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任务讯息

  “那要怎么找李布衣?”风亦飞向苏莺莺问道。
  “或许找到那邙山剑客项笑影夫妇,就能从他们口中得知李布衣的下落。”苏莺莺恭敬的答道。
  “那你这里有邙山剑客的讯息吗?”风亦飞追问道。
  “有的。”苏莺莺点头,“几日前,是这元州一带黑白两道一年一度的青玎谷之约,那邙山剑客夫妇许是去了大魅山青玎谷观战,李布衣多半也有牵涉其中,之后,据探子回报,樊可怜那贼子已盯上了邙山剑客夫妇,多番讨好,与之结交,且将他们请上了凝碧崖落日寨。”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对视了一眼,都觉惊讶。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兜兜转转又兜到了凝碧崖那边。
  “那就方便了,刚好帮我把任务也做了。”棠梨煎雪糕在队伍频道里说道。
  “嗯。”风亦飞赞同道,“先找到那什么邙山剑客,问到李布衣的信息,我们再下手。”
  “项笑影夫妇上了落日寨之后,属下的探子就没法子查到消息了,也不知道樊可怜有何意图,刻意与他们结交,那贼子投入了长江水道十二连环坞麾下,得朱大天王收为了义子,这消息我已传书回总坛,想必公子是知道的?”苏莺莺道。
  风亦飞点头,却还是觉得有些疑惑,“邙山剑客夫妇也是绿林道上的吗?”
  “不。”苏莺莺摇了摇头,“他们应算是白道中人。”
  “那他们怎么会和樊可怜凑到一块?”风亦飞顿觉奇怪。
  “樊可怜在元州这一带名声甚大,绿林中人都得尊称他一声樊大先生,虽是没有什么恶名,但也没有什么清誉,但黑白两道多少都会卖他个面子,这青玎谷之约他也是作为评判人之一,也许就是冲着他这名头,项笑影夫妇也不好贸然得罪于他。”苏莺莺解释道。
  “青钉谷之约是怎么回事?”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也就是元州一带黑白两道,为结下的梁子设的个解决办法,无论有何过节,于青玎谷一战后自见分明,恩怨两消。”苏莺莺道。
  说罢,苏莺莺踌躇了下,又道,“公子此番前来,若是有机会,不知可否翦除樊可怜那贼子,自他投入朱大天王座下,属下便一直提心吊胆,担心他来进犯,我这分舵只是操持营生,为帮里聚敛钱财,不属要地,并无神魔大人坐镇,虽有打点官府,樊可怜不敢在明面上动手,但暗地里来袭的话,实是没有抵抗之力。”
  风亦飞了然,难怪师父会下个任务让雪糕来干掉樊可怜了,肯定是苏莺莺发了飞鹰传书求援。
  “这个没有问题,师父已经交代过我们了。”
  苏莺莺立时喜容满面,“那就劳烦公子出手了。”
  “叮”一声系统提示,触发了一环任务,【潜入落日寨】,任务内容是在落日寨中找到邙山剑客项笑影与他的妻子茹小意,奖励12000经验,20两银子。
  风亦飞凝视着苏莺莺。
  还有呢?
  让我去帮忙杀人,你不给个任务额外给点报酬的吗?
  苏莺莺让风亦飞看得直发毛,笑容收敛了起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真没有任务啊?
  风亦飞心中吁了口气,看来真没有任务了。
  这个念头刚起,就听苏莺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能得公子看上,属下不胜荣幸,只是蒲柳之姿,不敢当公子厚爱,不如等公子有暇,属下给公子安排几个清倌人伺候?”
  风亦飞:“......”
  差点就想一口老血喷出。
  什么跟什么啊?
  想到哪去了?
  那么多戏的吗?
  真当我是色中恶鬼啊?我只是想要个任务而已!
  策划什么鬼恶趣味,居然还有设计这样的台词!!!
  风亦飞满脸黑线,这个却不好直接在棠梨煎雪糕面前回复的,当下以【蚁音入耳】回了过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
  闻言,苏莺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咬了咬下唇,“公子息怒!是属下错了,只要公子喜欢,属下扫榻以待!”
  越描越黑了这是!风亦飞直想扶额,又不是成人向的,没什么实质性收获,谁要玩你啊?
  而且我这么英俊,妥妥的嫩草一棵,被你这老牛啃,是我吃亏好不好!
  “我真没那意思,你不要多想,走了。”
  密语发完风亦飞站起身,朝棠梨煎雪糕招呼了下,向门外行去。
  “公子,樊可怜那贼子贯用金弓金箭,有百步穿杨之能,还请多加小心。”苏莺莺跟上前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说话似乎多了些娇滴滴的味道,直让风亦飞起鸡皮疙瘩。
  “行了,我知道了。”风亦飞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这苏莺莺真的是没有金掌柜好打交道。
  出了揽翠楼,棠梨煎雪糕突地问道,“她刚偷偷地跟你说些什么?你表情那么古怪的?”
  “没有,就是说些要转达给师父的事情。”风亦飞赶紧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
  棠梨煎雪糕也没怀疑,“那我先去拍卖行看下。”
  “不是直接去凝碧崖吗?”
  “你得看时间啊,我都快下班了,你还没做饭吧?”棠梨煎雪糕道。
  风亦飞一看,现实里已是近五点,现在要赶去凝碧崖确是不够时间了。
  “那去拍卖行干啥?”
  “我去买点材料,做副马具。”
  “你生活技能练的是锻造?”
  “对。”棠梨煎雪糕点头。
  “你会做马具上次干嘛还要氪金买?”风亦飞疑惑的问道。
  “之前我锻造技能不够,才买的那鎏金双行鞍,现在已经可以做双人骑乘的了。”棠梨煎雪糕解释道,“但也不亏,有套马具可以用鎏金双行鞍做主材。”
  “那你去吧,我下线做饭。”风亦飞道别了声,直接在揽翠楼门口退出了游戏。
  花了大半个小时弄好饭菜,不到六点,棠梨煎雪糕就回来了,一起吃过饭,风亦飞再度登上了游戏。
  棠梨煎雪糕要洗碗还得等上一阵,她是在铁匠铺下的,已约好在那会合,风亦飞先走了过去。
  趁等待的时间,还可以顺便练练暗器机关术,线下是一会,游戏里也有几刻钟了。
  行走在路上,风亦飞突地发现,碰上了几个星月阁的玩家,都是目光闪烁的看着自己,显是不怀好意。
  在城里,有捕快游弋,他们似乎不敢直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