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克死千千镖

  “你确是对她有意?”柳随风望向风亦飞。
  “是啊,是啊!”风亦飞忙不迭的点头。
  柳随风这才神色稍霁,“那你带她回帮,就是想让为师见见?”
  风亦飞刚想摇头,瞬即又反应了过来,要说不是的话那不是对师父不敬?
  立马想好了说法,“确是想让雪糕拜见下师父,还有个原因就是雪糕她喜欢刀法,我想让师父帮忙引荐一下给刀王前辈,看能不能让他收个徒弟。”
  “兆秋息?我引荐也是不行的。”
  柳随风一笑,洁白如贝的牙齿微露。
  风亦飞还是首次知道刀王叫什么名字,但师父身为权力帮大总管,竟然还不能说动刀王,实是出乎意料。
  棠梨煎雪糕不禁流露出失望之色。
  “兆秋息他一贯认为,刀是男儿才配使用的兵器,就连他的独女兆兰容都未能得他真传,又岂会收女徒弟。”柳随风解释道。
  风亦飞嘴角抽了抽,这刀王还重男轻女的,那就很坑了。
  “那师父你呢,你也是有套刀法绝学的。”风亦飞可是清楚的记得,柳随风在攻打浣花萧家的时候,一出刀就秒了萧东广。
  “你这小滑头,媳妇还没过门,就那么着紧她了。”柳随风斜睨了风亦飞一眼。
  风亦飞只能干笑挠头。
  “你不擅使刀,故而没传授你我的刀法五瓣兰。”柳随风沉吟了下,望了眼棠梨煎雪糕。
  “她惯用沉重的兵刃,我的刀法走轻灵之势,与身法配合,也是不适合她。”
  “这个无所谓啊,刀可以换的嘛。”风亦飞赶紧说道。
  虽然棠梨煎雪糕喜欢用大刀,但换把刀就能有A阶刀法学,她肯定会同意换刀的了。
  “我没打算再收一名弟子。”柳随风道。
  棠梨煎雪糕闻言更觉失望。
  柳随风淡然道,“却也不用失落,我这里还有一册刀谱,所载刀法刚猛凌厉,不同凡响。”
  风亦飞欣喜的拍手道,“那就最好了。”
  棠梨煎雪糕也觉惊喜。
  柳随风对棠梨煎雪糕道,“但也不能平白给你,据新近查探到的消息,凝碧崖落日寨投靠了朱顺水那老儿,他们寨主樊可怜也得朱顺水收为了义子,你去把那樊可怜诛杀了,刀谱就赠送于你。”
  风亦飞满脑袋黑线,又是义子,朱顺水那老忽悠到底要收多少义子。
  “好。”棠梨煎雪糕点头。
  她已接到了任务提示,当即选择了确认。
  “师父,我带媳妇上门,你不是应该给个见面礼的吗?”风亦飞嘻笑道。
  “她此际还算不上是你媳妇,无需再多言。”柳随风道。
  风亦飞登时闭嘴,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只能陪着雪糕去走一趟,金蛟令还在手上,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平州府那边已有飞鹰传书过来,龚侠怀的事情你办得很好。”柳随风说完,吩咐高似兰去取来了本蓝皮线装的小册子。
  风亦飞接过一看,正是“克死千千镖”的秘籍,里面还夹着张毒药的图纸。
  克死千千镖:又名客舍青青镖,专为克制唐门暗器【千千】所创出的功法,必须使用特制飞镖才能启用,出手速度提高10%,伤害提高10%,能够吸聚对手发出的暗器,学习需求,基础暗器30级,灵敏60,悟性45。
  青青:毒性极其剧烈的毒药,可用以暗器淬毒,学习需求,高级毒术
  秘籍学习要求不高,灵敏靠装备堆起来,早过了百数,悟性也达标。
  手一拍,秘籍在手中化做白光一闪而逝。
  图纸就没办法了,毒术还没达标。
  无论是出自唐门还是温家或是其他的图纸,都是通用的,只要毒术达到境界,就能学习。
  “这趟出门,你可有甚感悟?”柳随风语气平淡的问道。
  风亦飞正一门心思放在克死千千镖上,当即就脱口而出,“下毒偷袭打闷棍实在是最便利好用的手段。”
  说完才觉不对,可话已出口,收也收不回来。
  本以为柳随风会斥责,没想到他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要做大事的,本就该不择手段,行了,我要歇息了,去吧。”
  见师父下了逐客令,风亦飞赶紧带着棠梨煎雪糕溜出了小楼。
  到了院中,风亦飞问道,“现在出发帮你去做任务吗?”
  “明天下午吧,时间要充裕一点,早上我有事要忙,我先下了。”棠梨煎雪糕回道。
  风亦飞点头,确也是夜幕深沉,现实里的时间也不早了。
  棠梨煎雪糕身影在原地消失,退出了游戏。
  看了看技能列表,机关暗器术那多了个克死千千镖的制作方法。
  材料倒是很简单,用普通的铁锭就行。
  风亦飞立即制作了一枚出来。
  飞镖分为很多种类,系绸带璎珞用来鼓风乘势的带衣镖,如箭头般的燕尾镖,有个尖利锋刃,还带着一截把柄类似苦无的脱手镖等等......
  克死千千镖是上宽下窄,和普通的飞镖有些相似,但多了几道细细的凹槽。
  暂时用不上青青,用其他毒药淬上去也是可行。
  风亦飞出手试了下,配上闪电惊鸿辅助,速度确是很快,带着奇异的螺旋气劲,如同流星飞逝一般,一闪而过。
  没有对手,还感觉不出吸聚暗器的特效。
  也算是多了一门攻击的手段,但这克死千千镖的主要伤害多半是要落在那名为青青的剧毒上。
  现在等级低,攻击轨迹还是容易判断。
  要把闪电惊鸿和克死千千镖的等级练上去才行。
  做了几十枚飞镖,又练了一会功,风亦飞就下了线休息。
  次日早上,风亦飞再度上线,正练习着武功,突见远处赵师容提着三层的食盒,带着名侍女,袅袅婷婷的走来。
  风亦飞赶紧迎了上前,“姐姐,早!”
  赵师容温婉的一笑,“早,我做了点小吃送过来给老五,也分你一份。”
  说着,从食盒里拿出一层递给风亦飞。
  “谢谢姐姐!”
  “乖了。”赵师容笑着拍了拍风亦飞的脑袋。
  柳随风受伤后,她就经常来探望,风亦飞都习以为常了,卖卖口乖能增长好感度,被当成小孩子也无所谓了。
  目送赵师容走进了小楼,风亦飞才看向手中的食盒,整整齐齐的摆着些淡红色的鼎盛糕,一种糯米粉制作的小吃。
  糕点很松软,带着点甜甜的豆沙味,味道很不错。
  正吃着,骤然间,远方传来“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倒塌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