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章 疗伤的办法

  风亦飞被燕狂徒挟持的时候没觉得过了有多久时间,可返回去却是花了许久,轻功着实相差得太远。
  一赶回权力帮总坛,风亦飞直接去了“药王”莫非冤的宅院。
  在守卫那得知莫非冤在后院药庐,风亦飞疾赶了过去。
  还未近,就已闻到扑鼻而来的草药味。
  药庐中很宽敞,摆开了三张床铺,各自躺了一人。
  柳随风赤着上半身,他的伤口已经被包扎了起来,但还是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高似兰一脸忧愁的坐在一旁。
  莫非冤正在为柳随风施针,细细的银针扎了十几支在柳随风的胸膛上。
  柳随风还算好的,另两张床上的“东一剑”蓝放晴,“西一剑”白丹书包得跟木乃伊似的,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都看不到面目。
  风亦飞一进门,莫非冤与高似兰就已察觉,抬头望了过来。
  看见风亦飞的模样,两人都是一愣。
  他们会露出这样的表情,风亦飞丝毫不觉意外,一身的血迹,衣裳又烂得跟乞丐装似的,一路过来都引人侧目。
  心急赶来,根本没来得及去修装备和清洗。
  “小飞你也受伤了?”高似兰站起身关切的问道。
  “待我为柳总管针灸后,再为你治疗。”莫非冤又低下了头,专心致志的扎针。
  “我没事,就是身上染了些血。”风亦飞据实答道。
  玩家不是骨折内伤或断手断脚,根本不需要去找大夫。
  每个NPC大夫对玩家来说都是神医,不是特殊的毒药,经脉受损之类,他们几乎都能治,还是只要给钱立马就能恢复如初的那种,但医治NPC的疑难杂症就大部分都治不了了。
  高似兰走了上前,“不要打扰药王,我们出去说。
  风亦飞依言跟随高似兰走到了院中。
  “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
  “这说来就话长了,先不管这个,师父现在怎么样?”
  “总管伤了脾胃,失血过多,经过药王救治,已无大碍,所幸没伤及要害。”高似兰长吁了口气,“不过药王说,总管经脉中仍有少许燕老魔的真气残留,要以针灸之术导出,得休养一段时日。”
  神奇!被剑芒捅穿了身躯都不用动手术的!
  游戏世界确也不用深究太多。
  “那姐姐呢?”风亦飞追问道。
  “夫人......”高似兰眼里泛起哀伤之色,她也是知道风亦飞认了赵师容做姐姐的。
  不会吧?
  风亦飞张大了嘴,全然没想到会得到噩耗,顿觉悲痛莫名,心脏像是被攥紧了一样。
  高似兰叹息道,“她伤势很重,药王也只能堪堪保住她的性命。”
  风亦飞脸抽了抽,“高姐姐你说话不要大喘气,我真的被你吓到了!”
  人还活着就好。
  “夫人如今的情形确是很不好,老夫也没有救治的把握。”莫非冤走了出来。
  “我能去看看吗?”风亦飞急问道。
  “此刻就帮主守在夫人身边,他已下令不让任何人去打扰。”莫非冤拒绝道。
  “姐夫已经回来了?”风亦飞一怔。
  莫非冤点头。
  “见是燕老魔来袭,总管就吩咐我去请蓝放晴,白丹书两位长老出关,之后我就去了找帮主,只是回到总坛时已是迟了。”高似兰道。
  风亦飞这才了然,难怪与燕狂徒大战的时候没见着高似兰了。
  “那姐姐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夫人经脉中俱是燕老魔布下的真气,既吊住了她的命,又隔绝了外间一切援手,那真气就如铸就了道铜墙铁壁,我的针灸之术全然无从下手。”莫非冤道。
  先天无相神功的真气?那我的逆.先天无相神功不正好可以吸纳?
  “让我去看一眼,我或许有办法。”风亦飞急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莫非冤闻言疑惑的问道。
  “我修习的内功可以吸纳燕狂徒那老魔头的真气。”
  “当真?”
  风亦飞忙不迭的点头。
  “且过来一试。”莫非冤返身走进了药庐中。
  风亦飞急忙与高似兰跟了进去。
  莫非冤站在了柳随风的床前,“柳总管内腑中亦有燕老魔的真气残留,我以银针定住总管内息,你试试能不能将燕老魔的真气吸纳。”
  高似兰却是不敢放手让风亦飞施为,迟疑道,“小飞,你可有把握?”
  “应该是有把握的。”风亦飞也不是很确定。
  “有老夫在旁看顾,不会有大碍。”莫非冤扎了几支银针在柳随风的身上,一手搭住他脉门,对风亦飞道,“你把手按在柳总管膻中穴,缓缓的将内力渡进去,不能急。”
  风亦飞依言将手掌按在柳随风膻中穴,缓缓的将真气输入。
  从经脉中稍一流转,就感觉到了柳随风经脉里已停滞的内息中混杂着几缕锋锐的真气,还能感知到有另一道真气盘桓往复,显然那不是柳随风本身的内息,应该是莫非冤在探查情况。
  完全不需吸引什么的,一接触,那几缕锋锐的真气就飞速的融入了风亦飞的真气中。
  只是吸纳了这些真气,又让逆.先天无相神功升了一级。
  算得上是意外的收获。
  “可以收手了。”莫非冤道。
  风亦飞将真气收了回来,就是这疗伤的位置不太好,师父也就罢了,要是换做姐姐,男女授受不亲,哪好去按住这位置。
  不过为了救人,事急从权,要只有这办法也只能一试。
  “确是有效。”莫非冤颌首。
  高似兰顿觉惊喜。
  “只能从这穴位输入真气吗?”风亦飞问道。
  “不,只是柳总管伤在腹部,残留的真气又刚好在膻中穴经脉附近,不然的话,自丹田渡入真气更好。”莫非冤道。
  风亦飞点头,按肚子倒是问题不大。
  莫非冤沉吟了下,“老夫还是有些疑虑,但想到了个法子,先带你过去见帮主。”
  说罢,莫非冤站起身,“随我来。”
  风亦飞赶紧跟了过去。
  出了药庐,绕了几绕,莫非冤带着风亦飞在一道石门前停下了脚步。
  风亦飞已看见石门旁有个凸起的石块,暗器机关术附带的被动技能探查立即有了反应,那里出现了个小齿轮的标记。
  莫非冤开启了机括,石门缓缓的移开。
  寒气扑面而来,门内是道向下的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