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二十六章 不靠谱的“高手”

  “这下就好了,以后都是一个帮会的兄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鸡哥一声,马上就到。”烽火照烧鸡大包大揽的拍胸脯。
  本来就很平了,再拍不知道会不会凹......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小女生总喜欢自称哥呢。
  “你清风寨的任务完成没?我们准备等会去杀清风寨寨主。”棠梨煎雪糕问道。
  “还没有。”风亦飞摇了摇头。
  “那就先帮你做前置任务,一会一起杀寨主。”烽火照烧鸡笑道,“帝帝和雪糕早就完成了,就是过来带我和妮可的,刚好帮你一起做了。”
  话一说完,看帝鸿还是抱臂站那,烽火照烧鸡顿时不耐烦的催促,“你还摆什么姿势啊?快去拉怪啊!”
  帝鸿全身一震,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一溜烟似的掠了出去。
  emmmmmmm~~他好像不是高冷,是有点呆,喜欢平板,口味也很奇特。
  有点让风亦飞着实觉得有点奇怪,昨天明明看余倚之在带妮可妮可做前置任务,怎么今天妮可妮可就不等上余倚之来杀清风寨寨主,如果两人之间真有情意,妮可妮可应该要等他一起的。
  趁帝鸿去拉怪等待的时间,风亦飞打开了帮会面板,加了帮会当然要了解下状况。
  一入眼,风亦飞就是一愣,帮会成员里排在最顶的帮主悠然南山下最后的上线时间是三天前。
  帮主还能玩失踪的?这么不靠谱?
  而且他等级不高,才28级。
  再看了下去,清酒赋才是个二级帮会,只能招收50人,此刻在线20余人,大部分都是30几级,有七八个40级以上的。
  风亦飞看到了熟人的名字,黎明的黄泉和余倚之,不过他们都不在线。
  副帮主有四个,帝鸿,凤凰院凶真,萳笙,奏。
  “帮主是怎么回事?”风亦飞好奇的发问。
  “啊,说起来就一匹布那么长了。”烽火照烧鸡无奈的摊了摊手,“简单来说就是南山那货又失恋抑郁了,没心思上游戏。”
  “哈?”风亦飞嘴角一抽。
  烽火照烧鸡又笑哈哈的补充道,“从我们认识他为止,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他分手没两天又和好,耍花枪似的,这次是最长的一次,估计是真完了。”
  风亦飞:“......”
  怎么感觉加入了这帮会是个错误啊!
  “不过他在不在也没差,帮会的事一直是萳笙在管,要南山那傻货这两天再不上线,我们就投票罢免他了。”烽火照烧鸡无所谓的说道。
  这个帮主这么没存在感的啊,风亦飞听得直想摇头。
  棠梨煎雪糕和她以前一样,不怎么喜欢闲聊,面无表情的按着刀柄,妮可妮可则是一脸的恬淡,一副乖巧温驯的模样。
  很快,帝鸿就拉了十几二十个清风寨匪徒浩浩荡荡的跑过来,一接近,就开始聚怪,双掌开合之间带起了片片云烟缭绕在身遭。
  架势十足,身如渊渟岳峙,尽显高手风范。
  看着就靠谱!
  风亦飞认得,这是武当的进阶武功飞絮掌,气劲绵柔,敌人一进入云烟范围,便如进入泥淖之中,看似轻飘飘的,实则威力相当不错。
  只是风亦飞马上就傻眼了,真是完全意想不到!
  帝鸿刚还一副高手的派头,一动起手来却完全是个菜鸟的模样,还是菜得抠脚的哪一种,招式一板一眼,完完整整的施展出来,眨眼间就被十几个匪徒乱刀劈得哇哇乱叫。
  游戏中的痛感是被调节到了一个几乎微不可查的地步,但受到攻击时身体的自然反应是很难避免的。
  帝鸿现在就是这情况,一套行云流水般的飞絮掌让他使得束手缚脚,跟跳机械舞似的,什么以慢打快,以柔克刚的要义全都忘了。
  “......这是闹哪样??”风亦飞目瞪口呆。
  帝鸿那左支右绌的狼狈姿态让风亦飞不禁想起了一首老歌。
  ♬难道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爱情让人拥有快乐,也会带来折磨~~~
  好多年前有位微胖界的老哥就是以差不多的姿态用这首歌伴奏红了。
  照这样的节奏,帝鸿也很快会红,被他自己的血染红。
  烽火照烧鸡乐不可支的大笑,“不用奇怪,帝鸿他操作好稀烂的,不过他舍得花钱,收了好多银两买装备,只是都一身紫装了,还是这鸟样,氪金前是个菜鸟,氪金后就成了个花里胡哨的菜鸟。”
  亏得帝鸿等级够高,装备够好,防御也够强,但毕竟是十几清风寨匪徒,乱刀齐下,还是免不了气血值快速的下降。
  “不小心拉多了!快帮忙!”帝鸿手忙脚乱的掏出伤药往嘴里猛灌。
  棠梨煎雪糕已然冲了出去,雁翎刀带起了一片银光,刀芒一波接一波的闪烁,一道连一道的映耀!
  刀的本身虽然有着光亮,却必须在急速挥展下才能凝光成形,就好比燃烧的香头在黑暗中飞快挥动,燃着的一点方可连接为一线。
  棠梨煎雪糕的刀法是真的好快!三两刀就劈翻一个清风寨匪徒,跟帝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烽火照烧鸡也已出手,她用的是暗器,几道弧形的小月牙迅疾的飞出,围着清风寨匪徒快速盘旋,似有丝线操控一般也不落地,带起片片灿烂的血花,力道快竭之时又如回旋镖般飞回她手中,再度击出。
  这暗器手法相当的精妙。
  “烧鸡妹子是唐门的?”
  “不要叫我妹子!我是猛男!叫我鸡哥或者猛男!我是唐门的没错!”烽火照烧鸡连珠炮一般的回答。
  风亦飞:“......”
  你丫不是女的吗?性别认知障碍?就服你们这种狠起来连自己都骗的人!
  帝鸿已经岌岌可危,风亦飞也看不下去了,并指为剑,一指击出。
  无名指法第四式!
  一道绿莹莹的长虹划过,落到了帝鸿身上,绿光氤氲而起,萦绕在他身遭。
  说实话,这一招有点像山口山里的回春术。
  帝鸿开心的高叫了起来,“这招给力,再多来几次!”
  “没有了,等我恢复内力。”
  风亦飞当即盘腿坐下,开始运功调息。
  “你这么短小快的啊,一下就不行了?”烽火照烧鸡愕然道。
  啥叫短小快啊!风亦飞满脸黑线,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矜持点??啊!错了,你是个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