这样,只要碰上需要贴身短打搏斗的时候,就会屏幕一黑,一夜过去。
  路上已没有行人,天就要黑了,气候又寒冷,许是都躲回屋子里去了。
  倒是非常方便行事。
  风亦飞拎起来福的后衣领,脚尖轻点地面,轻飘飘的飞身而起,落到了二楼的飞檐上。
  在楼阁后面还别有洞天,一个宽广的庭院映入了风亦飞的眼帘,有凉亭有流水,倒是十分的雅致。
  四周的花圃中仍是有不少绿意,可想而见,春天来临之际,这里面肯定是芳草萋萋,花团锦簇。
  庭院里两条石块铺就的道路分别通向两栋精致的小楼,但只有一栋亮着灯火。
  风亦飞从飞檐上飘然落下,拎着来福掠向有灯火的那栋小楼。
  无声无息的纵身上了屋檐,在窗户口敲了敲。
  “严姑娘在吗?有事求见。”
  房内传来一名女子的惊呼声,紧接着另一把清冷的女声响起。
  “求见是这般来的么?你可知擅闯民宅是犯了刑律?”
  “我也是不得已。”风亦飞也是无奈,严笑花躲在这楼里,在外面敲门多半要吃个闭门羹。
  发问的多半就是严笑花了,她倒是挺镇静的。
  “你为何事而来?”那女声问道。
  “为了龚侠怀被陷害入狱的事情。”
  “我已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女声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有他的消息呢?”风亦飞只能赌上一赌,如果严笑花是真的背叛了龚侠怀,她肯定不会在意,要是她在意的话,那事情就有门了。
  房内人沉默了一会,脚步声响起,窗户打开了。
  出现在窗后的是个身着素衣的俏丽女子,挽着环髻,她明明是板着张脸,可眼睛却似是带笑的一般,颇具风情却不显媚俗。
  严笑花,47级。
  她居然是会武功的,等级还不低。
  难怪会这么镇定了。
  “叮”一声系统提示,【探访春雨楼】任务完成,获得经验5000。
  风亦飞敏锐的发现了一点,严笑花的左手用白布包扎着,白布上微微有血迹渗出的印迹,只露出了四根手指,尾指没了。
  还会着紧龚侠怀的事情,严笑花肯定就是为了搭救他,才肯嫁给那提刑司陆倔武。
  说实话,风亦飞是很不喜欢严笑花她的做法的,总以为牺牲自己能够换来情郎的安全,可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剧里,这么做的都没一个有好下场。
  “进来吧。”严笑花道。
  风亦飞轻巧的跳了进去,来福笨拙的攀着窗沿,几近是用爬的姿势翻了入内。
  严笑花顿感莫名的瞟了来福几眼。
  房中还有一名侍女,严笑花挥了挥手,吩咐她出去。
  侍女有些惊惶的看了看风亦飞和来福,还是依言走出了房外,带上了房门。
  风亦飞拉了张椅子坐下,来福也坐到了一旁。
  关好窗户,严笑花才说道,“我在陆倔武那都无法如愿见到龚侠怀,你又怎么能有他的消息了?”
  她的态度倒是不算冷漠,但也不热情。
  风亦飞道,“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严姑娘你是为了龚侠怀的事情,才会想要嫁给陆倔武。”
  “你是诈我?”严笑花俏脸一寒,冷声问道。
  风亦飞从包裹里掏出纸条递了过去,“这是龚侠怀自狱中送出的字条。”
  至于杜小星说的什么不让严笑花管这桩事,风亦飞才不会去理会,严笑花都肯牺牲自己的身子,看了这字条绝对是更不可能放弃。
  展开纸条,严笑花定定的望了一会,抬手掩住了嘴,眼泪簌簌而落。
  龚侠怀的字迹她自然是认得的。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再忍上段时日,陆倔武已答应我了一定会救你,我虽是要嫁给他,但你一天没出来,我绝不会让他沾我一个指头......”
  严笑花状似自语般喃喃说道。
  “严姑娘你这手上的伤是?”风亦飞问道。
  “陆倔武想要碰我,我若是婉拒他,他决不会罢手,我要是给他点甜头,他就会得寸进尺,如果我断然拒绝,他也会恼羞成怒,因为这令他更深切地知道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也不及龚侠怀,他唯一的对策,也许只有把龚侠怀毁掉或把他永久的押在牢里,不放出来,我不能冒这种险。”
  那字条似是打开了严笑花的心防,彻底相信了风亦飞这陌生人。
  “我只能斩指明志,否则陆倔武一定纠缠个没了,他那种男人,我是看得透心澈肺的了,无论他现在怎么说爱我更甚于爱他自己,可是他也只不过是要得到我,一旦得到了我的身子,他肯定还是会去选择爱他自己多些,我已经和他说好了,等龚侠怀出来的那一天,我就是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