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三十六章 意外

  摊位上的一味草药吸引了风亦飞的注意。
  翼尾草:全株有白色柔毛的草药,底部成莲座丛状,草叶呈倒披针型,有轻微毒性,酌量使用能起到镇痛的作用。
  这摊主也是卖得真便宜,1两银子一把,一把10株,摆了13把。
  看到这翼尾草风亦飞还真是感到非常的惊喜,没想到只是随便看看借以遮掩,还有意外的收获。
  “兄弟,这翼尾草能再优惠点吗?”
  问话的同时,风亦飞以眼角余光偷瞄了下距离几个身位外的枯叶染清秋,他没有发现危险临近,还在和摊主就一个玉佩讨价还价。
  “1两银子一大把啊!这已经是白菜价了好不好,亏到贴地啊!我好歹也是辛苦采了一回,大佬你就不要讲价了吧?”
  叫四野流火的摊主七情上面,一脸苦色的说道。
  他这么说风亦飞是不信的,他去采药肯定不会只采这一种,这都是无本买卖,会亏才出鬼。
  “我全要了,打个折。”
  “真不行!”四野流火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再低我不如直接丢店了。”
  “那能不能告诉我这翼尾草你在哪采的?”风亦飞问道。
  四野流火思索了下,“反正不值钱的玩意,告诉你无所谓,作为交换条件吧,你也告诉我你买这草药用来做什么?制药它只能做镇痛剂,完全卖不出去,还得贴上另外的草药去合成,亏得很。”
  看来这四野流火还练了药师,他也是实诚,把底子全掏了。
  的确,玩家都把痛觉系统调到最低的,镇痛?有什么用?本来就不会怎么疼,缺胳膊断腿都视若等闲了。
  “可以。”风亦飞点头,直接把摊位上的所有翼尾草买了下来。
  四野流火报了个坐标。
  风亦飞打开大地图查了下,那里被浓雾笼罩,还没开过地图。
  “那地方我没去过,你没骗我吧?”
  “我犯得着骗你吗,给你提个醒,那个褐石谷里很多毒蛇毒虫,你去的话一定要小心。”四野流火提醒道。
  他倒是很厚道。
  风亦飞在地图上做了个标记。
  “该你告诉我了,你要这翼尾草有什么用?”
  “制毒。”风亦飞坦然回答道。
  “这草能制毒?”四野流火愕然,“我问过唐门的朋友,他们说用不上啊。”
  “呵呵。”风亦飞笑而不答,只答应告诉他翼尾草用来做啥,交根交底就不可能的了。
  用这翼尾草直接做毒药是不行的,描述里已经说得很清楚,它只有轻微的毒性,但风亦飞可以用来制作一种叫毒灵基的药物,是温老所传授的毒术里多种毒药所需的主材,就是苦于一直找不到翼尾草。
  有了翼尾草,风亦飞就能制作比软骨散更强效力的尘酥散,还有无色无味,犹如尘烟般,可让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中毒的飘云粉。
  四野流火不爽的碎碎念着,“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告诉你那么清楚,你就这么敷衍我。”
  风亦飞笑笑,没有再理他,向着枯叶染清秋走了过去。
  刚就站在旁边不远,听得很清楚,枯叶染清秋一直在跟那摊主讲价钱,不过他杀价着实不太行,翻来覆去的就是,“大佬,我好穷的呢,便宜点咯。”“一人让一步嘛,再便宜一点我马上就买了。”........
  卖惨哪里会有用的,一直恳求反而让那摊主觉得奇货可居,一口咬死价格一点都不降。
  走到了摊前,枯叶染清秋抬头望了一眼,往旁边让了让,又转头向那摊主。
  “大佬.......”
  一团赤红的云烟遽地笼罩而下。
  风亦飞双手翻飞,带出了一片残影,出手犹如疾电,六支蚀血刺奇快无比的连续刺出。
  肋下,腹间,颈项,.......
  一气呵成。
  蚀血刺这门武功风亦飞已经练到了32级,提升出手速度36%,快得惊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风亦飞还在每支蚀血刺上抹了名为鸩头赤的烈性毒药。
  鲜血如箭标出,枯叶染清秋倒向一侧。
  出血效果加鸩头赤还没秒掉他。
  这早在风亦飞的预计之中,霎时间数十枚各种各样的暗器倾洒而出。
  风雨凄凄!
  突然间,风亦飞感觉身上多处刺痛,身子剧震了下。
  然后,就骇然的几支剑尖从自己胸膛透出。
  眼前一黑,再恢复视觉的已到了复活点。
  身边“刷”的一下出现了一人,风亦飞一看乐了,这人正是枯叶染清秋。
  要是死了一次还没完成任务就实在太惨了。
  扫了眼四周,一群玩家提着刀剑,虎视眈眈的围住了复活点,那四野流火居然也在其中。
  风亦飞仔细辨认了下,这些人有一部分是刚才在摆摊的摊主,还有一些人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后面出现的玩家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帮会,清泉石上流。
  这帮会风亦飞听过,是个有点名气的大帮会。
  “不是说叫地理星的吗?搞得我盯了半天都没见人!”
  “这人可以啊,枯叶都叠高防御了,还是被他干掉了。”
  “我差点就没反应过来,丫出手好快!”
  .......
  这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话,闹得复活点外跟菜市场似的,分外嘈杂。
  看这状况,风亦飞哪还会猜不到自己是被有预谋的伏击了,瞄准蛋蛋去多半是跟他们一伙的。
  枯叶染清秋狠狠的瞪了眼风亦飞,“你个瓜批给老子等到,哔~~~~”
  显然他后面说了什么不太文明的话,被系统给消音了。
  看他脸色忽青忽白的,风亦飞能理解,有时候骂不出来也是很难受的。
  枯叶染清秋气哼哼的跑出了复活点,沒进了人群中。
  吵吵嚷嚷的一群人忽然从中分开了条路,一名身穿月白色锦袍,头上戴着束发金冠,打扮得一副小白龙三太子的英俊青年踱步而出。
  他叫云中歌,等级还颇高,42级。
  论帅度,风亦飞自认不比他差,但这云中歌比较骚包,穿着的这套是199RMB的风雅公子,风亦飞是决计不会买时装的。
  “梦乡宁,应该该叫你地理星才对。”云中歌冷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