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十一章 授艺

  风亦飞正手指比做手枪状顶在太阳穴给自己来了式恢复。
  bang!
  A阶武功你要说不好我就死给你看!就不信你还能教我更好的武功!
  听到柳随风这句评价,心中顿感欣慰,高手果然都是识货的!
  柳随风瞟了眼风亦飞的奇怪动作,悠然问道,“这也是其中一式?弄得一脑袋绿油油的这征兆可大是不妙。”
  风亦飞满脸黑线,什么叫一脑袋绿油油的?这招明明是全身发绿,跟个小绿人似的。
  “还有两式呢?”柳随风来了兴趣。
  风亦飞依言展示了无名指法第二式和第三式。
  没有内力可以汲取,第二式就是盘绕不休的莹绿线条,没有抽枝生芽长叶的异像,反是第三式的气劲漩涡看着气势更强些。
  “有点意思。”柳随风颌首,“那绿色指劲可是有困敌之效?”
  “嗯。”风亦飞点头。
  “传授你这几式指法的人姓甚名谁?”
  “他说他叫白金龙。”风亦飞据实回答道。
  柳随风皱了皱眉,“有这一套指法却是名不见经传,也是出奇。”
  “这套指法是他自创的,还没完善,所以只传了我四式。”风亦飞道。
  “你运气不错,这套指法很好。”
  柳随风说完,一掌按到了风亦飞肩上。
  风亦飞顿觉一股柔和的劲道从经脉透入,直下丹田,如入无人之境。
  柳随风面色阴沉了下来,“谁教你的内功?”
  风亦飞心头一紧,难道内功露出了破绽?
  “一位前辈高人。”
  “哪有手足经脉的真气强盛,奇经八脉却是气虚难调的?”柳随风冷声道,“这内功前期是进境快了,可到要沟通天地之桥,突破任督二脉之时,难以阴阳相辅,龙虎相济,你便要走火入魔!也是那白金龙教的?”
  风亦飞心中一松,赶紧摇头,“不是,是另一位前辈,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胡乱教你也敢学,你不要命了?”柳随风斥责道。
  “我当时不知道啊。”风亦飞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朱大天王那老玻璃早就说明了弊端,就是为了挟制自己。
  柳随风收回了真气,“你这功法已然是根深蒂固,若我帮你强行散功怕是会让你经脉受损,再难修习内功,等会我去和帮主讨个人情,让他看看能不能解你功法之危。”
  风亦飞心中一喜,这是要请李沉舟出手了,要是能解决内功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朱大天王说过只有内功下部才能解除隐患,不知道李沉舟这便宜姐夫搞不搞得定。
  刚拜师,柳随风就这么袒护自己,这师傅靠谱,拜得不亏!
  “谢谢师傅。”
  柳随风点头,道,“看看你的轻功。”
  展示轻功就简单了,蜻蜓三抄水就是和三段跳差不多,只不过掠行更远些,再配上鸿飞冥冥蹦个高。
  风亦飞现在已能一蹿两丈多高,鸿飞冥冥有了几分身如轻烟的味道。
  “不堪入目。”柳随风摇头,“行走江湖,打不过至少要逃得掉,你轻功却是你最弱的一环,我便先传你轻功。”
  这话相当有道理,溜得快确是存身之道。
  语毕,柳随风诵了大段口诀出来。
  什么“......风为速,流是势......心如止水化风轻,波澜不惊点涟漪......”
  文绉绉的,风亦飞是有听没有懂。
  “叮”一声系统提示弹出,柳随风向你传授轻功【梦月追星】,【弱柳扶风】,是否确认?
  当然是确认,还用说么!
  风亦飞一看轻功列表,多了两项,还都是A阶。
  直接从D阶C阶轻功提升到了A阶,风亦飞几乎有感动到泪流满面的冲动
  梦月追星是综合了提纵掠行的轻功身法,而弱柳扶风是腾挪闪避的一套步法,一如其名,可借对手的劲力随风而动。
  这两项轻功比蜻蜓三抄水和鸿飞冥冥可是好多了。
  柳随风走到练武场边的一颗大树旁,一挥袖,大树迎袖而倒,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就见一蓬银光闪了几闪,倒在地上的树干就分出了十余截尺余长,寸余宽的木条,长度几乎都是一致。
  再一挥袖,十几根木条同时飞向了石栏杆外的湖泊,却是先后分别落下,相隔都有五六米的距离,在湖面上铺得老远。
  风亦飞看得目瞪口呆,这随手一袖,柳随风还展露出了不俗的暗器手法。
  “你就在此好好练习,直至能在这湖面上不用这些木条借力折返自如再回禀于我。”柳随风道。
  系统提示弹出,柳随风颁布“轻功修习”的任务,是否接受?
  完成任务需要将【梦月追星】练到十级,奖励是12000经验。
  风亦飞愕然的选择了接受,问道,“不借力怎么可能折返?”
  “这不是满湖荷叶么?”
  柳随风轻笑了声,身形一闪而出,如幻影般纵出,一下子就横跨了十余丈的距离,脚尖轻盈的落在一朵莲花上,那朵莲花却没一点损伤。
  像是有无形的力道托起了背负着双手,凝立在莲花上的柳随风,姿态说不出的潇洒,仿似神仙中人。
  眨眼间,柳随风又飞了回来。
  “我去见帮主,你就在这儿好生习练。”
  风亦飞正想点头,随即又想起了帝鸿的事情,“师傅,我想外出一趟。”
  柳随风摸出个令牌递了过来,“凭这枚令牌,你可在总坛通行无阻。”
  风亦飞接过端详了下,这枚黄金令牌正面是权力二字,反面雕着个柳字,单是质地也很值钱了,纯金的!
  “快去快回,不要耽搁太久。”柳随风叮嘱道。
  “嗯,我先走了。”
  别过柳随风,风亦飞兴致勃勃的运起梦月追星,飞掠而出。
  只是一级的梦月追星,掠出的距离暂时还赶不上27级的蜻蜓三抄水,但速度却是快了许多,还有个优点,转折变向毫无阻滞,远胜蜻蜓三抄水。
  正好趁赶路的机会,练习轻功的熟练度,两不耽误。
  轻功是持续消耗内力,一直施展就能不断的获得熟练度,比无名指法又更好练些。
  风亦飞却没发现,他刚离开权力帮总坛,高似兰就悄无声息的缀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