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十章 卖糖葫芦的王六

  风亦飞没有赶上妮可妮可辣手摧花的打算。
  一闪身,纵进了路边林木深处疾行。
  还差一次!
  余倚之被挂了两次,这次他肯定不会莽莽撞撞的冲出来,在沙河镇里面动手,相当的麻烦。
  虽然镇子里没有捕快游走,但在这边的玩家说不准会有正义感爆棚的愣头青横插一手。
  易容面具是能遮盖红名,可善恶值到了负数是实打实的,一个不慎被人爆了就是大爆。
  最好的办法是混进镇子里,静悄悄的缀上余倚之,待他出镇再动手,要是他直接到驿站乘马车离开的话就再做打算。
  跟踪技能嘛~相信大多数男玩家都是无师自通的,毕竟电车只狼和尾随都出了N代了。
  有黎明的黄泉爆料位置,他迟早也躲不过去,就是花的时间要更多些。
  一边思索着一边变装,转进沙河镇的时候,风亦飞已成了个背着一草木棒子糖葫芦的小贩,显露的名字是卖糖葫芦的王六,光看外在还真难分辨出是不是NPC。
  攻击平民NPC是会降善恶值的,降得还非常多,脑筋正常的玩家都不会这么做,要像上古卷轴那样子屠村取乐,绝逼会遭到系统捕快的追缉。
  复活点在镇内一侧,街道两头都有NPC的摊档,也有不少玩家就在复活点边上摆开了摊子,兜售物品。
  一个卖糖葫芦的NPC走了过来,一点都不显突兀。
  余倚之不知道是学乖了,还是听了妮可妮可的劝告,他们两个都站在复活点的安全区,不知道交谈什么。
  风亦飞乔装成一个NPC小贩,自然是不能走进复活点安全区那个角落的,再说也攻击不到里面的人。
  在一个卖面条馄饨的摊子边上停住了脚步,风亦飞拄着草木棒子,悄然的观望。
  余倚之还是满面怒色,显是气忿难平。
  正悄悄的观察着,风亦飞突地发现一名女玩家走到了自己面前。
  “哎!老板,你的糖葫芦怎么卖?”
  风亦飞赶紧堆起了一脸的灿烂笑容,“1两银子一串。”
  扮什么就要像什么,这点很重要。
  “怎么卖这么贵啊?”那名女玩家皱了皱眉。
  “想要便宜的话,请看这边。”
  风亦飞把草木棒子转了个圈,指着插在底部的糖葫芦,“平民版,只要五十文钱一串。”
  插在那的糖葫芦颗粒要明显比另一面的小上许多,也没那么浑圆。
  “这边的是尊贵版,所以要贵一些。”
  别说什么台词不合适宜,洛阳城里走街串巷的那个卖糖葫芦的货,他就是这么说的,如出一辙。
  女玩家又皱了皱眉,迟疑了下,伸出两根手指,“尊贵版,两串。”
  “好的,一共二两银子。”风亦飞笑吟吟的收钱,将糖葫芦递了过去。
  那平民版的糖葫芦其实味道也不差,糖浆里裹的是酸枣,尊贵版的是山楂果。
  价格就和洛阳城里的差许多了,那边平民版的卖10文钱,尊贵版的只卖30文,风亦飞就是拿来做个道具,信口胡柴,翻了个倍,做生意总不能亏本吧。
  卖太便宜还得跑去进货,多麻烦。
  没想到还真有凯子会上当就是了。
  等待了好一会,余倚之和妮可妮可还蹲在安全区没出来,糖葫芦倒卖了十几串,还卖的都是尊贵版。
  都喜欢大的。
  风亦飞很认真的捏着下巴思考起来,怎么感觉卖糖葫芦还蛮赚的啊,这一会儿就十几两银子入账了,卖上一天好过自己做杀手啊!
  也不对,现在其他玩家就是贪新鲜,说不定过阵子就不好卖了,还是做杀手好,不过这个可以做兼职,能赚一点是一点,等干完这一票,学了武功,省点钱出来去屯点货。
  思索着,风亦飞忽然发现妮可妮可跑出了复活点,一路小跑着朝着自己这方向跑了过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余倚之也跟着跑出来了。
  风亦飞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哇!目标自己送上门了!
  “老板,糖葫芦啷个卖咯?”
  妮可妮可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相当好听。
  “尊贵版1两银子一串,平民版只要50文钱。”
  风亦飞转动了下草木棒子,展示了下。
  “拿两串!贵的那个!”
  余倚之赶了上前,抢先摸出银两递了过来。
  “好哩!”风亦飞笑眯眯的收起银两,从草木棒子上取下两根尊贵版的糖葫芦。
  活要干,生意也要做,两不误。
  妮可妮可拿起糖葫芦就舔了起来,她貌似是个喜欢甜食的女孩,不过举止看起来还是很斯文。
  余倚之只是拿着,对糖葫芦不怎么感冒的样子。
  只是两人都没注意到眼前这卖糖葫芦的商人不怀好意。
  风亦飞迅速的把草木棒子一收。
  “雪糕姐过来了。”妮可妮可舔着糖葫芦说道。
  “哦。”余倚之转头望向妮可妮可。
  一团赤色烟雾把两人罩了个正着。
  风亦飞紧跟着扑了进去。
  一声充满了惊恐的尖叫响彻云空,这是妮可妮可的声音,起码提高了八度。
  烟雾中人影闪动了几下,风亦飞疾退而出,还未消散的赤雾中白光闪耀了下,迅速消散。
  得手了!
  复活点就在左近,余倚之很快就能复活,可这跟风亦飞已经没有关系。
  雇主的委托只是杀他三次而已,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现在只要离开这地方就可以了。
  事发突然,吸引了周遭许多人的视线,可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切都在风亦飞的预料之中,可他没猜到一件事。
  遽然间,一道闪亮的刀光凌空斩下,直取他的天灵。
  这一刀不但快,且狠!
  犹如一道璀璨的银虹从天而降。
  亏得风亦飞警醒,没有因为任务顺利完成而有一丝松懈。
  无暇还击,风亦飞只来得及一个侧滚翻扑出。
  原地闪避不行!
  来人这凌厉异常的一刀肯定还有后着,蚀血刺伤害是高,可近战招数一般,被带进对手的节奏里讨不了好处,还是得拉开距离,以擅长暗器的功夫退敌。
  甫一落地,风亦飞就见一溜银亮的刀光如影随形般追袭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