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乔装改扮

  房中四人推杯换盏,酒兴正浓,根本没发现异状。
  一管吹完,风亦飞又补了一管,正吹着。
  一阵碗筷摔碎的声音伴着重物砸到桌上的声音同时响起。
  风亦飞顿时明白,尘酥散已经奏效了。
  窗棂是横棂与竖棂相交,组成灯笼形图案的灯笼锦,中间的空隙颇大。
  拿起迷烟管划拉了几下窗纸,风亦飞伸手进去打开了铁栓,拿了颗解药含在嘴里,又递了颗给棠梨煎雪糕。
  “含着。”
  屋内还是尘酥散弥漫,要雪糕中招就不好了。
  “啧!好苦,味道这么怪!”棠梨煎雪糕啐道。
  不苦才出奇了,解药是加了黄连制作的。
  “难道你还想要草莓味的啊?”风亦飞调侃了句,打开窗户跳了进去。
  在房里的果然是谈说说,何九烈,容敌亲,易关西四人,一个不少。
  桌中央放了个生炭的小火炉,炉上架了个瓦锅,热气升腾。
  在这等寒冷的天气搞个火锅,喝杯小酒,倒是好享受。
  风亦飞瞬即动了心思,现实里还是秋天,吃火锅还早了点,不过也可以考虑做下,但得等游戏里的事情忙完了,空闲的时候才好弄。
  最麻烦的棠梨煎雪糕不喜欢吃辣,口味太清淡,那就只能搞个清补凉的鸡煲之类的。
  “接下来怎么搞?”棠梨煎雪糕问道。
  风亦飞从包裹里掏出一大捆麻绳,“把他们都捆起来再说。”
  回去权力帮还得问问师傅,会不会点穴的功夫,要能学到点穴,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点几下就能将人制住。
  棠梨煎雪糕显然也是不会点穴,接过麻绳就开始捆人。
  风亦飞用的是标准的五花大绑,先勒颈再抹肩系腕,再捆住双脚就OK了。
  “下三滥”何家兄弟亲传,相当的牢靠。
  棠梨煎雪糕就没那么专业了,跟缠大闸蟹似的,但也是捆严实了,只是速度慢了许多,风亦飞捆好了两个,她才搞定易关西。
  “谈何容易”四名刑捕都才40级,也不用防备太多。
  “他们多久才会醒?”棠梨煎雪糕好奇的问道。
  “估计得几个时辰吧。”风亦飞也没试过让人等药效解除。
  刚才听墙角的时候说话流露出怯意的就是何九烈,想来他也是最怕死的。
  风亦飞扯过何九烈,给他喂了颗解药。
  不一会,何九烈就茫然的睁开了双眼。
  风亦飞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巴,摸出高似兰赠送的匕首顶在了他的喉间。
  “别乱叫,否则马上杀了你。”
  何九烈惊惶的“唔唔”做声,连连点头。
  “你们是怎么进入大牢的?”风亦飞放开了手。
  “凭暗号和腰牌就可进去,今日的暗号是里边问,外头风声鹤唳?答里面水落石出就行。”
  不用逼问,何九烈就一股脑儿的抖落了出来,不住的哀求。
  “求求大侠饶我条狗命,不要杀我!”
  风亦飞取出奇微去命散,抓住何九烈的下颌,将药硬塞进了他嘴里。
  “吃点药,很快就好了。”
  说完,风亦飞又拿了块麻布出来,堵住了何九烈的嘴。
  何九烈惊骇欲绝的猛摇脑袋,像砧板上的鱼一般剧烈挣扎。
  奇微去命散这口服良药连内力深厚的康出渔,叶敬德都扛不住,又岂是他能受得了的。
  短短几秒时间一过,何九烈就没了声息。
  获取的经验就几千,不多,爆了件蓝装,属性也不怎么样。
  看了眼其他三名刑捕,考虑了下,既然他们的绰号并称叫“谈何容易”,那谈说说很可能是老大,用他的身份应该没问题,最主要是身材差不多。
  棠梨煎雪糕就适合身材健壮,膀大腰圆的容敌亲了。
  风亦飞将谈说说拖了过来,先截了张图,才拿匕首仔细的将谈说说的眉毛,胡子刮干净。
  不刮掉不行,要制作他的脸谱面具,眉毛胡子会成为阻碍。
  棠梨煎雪糕饶有兴致的蹲在一旁看着风亦飞施为。
  拿了块布巾将谈说说的脸庞擦拭干净,把易容药膏均匀的敷了上去。
  不多时,易容药膏就已成型凝结。
  风亦飞小心翼翼的将面具取下,没用药剂贴合,还是比较简单。
  看着风亦飞像在谈说说脸上揭了张脸皮下来,棠梨煎雪糕皱了皱鼻子,“这东西要戴在脸上,总觉得有点恶心啊。”
  尤其这些人还满嘴酒气,面具少不了会沾染上些。
  “那没办法,你觉得受不了的话后面的事你就不要参与了。”风亦飞道,棠梨煎雪糕要女扮男装本来就是个麻烦事,尤其是她还不会改变声线,就只能做个哑巴了。
  总不能像电视剧里一样,女角色换套衣服就硬说是男的,偏偏还没几人看得出来。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我肯定要去的。”棠梨煎雪糕道。
  她既然能忍得了,风亦飞也不打算劝阻。
  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捏脸框弹出,比对着截图,风亦飞稍微调了下,选择了合适的眉毛胡须,再把名字谈说说和等级弄上去。
  一张面具就大功告成了。
  将面具覆盖到了脸上,贴合粘好,转向棠梨煎雪糕,嗓音放沙哑了些,“怎么样?”
  “很像,厉害。”棠梨煎雪糕竖了个大拇指。
  风亦飞扯跑到容敌亲身边,截了张图,刚动手去刮容敌亲的眉毛,棠梨煎雪糕就提出了异议,“这个易关西比较好吧?他要瘦些,我可没那么壮。”
  你还没自知之明的啊......
  风亦飞虚起眼看了看棠梨煎雪糕,摇头叹了口气,拍了拍容敌亲的胸膛,“他的胸肌要发达些。”
  长得跟个葫芦似的,还想装瘦子?
  也就容敌亲这种水桶一样的身材,衣服要宽松点,容易掩盖得住,早就考虑到了身材这问题。
  要易容身材好并不是优点,还是平板的好,怎么变都行。
  但光这样还是不够。
  不过风亦飞早有准备,又从包裹里掏出了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大沓白绫,递向棠梨煎雪糕,手掌在胸前比划了下,“你也闲着,去隔壁绑一绑,勒紧点,不要显得太突出。”
  棠梨煎雪糕:“.......”
  见她的眼睛微眯了起来,流露出了危险的信号。
  风亦飞顿时头顶危字高悬,赶紧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不然怎么易容乔装。”
  棠梨煎雪糕鼓了鼓腮帮子,还是接过了白绫,走了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