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十一章 遁逃

  一溜银亮的刀光如影随形般追袭而至。
  刻不容缓,风亦飞不及调整姿势,就这么半跪在地,猛地抬起双手,虚握成拳,往下一屈。
  咻!
  咻!
  两道短而锋锐的箭矢闪电般自风亦飞袖内暗藏的袖箭筒中激射而出。
  那名刀客瞬即回刀格挡,刀光如在半空中展开了一面银色的扇子。
  以卡簧激发的两道劲箭居然就这样被格飞了。
  这无疑是一位刀法高手!
  风亦飞为了这次刺杀准备得非常的周全,能带上的家伙全带上了,身上备着的当然不止是两筒袖箭。
  一低头躬身,双手一分展开。
  嘣!
  一声清脆的弓弦声响起。
  风亦飞背上三道精钢箭矢飞射向那名刀客,其势之急,更在方才的袖箭之上。
  这是紧背低头花装弩,弩机激发的箭矢力道强劲无比。
  那刀客眼疾手快,飞速的掠起一片刀光格挡,硬是将三道精钢箭矢劈飞,但仍是稳不住身形,连退数步才停住。
  紧背花装弩一出手,风亦飞也不看结果如何,直接手掌一拍地面,借力飞身而起,运起轻功鸿飞冥冥,轻飘飘的上了房顶。
  这会风亦飞才看清这横插一手架梁的刀客居然是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孩,显露出的游戏ID是棠梨煎雪糕,身高约莫在一米七以上,长相还很清纯秀美,乌黑亮丽的长发闪着鸦羽一般的健康光泽,在脑后绑了个高马尾,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身材很好,细腰长腿,目测起码有D。
  她不止武功高,等级也高,竟已到了40级,和余倚之是同一个帮会的,难怪余倚之会蹲在复活点不出来,原来叫了帮手过来援助。
  余倚之无缘无故被杀,在帮会里吼一声,不是人缘太差的话总会有人来帮忙,这也是情理之中。
  眼见棠梨煎雪糕一停住脚步就纵身而起,手中雁翎刀舞起一片刀花,朝着屋顶扑来,风亦飞手一伸,那杆插满了糖葫芦的草木棒子就出现在手中。
  这个时候拿出草木棒子,风亦飞当然不是准备以这玩意当武器想将棠梨煎雪糕拍下去,看她手中的快刀,这草木棒子都经不起几下削的。
  卖葫芦的草木棒子虽是平时用以做身份掩盖的物事,但早就被风亦飞改造过,在稻草扎成的捆束下有一小段竹节可活动,那就是触发的机簧所在,不仔细看很难被人察觉。
  双手握紧草木棒子,顶端遥遥对准棠梨煎雪糕,一旋活动的关节,数十余枚尖利的钢钉喷射而出,朝着棠梨煎雪糕罩下。
  吔钉啦!
  棠梨煎雪糕身在空中,是避无可避。
  就算她手中刀再快,仓促之间也是难以尽数封挡下来。
  棠梨煎雪糕也是武艺高强,凌空硬生生的一个千斤坠,直直的坠了下去,那些钢钉自然也落到了空处,射了个寂寞。
  风亦飞也不是非要和她分个生死不可,能阻她一会创造机会逃跑便已达到目标,收起草木棒子,一挥手,洒下几枚铁蒺藜,迅即转身运起蜻蜓三抄水,在房顶疾行。
  身后传来哗啦啦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像是有木制器具被毁坏的声音。
  想来是那棠梨煎雪糕直落而下,让那卖馄饨的摊子遭了殃。
  这些事风亦飞就不去管了,疾奔了一段,朝着房屋一侧的小街跳了下去。
  凭空跳下个大活人,引得街上行走的平民NPC纷纷侧目观望,还好这街道没复活点那边热闹,没几个玩家。
  众目睽睽之下,风亦飞也不好立时乔装改扮,只能运起轻功往镇外狂奔。
  刚出镇子,风亦飞就觉大事不妙,因为身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方才是有看见棠梨煎雪糕级别很高,过了40级,可要购买骑术马匹的价格可不低,寻常的良驹都要好几百两银子,没想到她还是个小富婆。
  现在的轻功跟马赛跑?那绝对是开玩笑,轻功到了高级也不是这么用的。
  在大道上跑被追上了可没什么好果子吃,风亦飞还不想让辛辛苦苦练上去的蚀血刺掉一级,那这次任务就亏大了。
  幸亏沙河镇外不远就有大片茂密的树林,风亦飞闷着头就钻了进去。
  按江湖上的忌讳,逢林莫入!那小娘皮应该不会追的了吧?
  安全起见,丢几个捕兽夹先。
  风亦飞飞快的从包裹里摸出几个精铁打造的捕兽夹,分散丢在地面,一腿扫起了些落叶覆盖其上。
  都是练习机关术做出来的成果,就花了些材料。
  顺手就近几棵相邻的树上都牵上了道几近透明的鱼线,从低而起,分别是不同的高度。
  要布置这种小机关很简单,早在包裹里备好了系上了一头的丧门钉,线一拉紧,绕上另一枚钉子便是。
  说起来似乎有些复杂,但其实都是一瞬间就能一气呵成完成的动作,这些伎俩全是从何必讲那里学来的。
  要是那棠梨煎雪糕依着自己逃亡的路线直接莽进来,不撞个跟斗,那些捕兽夹也够她乐的。
  唯恐不够,风亦飞一路在林间飞奔,一路随手还丢了些铁蒺藜出去。
  这玩意不值钱,用的材料也没多好,无所谓,但要无意中踩到乐子就大了。
  还是亏了!要补充袖箭筒,紧背花装弩等等这些东西,卖糖葫芦赚的钱全得贴进去。
  突地,风亦飞耳际传来后方有衣袂破风,似是擦过枝叶的簌簌声。
  听声辨位下过一番苦功,也算是小有所成,听力格外敏锐。
  惨!那小娘皮真的追上来了!
  周围只有树木,上树躲藏不是什么好主意。
  正面硬刚是肯定打不过的,下线躲避也不行。
  棠梨煎雪糕追得那么紧,我就这么忽然下线,她肯定能猜到我大致下线的方位。
  她一个人来还好,要是人来得多的话,在这林子里来个守株待兔的话,我总不能长时间不上线,被堵个正着免不了要被杀上一次。
  为今之计,还是要想法子逃脱才是。
  听响动,现在追过来的也只有棠梨煎雪糕一个。
  该怎么办呢?
  正思索着对策,风亦飞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片空地。
  空地上座落着一间石块砌成的土地庙,很小,也就像养犬只的狗屋那么大,有些残破,顶上枯藤缠绕,青苔满布,周围也是灌木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