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进入落日寨

  萳笙正自奇怪,满头问号,不禁停住了动作。
  背后立马就挨了一拳。
  萳笙登时一口鲜血喷出。
  奇异的是,他中了这一拳,头上就多了几丝白发。
  中拳位置的衣裳如风化腐朽般,化作飞灰飘散在空中。
  “习练武功都不好好练,你还能做好什么!再有懈怠,我就一拳打死你!”身后那人厉声斥喝道。
  萳笙噤若寒蝉,强忍着伤势,赶紧朝着面前的大树挥拳轰击。
  碰上了奇遇本应该是很开心的事情,可惜偏偏撞上的是个凶神。
  这点让萳笙是悲喜交集。
  这凶神就如他的名号一样,小心眼,稍有不顺就任意责打辱骂。
  “小心眼”赵好。
  但得他传授的拳法还是很不错的,威力很强,就是名字不那么好听,叫“老拳”,还是一门A阶的武功。
  萳笙一边挥拳,一边哀怨的在帮会频道里发话,“哪位兄弟惹上了星月阁的啊?什么原因啊?出来回个话呗?”
  ......
  萳笙接到了信息,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也是接到了的。
  这算是星月阁宣战了,要是撞上,开帮会模式,直接就可以对敌对帮会人员动手,不会红名。
  “这事得和萳笙说下吧,不然我就退帮算了,没必要连累帮里的人。”风亦飞寻思着,这事是自己惹出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无需牵连到帮会。
  “我在和他说了,等下。”棠梨煎雪糕道。
  风亦飞侧目,雪糕似乎消气了。
  不一会,就听棠梨煎雪糕说道,“萳笙说不是我们的错,要打就让他们来,反正帮里就那丁点人,哪有那么容易碰上。”
  “其实我们加入了权力帮的阵营,迟早都要退的。”风亦飞可是知道帝鸿他们都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多半不会加入权力帮一方。
  “帮里又没确定阵营,到时再看吧。”棠梨煎雪糕也知道风亦飞说的在理,但在清酒赋呆了也是蛮长时间,和奏几个的关系又不错,暂时还真没有退帮的想法。
  “也行。”风亦飞点头。
  “等会到了落日寨,还是用金蛟令混进去先?”
  “有这么便利的东西肯定要用啦,先从邙山剑客夫妇那里拿到李布衣的信息再说。”风亦飞道。
  “你就不怕惹毛了朱大天王,对你以前的师门长辈下手?”棠梨煎雪糕还有疑虑。
  “这个好说,他要我卧底的,柳随风要让我来对付樊可怜,我也没办法嘛,只要我对朱大天王还有利用价值,他肯定就不会责怪我。”风亦飞很笃定,朱顺水那老忽悠让自己混进权力帮,绝对是有谋划。
  况且他把温老他们抓回去,还让温老与何氏兄弟研究毒物暗器,这必定是另有所图,他们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嗯。”棠梨煎雪糕这才打消了顾虑。
  到得凝碧崖下,已是日落时分。
  山路陡峭,不能骑马。
  和白龙寨却是不同,不是那种开放式的山寨,也没见寨中匪徒出没。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沿着山路疾掠上山。
  奔行了一段,风亦飞突地察觉,在一侧山林中有轻微的响动。
  骤然间,林子里一阵像鸟鸣般的尖锐声音响起。
  不用说,这肯定是有暗哨在,在发暗号通知山上。
  紧接着远处又有同样的声音传来。
  风亦飞停下了脚步,扬声大喊道,“朱大天王座下使者前来拜访,还请通传一声。”
  本来想表现得霸道一点,直接喊让樊可怜下山迎接的,但转念一想,他认了朱顺水做干爹,就算有什么使者来,至多也跟他平起平坐,太嚣张反容易露出破绽。
  树林中一阵簌簌作响,一名黑衣汉子奔行而出,却是不敢直接上前,远远的喊道,“既是使者,可有凭证?”
  风亦飞摸出金蛟令挥了挥。
  那名黑衣汉子才跑过来,仔细的看了看令牌,脸上流露出奇异的神色,但还是抱拳行礼道,“见过尊使!”
  “你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奇怪?”出于谨慎,风亦飞还是问了声,他这神色,看着就不太对头。
  “回禀尊使,约莫半个多时辰前,还有一位使者带着部属上了寨中。”黑衣汉子恭敬的答道。
  风亦飞心中一惊,这是李鬼碰上李逵了,还这么凑巧,刚好就有朱大天王的使者来了这落日寨。
  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哦?那使者是叫什么名字?”
  “小的不知。”
  “现在怎么办?”棠梨煎雪糕在队伍频道里问道。
  “来都来了,先上山看看,至少也能摸清下地形,要不就我一个人上去,你去山下等着,要是有什么差错,以我的轻功要逃的话还是有把握的。”风亦飞回道。
  “大不了死一次,怕什么,一起去。”棠梨煎雪糕道。
  雪糕她都这么说了,风亦飞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应允。
  两人说话间,那黑衣汉子撮着嘴又发出了阵古怪的声响,瞬即林中就有人回应。
  这暗哨还不止一人,要是贸然击杀了他,山上的匪徒怕会即时有了防备。
  “尊使请随小的上山!”黑衣汉子抬手一引,向山上走去。
  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紧随其后。
  每行一段路,那黑衣汉子都会发出啸声,每次的声响还都不同,时如鸟鸣,又似牛喘,亦像马嘶,他的口技倒是厉害,各种声音,都能运转自如。
  山林中皆有人应和,之后就不再有声响。
  到了山顶,只见灰黑色的大石砌就的高耸石墙横跨两端,将整个寨子都围得跟铁桶一样。
  紧闭的厚重大门上方,镶嵌着一块石质匾额,上有三个金色的篆体字,落日寨。
  上山就一条路,这落日寨也是易守难攻。
  黑衣汉子上前呼喊了几声,对过暗号,叫开了门。
  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跟着入内。
  寨门后是一个大广场,前端位置还有个巨钟,广场后是一片庄院,有数栋楼阁矗立其后。
  黑衣汉子到了这里,就折返了回去,另有他人引领风亦飞两个进入庄院中。
  风亦飞悄然查看着地形,前院占地极广,应是这落日寨门下匪徒的住所,以平房居多。
  穿过前院,沿着条回廊入内,领路的落日寨匪徒将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带到了一侧偏厅前,才进去通报。
  风亦飞已能听见厅内推杯换盏的谈笑声。
  不多时,樊可怜便迎了出来,他的长相还颇为英俊,长着张娃娃脸,不是很显老,但眼角的皱纹表明,他至少也有三十多四十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