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九章 浣花萧家

  挑好菜品,风亦飞抢先付了帐。
  都收了菜钱的,多两包大型止血贴也关系不大......才怪咧,两包小小的东西居然要30多元。
  棠梨煎雪糕也没说啥,一转眼,风亦飞就收到了个红包,还多给了几毛。
  风亦飞直接就收了。
  这个实在客套不来,总不能跟雪糕说,哎呀,你买止血贴这点小钱无所谓,不用给啦......
  气氛有些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了她父母的关系,棠梨煎雪糕变得很沉默,风亦飞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个由头搭话。
  微信的提示音响起,风亦飞一看,不是自己的。
  一旁的棠梨煎雪糕拿出了手机开始查看。
  “奏奏说她们那边开启了个大任务,让我们快点上线赶过去。”
  “呃,应该是叫你快点上线才对吧。”
  风亦飞才不信奏会叫上自己,见都还没见过面呢,也没说过一句话。
  “那你要不要跟我去?”
  棠梨煎雪糕虽是面无表情,看似很平淡的说着,风亦飞却敏锐的从中感到了一丝杀气。
  她最近可能会大出血,提前爆炸的可能性大!
  危!!!
  “去!”
  风亦飞果断的答应。
  这不是怕惹恼她什么的,作为她的好朋友,在这种时候,应该给她多一点关心,多一点温暖,多一点陪伴,人之常情嘛,哈哈哈哈.....
  回到家,风亦飞就见刘阿姨站在自己房间内的窗台上,很仔细的擦拭窗户。
  “就回来了?你这边还没搞好呢。”刘阿姨道。
  风亦飞顿时有些为难,虽然说登录虚拟世界,就会与外界信息隔绝,除非是身体遭遇什么意外情况才会感受到,但知道有个人在身边走动,哪能安心玩游戏。
  玩虚拟实境的网游还是一个人蹲房间里最好,如果怕有人找,最多是关联下手机,让来电话可以接入。
  “还有啥没搞的?”风亦飞看了下,都蛮干净的,床头柜什么的都应该擦过,一点微尘都不见。
  “等我擦完窗户,拖个地就好了。”刘阿姨道。
  “我来拖地吧。”
  风亦飞刚把菜放下的时候,就有看见饭厅里放着拖把和水桶。
  拧干了拖把回到房间,刘阿姨已从窗户上下来。
  “拖把给我,我来。”
  “没关系,我来就好了,阿姨你去忙其他地方吧。”风亦飞径自开始干活,就一个小房间,能花多少功夫。
  “现在愿意做家务的男孩子可不多了。”刘阿姨笑呵呵的说道。
  “也不会,我在家里经常做的。”风亦飞随口答道。
  房间本来也不脏,三抹两抹就拖完了。
  刘阿姨拿了拖把出去,风亦飞迅速的关好门,躺到床上戴上了登录设备。
  登录的地方还是在昨天下线的小镇,棠梨煎雪糕骑在马上等着。
  不过马匹上换了套鞍具,赤金的颜色,纹饰蛮精致的。
  这玩意风亦飞认得,叫鎏金双行鞍,是商城里卖的东西,要500通宝,也就是RMB50元。
  比普通的鞍具也就是看起来更漂亮,铺在马背上的位置会更长一些,双人骑乘的时候会更舒适。
  其实不用这个也是可以双人骑乘的,只是单人的马鞍容不下两个人,没那么舒服。
  风亦飞觉得这东西就是官方在恰烂钱,双人马鞍收集材料也是可以在马商那里制作的,就是没那么好看。
  这是打算和自己共乘一骑了?风亦飞着实感到有些意外。
  “你坐后面,把你的那张虎皮拿出来垫中间,别挨到我。”
  风亦飞满脸黑线,棠梨煎雪糕还是非常抗拒肢体有接触,之前一起玩那西幻游戏的时候,还经常坐她的科多兽呢。
  “干嘛浪费这钱啊?”风亦飞嘀咕道,“其实我不去也是可以的。”
  “快点上马,那么啰嗦。”棠梨煎雪糕不悦的说道。
  风亦飞只得一跃上马。
  棠梨煎雪糕身子往前缩了缩,都快贴到马脖子那。
  拿出虎皮卷了卷,垫好,风亦飞一手按着虎皮,一手抓住了鞍具后方凸起一点的位置。
  “驾!”棠梨煎雪糕一声轻喝,枣红马疾驰而出。
  这待遇还是比昨天摊尸的那姿势好。
  要前方坐着的是自己的女朋友,可以怀抱着她,让她小鸟依人的倚靠在自己怀里就好了!
  可惜暂时没有女朋友,也还买不起马,前面坐的还是雪糕这女暴龙。
  “这是要去哪里?”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成都浣花剑派。”
  “怎么要跑那么远?”
  “奏奏说是昨天他们击杀那铁腕神魔的后续,是个团队任务,具体情况没说清楚。”
  风亦飞这才了然。
  赶路就花了许久的时间,顺便还开了沿途驿站。
  也亏棠梨煎雪糕想得周到,弄了个好马鞍,要还像昨天一样趴马背上,一路颠簸真是活受罪。
  地图太广阔,赶路着实是个大麻烦。
  本来还担心要下线做饭的问题,棠梨煎雪糕打消了风亦飞的顾虑。
  刘阿姨来打扫完卫生,会顺便做好饭菜,她也会吃了再走。
  成都是个好地方。
  如今虚拟实境的游戏可不比十几年前的网络游戏,说是某某大城,也就那么丁点大地方,还没现实世界里一个村落的面积那么大。
  这成都城就建得相当的堂皇大气,周遭大部分有名的名胜古迹都原样复原。
  在锦江右岸就有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的故居崇丽阁和吟诗楼,都是有名的胜景,此外,南郊的诸葛武侯祠和刘备墓,也是个适合游玩的好去处。
  但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的目的地不是成都城。
  在成都城的西郊,自百花潭溯流而上,至杜甫草堂,沿途景色十分苍翠绮丽,这一段叫做浣花溪。
  而浣花剑派就座落在其中。
  但浣花剑派说是个门派,更像是一个世家,将其称作浣花萧家也不为过,历代掌门都是萧家父子相传。
  棠梨煎雪糕和风亦飞一到浣花剑派的门口,就见到了等在门外的奏,以及一个叫唐柔的NPC。
  奏是个容貌清秀的女生,眉眼间透着些狡黠的颜色,一看就知道她是古灵精怪的那种。
  而唐柔一如其名,长相有些偏向阴柔,细眉,丹凤眼,说得好听点就是俊秀,说得不好听嘛,就是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