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七章 合影

  萳笙,奏这两个风亦飞是知道的,帮会的副帮主,影夜也是帮里等级靠前的帮会精英,其余的人风亦飞就不认识了。
  看他们击杀的那傅天义的绰号,能叫神魔的应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奏奏回话了,给了个双义寨的坐标,她就知道一个。”棠梨煎雪糕道。
  “离这里远吗?”风亦飞问道。
  “有些远,从这里顺流直下,中途还要转下水道。”
  “你十点就要下线,会不会弄得太晚?”
  “明天周六我不上班,晚点没关系。”
  每天在游戏里厮混,都没怎么注意过时间,一下子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那就走起。”风亦飞兴致勃勃的道。
  乘上小舟,风亦飞接过了撑船的活计,顺流而下也不用怎么操控,只要注意不要偏离航向就行。
  行船许久,已是进了荆州地界。
  游戏里虽然地图广阔,但也是有所取舍,大小城市没有现实中那么多,只保留了名气较广的各大城市,但也增添了一些现实里所没有的名山大川。
  到得双义寨,风亦飞亮出金蛟令,和预料的一样,双义寨的水匪水贼又变成了绿名。
  但是双义寨的水匪头目却是给出了个出人意料的答复,寨主外出访友未归,暂时不在寨子里。
  招待是没有的。
  那水匪头目言道,特使大人想要巡视的话,可随意走动看看。
  比起白龙寨的待遇真是天差地别,一点都不热情!
  这双义寨主绝对是御下不严。
  大老远的跑过来,没点收获就空手而归,让风亦飞怎么能甘心。
  不死心的跑了趟峰顶的聚义厅,除了大门边的双义寨精锐守卫,双义寨寨主真的是不在。
  “你说,是不是事情败露了?”
  风亦飞向着棠梨煎雪糕问道。
  “我觉得要是败露了该会直接把我们赶出去,或者聚集人手干掉我们吧。”棠梨煎雪糕也有些失望。
  风亦飞一屁股在上首的虎皮金角椅上坐下,长叹了口气。
  “白跑了一趟,郁闷死人。”
  “有固然好,没有也是没办法的事。”棠梨煎雪糕一笑。
  相处了段时日,现在看她笑已经没有初见时那种惊艳的感觉了,兴许是见惯了。
  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不然也不会有七年之痒这一说法了。
  曾有位大师研究过,一个男人觉得一个女人最“新鲜”的是什么时候呢?刚认识的72小时!
  在这72小时内,只要男人动了心,就会爆发全身的浪漫细胞,做尽一切有可能讨女方欢心的行为,一点都不会觉得难为情。
  很多女孩子在确立关系一段时间后都会忍不住和男朋友说,“你对我不像以前那样子了哦。”
  很简单,在男朋友眼里,你已经不再新鲜了嘛!
  “难得过来了,就留张影吧。”
  风亦飞嘀咕了句,召唤出了摄像精灵,双脚叉开,昂首挺胸,一手搭在扶手上,一手比了个剪刀手。
  “我这样像不像山大王?”
  “你把你的剪刀手放下就像了。”棠梨煎雪糕道。
  “来来,配合下,我们合张影留念。”风亦飞笑嘻嘻的招手。
  “怎么配合?”棠梨煎雪糕狐疑的问了声,还是走了过去。
  “站我边上,嗯,靠近点,自然一点,手放椅背上。”风亦飞调整着摄像精灵的角度。
  “我这算什么角色?”
  “压寨夫人?”风亦飞忍不住口花花了句。
  “滚!”
  “开玩笑的啦。”
  “我配合你,你等会也配合我一次。”棠梨煎雪糕道。
  “行啊。”
  风亦飞无所谓的笑道,看来雪糕也来了兴致。
  “不许反悔!”
  “合影而已,有什么好反悔的,你知道我一向说话算数的,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口钉!”
  棠梨煎雪糕近前,半坐在扶手上,身子微侧,手肘搭到了风亦飞的肩上,身体还是保持了段距离。
  风亦飞一愣,看了看摄像精灵反馈的画面,这一副景象看起来倒是蛮和谐的,棠梨煎雪糕这样子就有女人味多了。
  咔!咔!咔!
  连截了几张。
  棠梨煎雪糕站了起身,“又让我想起以前了,我们玩那西幻游戏的时候,就留下过很多合照,我还一直留着。”
  “呵呵,我也留着。”风亦飞回想起那会的情况,笑了起来。
  那时选的种族个子太小,很多时候还是坐牛高马大的雪糕肩膀上合影,真是想都没想过,雪糕会是个妹子。
  “好了,该轮到我了,起来。”
  风亦飞一跃而起,“我也是像你刚才那样坐着吗?”
  棠梨煎雪糕坐了下来,摆了个大马金刀的坐姿。
  “不,你坐地上。”说着,棠梨煎雪糕拍了拍右边的扶手,“坐这下面。”
  “哈?”风亦飞一怔。
  “速度啦。”
  “好嘛。”风亦飞捻了捻下巴,盘膝坐了下来。
  “不是这样,侧坐,身体向着前面,左腿屈起来,右腿伸直,把左脚压着,然后看向我抬头。”
  风亦飞嘴角抽了抽,从她的描述,已经能想象到那别扭的姿势是什么模样,这不就是在网上流传了很久的那张滑行抱大腿的姿势吗?
  “不用这样吧?”
  “说好了不可以反悔的啊。”棠梨煎雪糕狡黠的笑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男子汉大丈夫哦。”
  “算你狠!”风亦飞无奈,男子汉大豆腐要言而有信,依言摆好了姿势。
  “双手搭在这扶手上。”棠梨煎雪糕又拍了拍扶手。
  风亦飞郁郁的照做。
  棠梨煎雪糕板起了脸,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一手轻抚在了风亦飞的头顶。
  这姿势,一副献媚的模样,好让人蛋疼啊,我这是在扮宠物吗?女王座下的男宠?
  “好了。”棠梨煎雪糕满意的一笑。
  风亦飞立马跳了起来,“这合影不许给别人看的啊!”
  “我知道。”棠梨煎雪糕站起,很是乐呵的对着眼前的空气笑个不停。
  不消说,肯定是看着那合影了。
  看她笑得那么开心,风亦飞郁闷的抓了把椅背上的虎皮。
  一抓之下,整张虎皮都被扯歪了些。
  系统提示:发现完整虎皮一张,是否拾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