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四章 下毒

  棠梨煎雪糕直接一句不喝酒就推却了,叶敬德也没在意。
  看着大酒碗风亦飞就觉得蛋疼。
  果然土匪都是要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才符合身份的吗?
  “特使大人,我敬你一杯!”叶敬德双手端起酒碗说道。
  风亦飞满脸黑线,你明明拿的是个碗。
  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想要完成谋划,还得仔细考虑下怎么瞒过去。
  不止是瞒叶敬德,还有身旁的棠梨煎雪糕,也得找个借口。
  这酒还是得喝。
  风亦飞郁郁的端起了酒碗。
  “属下先干为敬了。”叶敬德一仰头,一大碗酒就一饮而尽。
  风亦飞只得一梗脖子,一口气干了。
  喉咙火辣辣的,一如其名,烧刀子,像喝下了一团火,度数应该不低。
  这酒的滋味还不如红星二锅头,如果有瓶冰雪碧兑一下就好了。
  还好自己酒量还过得去。
  “吃菜,吃菜,山野地方,拿不出什么好菜,特使大人别见怪。”叶敬德殷勤的招呼道。
  “好,好。”风亦飞连连点头,夹了块烧鸡肉送进嘴里,味道还不错。
  突地想试试能不能像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一样将酒气逼出来,可仔细思考了下,风亦飞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要运转内功,得倒立过来。
  这就很烦了。
  叶敬德不住的劝酒,风亦飞又不好不喝,又干了三碗,开始觉得有点微醺了。
  “特使大人好酒量,佩服,今日我们就喝个痛快!”叶敬德也是喝得红光满面。
  “我已经有些醉了。”风亦飞道。
  “会说自己醉的人肯定就是没醉,特使大人你别蒙我。”叶敬德哈哈大笑道。
  一直悄然不说话,就在默默吃菜的棠梨煎雪糕突地在队伍频道里发话。
  “要不要搏一手?”
  “怎么搏?不会是要我灌醉他吧?我估计我倒了他都不会倒。”
  “我这里有毒药,你看看有没有办法下在酒里。”
  “哇,最毒妇人心啊,古人诚不欺我!”
  风亦飞本还在左思右想,要不要下毒试试能不能杀死叶敬德,就是毒药的来源不好解释。
  先前还在考虑,如果跟棠梨煎雪糕说毒药是任务得来的,她会不会信。
  没想到棠梨煎雪糕她就带着有毒药。
  “去你的!”
  棠梨煎雪糕发了交易申请过来。
  风亦飞立即选择了确认,交易框弹出。
  NPC看不见这些玩意,也听不到在队伍频道的说话,一点都不用担心。
  一看交易框内的物事,风亦飞一怔,是瓶断魂丹。
  断魂丹:这是由毒不断的反覆制作而成,虽看起来不起眼,毒性却很惊人。
  “你哪来的毒药?”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奏奏练毒术时冲技能做的。”
  风亦飞才想起来,奏是清酒赋的副帮主之一,没想到她也是用毒的。
  “温家的?”
  会有此一问是因为这毒药风亦飞也会,在温老那学过。
  “嗯。”
  “我不确定这断魂丹能不能毒死叶敬德,富贵险中求!赌一赌,单车变摩托!”
  真靠这断魂丹,单车都要卖掉了!
  这种毒药并不好,而且味道带点苦涩,只是在初级毒术的列表里,风亦飞还有更好的选择,不过这瓶毒药还是有用的,给了很好的一个借口。
  “特使大人你怎地不动筷了?”叶敬德问道。
  “哦,有点不胜酒力,叶寨主,请问下小解的地方在哪?我想去方便一下。”
  “就在厅后不远,我着人带你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说完,风亦飞就起身步出了聚义厅。
  “你搞什么?”棠梨煎雪糕急问道。
  “姐姐,你那药是装在瓷瓶里的,交易他看不见,我拿药出来怎么掩盖过去?”
  “对哦。”
  “你先应付下他,我马上回来。”
  转到房屋后面,果然在附近有间小小的茅厕。
  就是在一个粪坑上面叠了几块木板的那种,有道半截的门板可以挡住下半边,气味相当的感人。
  这种细节都做得那么细致,应该是赞下游戏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是顶他们的肺呢?
  风亦飞还是走了进去,关上了门板,背对着门口,飞快的摸出了药盅药杵。
  毒灵基药膏还有剩余,其余的辅助药草不够做一份飘云粉,也不够做一份尘酥散,但是合在一起,加上毒灵基药膏可以做出另一种药。
  奇微去命散:毒性极猛烈的药物,只需少许就能致命。
  这种毒药比飘云粉的毒性都还更强得多,但有一个缺点,需要口服才能生效。
  风亦飞抓了点藏在左手心,以拇指按住,含了颗解药在舌下,这才返回了会客厅。
  “不好意思,失礼了。”
  “无妨无妨。”叶敬德丝毫没有怀疑。
  “叶寨主盛情款待,感激不尽,我敬你。”风亦飞端起酒碗。
  “好,干了!”叶敬德举碗碰了下,一饮而尽。
  风亦飞亦是一样,喝完碗中酒,顺势拎起了桌上的酒坛,轻轻一弹指,奇微去命散就无声无息的落入了坛中。
  借给自己斟酒的功夫,轻晃了下酒坛。
  坛中酒还剩下小半,奇微去命散没有味道,不是擅长辨毒之术,绝对尝不出端倪。
  一切都很顺利,风亦飞默默的为自己的演技点了赞。
  看风亦飞拿起了酒坛,棠梨煎雪糕顿时知道他要下手了,不动声色的继续吃菜。
  “来,叶寨主你也满上!”
  “怎敢让特使大人斟酒,我自己来便是。”叶敬德不疑有他,起身就去接风亦飞手中的酒坛。
  风亦飞也由得他。
  叶敬德倒满酒,端起碗,“特使大人,此番来白龙寨巡视,还望回去后能在天王他老人家面前为我美言几句。”
  “小事,一定办到,来,喝酒。”风亦飞拿起酒碗,一口就干了。
  嗯......喝太多,开始有点晕了。
  风亦飞强打精神,看着叶敬德喉结蠕动,喝下了碗中酒,妥了这次!
  叶敬德拿起筷子夹了口菜,边嚼边道,“特使你是爽快人,我老叶也敞亮,等会就给特使大人备上份厚礼。”
  风亦飞一怔,还有礼物,如果不下毒的话,这段剧情是不是就可以拿上礼物安全跑路。
  那现在这情况算是亏了还是赚了?
  骤然间,叶敬德脸色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