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零八章 请背弃我

  杜小星灌了杯酒下肚,吸了吸鼻子,“我不去见严笑花,我见了她肯定会忍不住,想抽她几个耳刮子,风大侠你自去便是。”
  “那你呢?准备去哪?”风亦飞也是郁闷,后续任务还没触发。
  “我要去找八当家。”杜小星道。
  风亦飞这才省起,金掌柜说过,诡丽八尺门的老八早在龚侠怀出事前就叛离出走。
  “你知道他在哪吗?”
  “我知道。”杜小星点头,“八当家一贯和门中几位当家的不和,后面闹得僵了,就独自回大孤山去了,现今他恐怕都不知道龙头入狱的消息。”
  “那你又怎么知道,他就不会明哲保身,他要不管这事呢?而且一路上,还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什么艰险。”风亦飞道。
  “我已经打定主意了,就算赵八当家不一定会救龙头,但总不能不试一试。”杜小星坚毅的说道,“我这些天来,流连八尺门外,不是不知道他们根本已弃信背义,而是总巴望他们有人会念及兄弟之情,回心转意,做做好事。”
  “现在,我已死心,但我不相信八尺门里的人都如此绝情绝义,我还是要到大孤山跑一趟!”
  风亦飞长吁了口气,又得跑腿,这任务真是!剧情就让人致郁,还得东奔西跑的!
  “行吧,我就陪你走这一遭。”
  杜小星定定的凝望着风亦飞,一副难以下决定的模样。
  风亦飞愕然,我脸上有花还是怎么了?
  好一会,杜小星才道,“风大侠,大孤山我自行去就好,就劳烦你找严笑花问问了。”
  我这是被嫌弃了?什么鬼?
  “叮”的一声系统提示,触发任务【探访春雨楼】。
  任务目标很简单,见到严笑花就是,任务奖励是5000经验。
  行了,后续任务有了。
  “那你去大孤山一路小心。”风亦飞道。
  “我晓得,未救出龙头,我怎也要保住自己这条命。”杜小星坚定的点头。
  风亦飞突地听见边上传来唏溜,唏溜的声音,一看顿时一愣。
  来福不知什么时候把桌上的菜饭都吃完了,捧起个碟子在猛舔。
  杜小星脸抽了抽,”风大侠你这随从真是......不拘小节。”
  “他脑袋有点问题。”
  风亦飞也是无奈,伸手把来福手上的碟子抢了下来。
  来福胡须上沾满了菜汁,神情呆滞的看看桌上的碟子,又看看风亦飞,却是不敢再伸手去拿碟子。
  看他这样子明显是没吃饱,风亦飞挥手招呼店小二又叫了个两个菜,一盆饭。
  “风大侠,这位兄弟若是神志不太清醒,还得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杜小星道。
  “嗯。”风亦飞敷衍的应了声,根本没打算让来福离开自己的视线,要他跑了到哪找人去。
  杜小星沉默了一会,“这些日子以来,我千方百计,想进牢里求得一见龙头,都不能如愿,但在多方请托之下,终于拿到了一张龙头写的条子,若严笑花真是别有隐情,便将这条子给她看看,让她别管这事了。”
  说完,杜小星从怀中拿出一张对折的纸条。
  “我可以看看吗?”风亦飞接过纸条问道。
  杜小星点了点头。
  风亦飞打开了纸条,纸很薄,纸上的褶纹很深,可见曾经多次展读,但又每次都再为珍惜保藏。
  纸上的字很潦草,但仍是力透纸背。
  上面只有四个字:请背弃我。
  风亦飞心中恻然,龚侠怀大概已经知道情形不妙了吧,怕连累门里的兄弟,所以在唯一可以递出来的字条里,让诡丽八尺门的人背弃他。
  也许,龚侠怀还为了他们,把一切罪名都认了,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可他绝对没有想到,这这字条送出来之前,他的一帮子兄弟一早就背弃了他,都用不着他说。
  对那些玩意而言,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龚侠怀恐怕也没想到,跟便宜姐夫有过一面之缘,师傅就会派自己这倒霉鬼来救他。
  风亦飞心底不由得生起了杀心,诡丽八尺门那些当家的都不是好人,等营救龚侠怀的事有了眉目,看看有没有机会,去把他们都干掉。
  小心地折起纸条,放到了包裹里。
  有这东西也好,等见到严笑花可以拿出来说服她,当然,得在确定她是没有背叛龚侠怀之后。
  杜小星斟满了杯酒,端起酒杯,“风大侠,喝完这杯我就启程去大孤山了,多谢你赶来相助。”
  风亦飞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杜小星仰头一饮而尽,快步走出了门外。
  来福还在开怀大嚼,风亦飞也只得等上他。
  闪钢斩的传音入密突地接了进来,“风大佬,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要叫大佬,听着好不习惯,叫我名字就好。”
  “呵呵,那就叫风兄弟了。”
  “我这边没事发生,你那边呢?”
  和闪钢斩才是刚认识,风亦飞可不会把杀了诡丽八尺门五当家路雄飞的事情给说出来,免得横生枝节。
  “叶红有个叫宋再玉的朋友被暗杀了,听叶红说,他是中午拜托宋再玉去提刑司陆倔武那儿探探风声,没想到在约好会面的地点,就见到了宋再玉的尸体,从背后一箭穿心。”闪钢斩道。
  风亦飞大觉奇怪,就算叶红是为了龚侠怀的事奔走,怎么杀手会去杀他的朋友,不直接去搞他,看他身边人多不好下手?
  “为了救龚侠怀这事,叶红想到什么办法没有?”
  “找的人就多了,我们跟着他到处跑,先是去托了饮冰上人去京城找人说情,听说那饮冰上人在朝廷认识些官员,之后又给刑房的一个叫石暮题的送了幅画,让他想办法找找门路,打探下龚侠怀的消息。”
  风亦飞愕然,“他这些行动哪像个江湖人士?”
  果然是官家子弟出身,想的办法都是从官面上找人走后门。
  “我也烦啊,这任务做得纠结,还不如让我们直接开打呢,可叶红说了,劫狱就是最后的法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到那一步,要不是看在奖励是B阶的红叶剑法,我真不想做这任务了,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