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揽翠楼

  “我不会放过你的!这事没完!你等着!”清清柠檬的密语接了进来,不忿的大喊大叫。
  可以想见她平日里也是这么的蛮横。
  发过传音入密在最近的聊天里可以找到联系人,风亦飞淡定的一划,把清清柠檬加进了黑名单。
  对杀了她一次,风亦飞丝毫没有心理负担。
  她都先动手了,难道还要让她打不成?
  又不是普天之下皆她妈,长得漂亮一样揍,舔她又没有好处。
  要是武功不好,说不定就被他们那伙人给砍了,燎原火自然也是只有被抢的命运。
  “叮”一声系统提示,棠梨煎雪糕向你发出了交易申请。
  风亦飞点了下确认,交易栏弹出。
  棠梨煎雪糕放了个马牌上来。
  不是列入常用坐骑的列表里,就可将马匹变成马牌收起,马牌是可交易的。
  风亦飞看了看燎原火的属性。
  燎原火,珍奇骏马,速度加成120%。
  还附带两个技能。
  护主,被动技能,主人骑乘在马背上的时候,所受到的伤害降低20%。
  奋蹄,主动技能,对周围最多三个敌对单位造成击退效果。
  也就是说这是匹性子烈的马,会撅蹄子踹人的。
  的确是匹极品的好马儿,只是当前显示的状态是负伤虚弱。
  这个不打紧,可以到马商那里花钱治疗,正所谓术业有专精,玩家的金创药对马匹的效果一般,恢复得慢,就跟向NPC使用一样。
  棠梨煎雪糕已经确认了交易。
  要双方确认才能交易完成。
  风亦飞选择了取消。
  棠梨煎雪糕虽是没说出口,但能看得出来,她对这匹燎原火还是挺喜欢的,眼里都流露出了些不舍的味道。
  并不是为了讨她好感什么的。
  打开交易框就是想看下马牌的属性。
  风亦飞感觉吧,燎原火是比红骊快,但靠着梦月追星都能追得上的,也没多大用。
  而棠梨煎雪糕得了这马,赶路的速度就要快很多,她骑马,自己就能毫无顾忌的使用轻功了,正好可以指法轻功一起练,两不耽误。
  棠梨煎雪糕一愣,“干嘛取消交易?”
  “我轻功好,要不要这个无所谓。”风亦飞笑着回道。
  “上次天涯刀我已经欠你个人情了,在柳随风那里获得刀法任务也是你帮忙引荐的,刀你用不上我也就收了,这燎原火你可以用的。”
  “分那么清楚干嘛,我们不是好朋友嘛?你就算骑着这燎原火我也追得上你,你就拿着吧。”风亦飞不以为意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棠梨煎雪糕顿时心里直犯嘀咕。
  沉吟了下,才说道,“那下个月的房租你不用给了,算是菜钱和马钱,不然我不要。”
  风亦飞无奈的抓了抓脑袋,这一搞,倒像是卖给了她一样。
  现在收银两的比例是大概接近300两100元,权力帮声望商那里的乌云骓就要1000两,这匹极品燎原火还高10%速度,肯定要更贵。
  亏是肯定不亏,只是“好兄弟”之间谈钱,有点不那么对味。
  看棠梨煎雪糕一脸的坚持,风亦飞只得点头,“好吧。”
  棠梨煎雪糕这才把马牌收到了包裹里。
  “我们得快溜了,那些人被你杀了,肯定会找人过来报仇。”
  “嗯。”风亦飞再度点头,召唤出红骊与棠梨煎雪糕纵骑驰出。
  一路疾赶到了元州,倒也没碰上什么事情。
  找了个路人NPC问了下揽翠楼所在,才策马行出几步。
  风亦飞就听见那路人在自言自语。
  “真是世风日下,怎地会白日里就去找姐儿寻欢的。”
  风亦飞:“......”
  你怎么就那么多戏呢?
  果然,当初听着揽翠楼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原来真是那门道。
  不过也没什么所谓,某古早的RPG游戏里,就有逛窑子的,那里的小姐姐还会吟诗。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举头抓小鸟,低头吃香蕉。
  真个给钱就会一夜过去,跟住客栈也没两样,还要贵些,根本没有体验小姐姐娴熟技巧的机会。
  揽翠楼比春雨楼的牌面要大多了,楼阁都建得格外恢宏大气些,吊了许多红灯笼,二楼三楼有个木栏围着的阳台,想来到了晚间,会有莺莺燕燕在那里招揽客人。
  不过现在门户窗棂都关着,不见一人。
  大门口除却招牌揽翠楼,左右还有两道木牌雕刻着的对联。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不得不说,中华文字博大精深,这两句用在青楼门口,真是意味深长啊......
  揽翠楼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
  风亦飞下马锤了锤门。
  好一会,才有人来开门,门内人是个中年汉子,堆着一脸谄媚的笑容,“客官,你却是来得太早了,姑娘们此刻都在歇息呢,须得到午后过来......”
  话没说完,他就看到了在风亦飞一侧的棠梨煎雪糕,脸上露出了奇异的神色,止住了话头。
  风亦飞满脸黑线,见过来风月场所玩还自带个漂亮妹子的吗?
  这中年汉子应该是俗称的大茶壶了,36级,显然他也是兼任打手之流。
  风亦飞掏出柳随风给的令牌亮了一亮。
  那中年汉子顿时面容一肃,鞠身见礼。
  “带我去见这里的管事。”风亦飞吩咐道。
  跟着走进了大堂,厅中非常宽敞,左右两边都摆着几套桌椅,厅底是阶梯,通往二楼三楼,能见楼上有许多厢房,此刻是一个人都没有,显得非常的冷清。
  棠梨煎雪糕对这揽翠楼倒没有什么排斥的意味,反是一脸好奇的左右张望。
  穿过大堂,跟着那中年汉子走过一片花园,行经一个月洞门,才到了个小院中。
  亭台楼阁俱全,有几分雅致的味道。
  权力帮在这的管事是名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叫苏莺莺,46级,她虽是经营青楼,自身却是裹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像个端庄的妇人。
  风亦飞直接说明了来意。
  苏莺莺毕恭毕敬的回禀道,“李布衣几日前确是在元州这逗留了一阵,据探子回报,他曾与邙山剑客项笑影夫妇有过接触,一同前往大魅山,之后就不知所踪。”
  风亦飞顿觉意外,苏莺莺这里居然找不到李布衣的讯息,那该怎么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