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五十五章 宇文庄生的试验

  视频一开始就是宇文庄生在一个叫黑虎寨的土匪窝穿梭的画面,但和普通玩家不一样,从他的视角看到的所有黑虎寨匪徒,黑虎寨精锐,黑虎寨守卫都不是血红的状态,而是黄名,连在山顶房子里内静修的黑虎寨寨主都是一样。
  黄名代表这些人形怪都是中立状态,玩家不主动攻击,他们就不会反击。
  宇文庄生本人倒是红得发紫,这表明他的善恶值已经是负数,且数值还不低。
  远远的看见有玩家出没他就躲了起来,他的轻功相当的好。
  “HOHOHOHO,各位兄弟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的,我接下来会一一为大家解答。”
  宇文庄生的声音这才出现,他打开了声望列表,一般玩家只有在所属大城市区域的声望和门派声望,他又多了一条黑虎寨声望。
  显示是冷淡,5/1000。
  风亦飞已能看出这宇文庄生活动的区域不是在洛阳一带,而是在襄阳,他是春秋门的弟子。
  “要达到这样的状态,其实很简单,只要杀双沟镇的平民NPC就行,不过善恶值降得很厉害,杀一个就减100,一个普通NPC减15点襄阳城声望,如果是商铺的老板会有30点,但他们会叫伙计一起抵抗,稍为麻烦些。”
  “当超过1000点的时候,襄阳城的声望会变成仇恨,而黑虎寨的声望就出来了,但只要杀一个黑虎寨的小怪,就又会降成仇恨,但关系不大,再去杀个平民NPC又变回冷淡了。”
  画面切换了下,宇文庄生还是在黑虎寨里游荡,所有的小怪都变成了绿名,且还会向他行礼,和他对话。
  诸如“今日天气不错。”“宇文公子又来拜访寨主了,请上山!”“宇文公子可曾看到山下有肥羊路过?”......
  反正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对话。
  宇文庄生再次展示了下声望,他已经到了黑虎寨友善,10/1800。
  风亦飞敏锐的发现了一点,宇文庄生的门派声望都已经变成了仇恨。
  “这样做付出的代价很大,我已经被门派开除了,所有武功减半,毕竟我已经是个罪大恶极的大恶人了。”
  宇文庄生打开了属性面板,在人物那里多了个称号,罪大恶极。
  “不过也没差,我本来也想叛门了,机缘巧合进了这春秋门,还以为很厉害,没想到就是个二流门派,NPC都没几个,武功也不强,我都练了进阶武功了,还是感觉菜得不行。”
  “这些土匪山寨的声望远比城市声望更容易冲,需要的声望值少得多。”
  风亦飞也发觉了,黑虎寨友善只需要1800,而城市声望友善是3600。
  宇文庄生跑到了黑虎寨主那。
  黑虎寨主对他确实很友善,称呼都变成了宇文贤弟。
  宇文庄生继续解说道,“黑虎寨主他还兼职声望商人,不过友善声望能买的东西实在不多。”
  对话了下,打开了购买列表。
  宇文庄生一一点了过去。
  友善声望只能购买些蓝装,紫装有,但要到敬重,武器一把紫装长鞭和一本叫飞沙走石的C阶鞭法就要崇拜才能购买了,但价格不算贵,武器只要200两银子,秘籍300两。
  拍卖行里的紫武绝对不止这个价。
  “接下来的声望我就不打算冲了,太难了!为了到友善,我都熬了个通宵,还被杀了几次。”
  说着,画面一转,接连出现的都是宇文庄生在黑虎寨中或是在双沟镇被其他玩家杀死的景象,在视频的一角,还贴了个Q版人物痛哭的动画。
  紧接着,又转到了镇长的宅院里,这家伙还去了刺杀镇长,结果被镇长唤出的护院NPC打得落荒而逃。
  四个大字缓缓飘过屏幕,我太难了!
  “不建议去冲这些土匪山寨的声望,特别是有门派的玩家,得不偿失,能购买的这些东西应该就是BOSS的掉落物品。”
  “引申出去一想,游戏里暂时我们已知的可以拜师的基本都是正派,要加入邪派会不会也是有可能是要用这同样的方法获取声望呢?”
  最后出现的是一张海捕文书,他的悬赏居然达到了五百两银子。
  宇文庄生已经进不了城了,多半是他的朋友帮他拍回来的。
  “看在我这么辛苦做视频的份上,求关注!求收藏!求投币!”
  伴着宇文庄生哀怨的恳求声,视频结束。
  看了看回帖,开头几个帖子都是大佬辛苦了。
  后面就画风一变,大佬,你现在哪位置?你把坐标发出来,我给你送点土特产和补给啥的。
  打赏的玩家还是蛮多的,估计宇文庄生小赚了一笔。
  风亦飞觉得吧,去冲这些土匪山寨的声望,真是得不偿失,能购买的那些东西多半就是BOSS的掉落物品。
  修炼内功也闲着,风亦飞又点开了第二个视频。
  开局又是一阵怪笑,“HOHOHOHOHO。”
  但画面是全黑的。
  “想知道我坐标的兄弟你们要失望了,看!当当当当!”
  画面出现,宇文庄生盘膝坐在地上,看环境似乎是个密林之中,在他的身边站着个马赛克条状物,还会动。
  这应该是宇文庄生他朋友了,他打马赛克实在厉害,毫无疏漏,打得全身都满了。
  按道理要是怕暴露身份,遮盖掉名字和相貌就可以了,这货绝逼是故意的。
  “我已经跟我的好兄弟商量好了,赏金一人一半,你们就别想了。”
  宇文庄生哈哈大笑着,在一片剑影中化作了白光。
  复活后宇文庄生直接到了大牢里。
  接着是审讯,因为他一直咧开嘴在那乐呵呵的,知府直接给他上了刑,让衙役抽了他不知道多少棍。
  看着是真吓人,背脊一片血肉模糊,宇文庄生还在笑着大喊,“舒服!用力点!”
  痛觉太低,杖责真跟捶背差不多。
  风亦飞正看着,忽然有传音入密接了进来,是带着你老婆发过来的。
  “师兄啊,木叶那老秃驴说要我去后山诵经礼佛十五天,澄净心湖,洗涤罪恶,才能收我入少林门下。”
  “可以啦,我当初去少林的时候木叶要我去后山蹲三十天呢,你这都打五折了。”
  “......师兄你是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是勾搭小妹妹去看金鱼了还是见人看电影小说就剧透?”
  “我啥都没做过,木叶那秃驴就是歧视我!”风亦飞边看着视频,边回答道。
  审讯还在进行,堂上一句,“XXX可是你所杀?”宇文庄生就像玩抢答一样,“是我,是我,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