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燎原火

  大瓮中散发着极腥的味道,温老却像是没有嗅觉一样,毫不动容。
  他不是在烹煮食物,瓮中煮着的液体粘稠无比,呈惨绿的颜色,不时冒着气泡,连蒸腾而上的雾气都是诡异的墨绿色,萦绕不散。
  有个披头散发的人泡在大瓮中,就露出个脑袋,头发不知是雾气所致,还是出汗,湿漉漉的搭在脸上。
  隐约可见这人脸上道道狰狞的伤痕,但并不像是刀伤所致,伤口是自内而外,皮肉向外边翻开,像是因干旱龟裂的土地一般。
  ......
  风亦飞找到高似兰,转达了李沉舟的命令。
  高似兰立即带着风亦飞回返柳随风的住所。
  出了门,已是暮色沉沉,夜幕即将降临。
  现实里也到了该下线吃饭的时节。
  去寻找神医赖药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事情,风亦飞考虑了下,决定得到情报后再下线。
  登上二楼,在柳随风卧室旁的另一间房前,高似兰推开了门。
  风亦飞左右张望了下,这间房内四面都是书架,摆满了厚厚的线状书籍,就正中位置摆了张书桌,上面放着文房四宝。
  “总管平日里就是在这处理事务,有价值的情报便会收录起来,最近都是由我抄阅,我记得李布衣的信息是有的。”
  高似兰解释了句,走到个书架前,找了一阵,拿出一本书籍,开始翻看。
  风亦飞静静的等着,好一会,才见高似兰抬头道,“有了,李布衣近日在元州盘桓,你可去那寻觅,他是做相士打扮,多留意下。”
  做什么打扮就没什么关系了,玩家直接能看到名号,问题是会不会扑个空。
  高似兰又补充道,“到了元州,若是找不到李布衣,可到揽翠楼找管事的询问下信息,那是帮里的产业,也是分舵所在。”
  揽翠楼?风亦飞一怔,听这名称好像有点不太对味的样子,居然不是开赌坊了。
  “好,我现在就出发。”
  风亦飞打开大地图,查询了下元州所在,从地图上来看,离权力帮总坛也不算远,但没去过那一头。
  “事情虽急,但你这模样也需收拾一下,就这么出去,别人不把你当乞儿吗?”高似兰提醒道。
  风亦飞都忘了自己现在是一身的洞洞装,还是血迹斑斑,高似兰确是说得有理,不由得尴尬的挠了挠头,寻思着是不是该去跳湖洗洗。
  “我去命下人给你准备沐浴的热水。”高似兰道。
  “不用了,我去湖里洗下就是。”风亦飞摇手道,等他们临时烧水沐浴还不知道要多久。
  “那随你。”高似兰也不坚持。
  出了小楼,风亦飞跳到湖里游了一圈。
  内功高了就是好,几近寒暑不侵,天气虽是寒冷,泡在冰冷的湖水里也没多大感觉,只是觉得清凉舒爽。
  洗涤干净,风亦飞又跑到铁匠铺,花了三十多两银子修理了装备,这才下线吃饭。
  吃完饭,再度上线,正准备出发,就见传音入密接了进来。
  发密语的是棠梨煎雪糕,“在大门口等我下,我马上来。”
  “没办法陪你去做任务了,权力帮这里出事了,我得去找李布衣,问问神医赖药儿的下落。”
  碰上了这码事,风亦飞也是无奈,还是救赵师容要紧些。
  “我知道,就是跟你去找李布衣啊,我上游戏的时候刚好碰上高似兰送柳随风回来,在她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棠梨煎雪糕道。
  “我师父醒了吗?”风亦飞问道。
  “没有。”
  风亦飞吁了口气,师父也是够倒霉的,上次被朱侠武那老贼重伤还没痊愈,又被燕狂徒打得重伤。
  “你的刀法怕是又得拖上一段时间了。”
  “那无所谓,你现在要去的元州,离凝碧崖落日寨也不远,有空就帮我做了任务,没空就下次,先去开了驿站也行。”棠梨煎雪糕道。
  “好。”风亦飞一声唿哨招出红骊,一跃上马,疾驰而出。
  大门口已有工匠NPC搭起了竹架修缮牌楼。
  没等一会,棠梨煎雪糕就来了。
  当下,两人并骑而行,出了权力帮总坛。
  地图上看着不远,但还是赶了一夜路,到了次日上午,才进入元州地界。
  风亦飞也没闲着,趁有了足够的内力,再不用苦等恢复,一路毫无顾忌的对着空处施展各项指法。
  一个晚上,把霸剑和柔剑都练到了4级。
  霸剑柔剑各能用两次,也没有了原先的弊端,练得还是快,无名指法虽然也有练习,但只有用以恢复的第四式升了一级,不过其他三式也快接近升级了。
  内力增长的事情就没跟雪糕说了,免得她又吐槽。
  正策马奔驰,风亦飞突地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循声转头一望,只见远方一匹通体火红的骏马,急奔而来,油亮的鬃毛在暖阳照耀下,闪着亮光。
  那马膘肥体壮,雄峻异常,像是一团火云一般,看这速度远在红骊之上。
  它的身上还没有马鞍,显然这是一匹野马,它的名字是燎原火。
  棠梨煎雪糕也发现了,惊喜的叫了起来,“燎原火!好马!抓它!”
  话音未落,棠梨煎雪糕就拍马迎了过去。
  也怪不得她急躁,这等好马是可遇不可求,碰上了抓不抓得着还得看本事。
  风亦飞紧跟了上去,心中却有几分奇怪,按道理,这样的宝马应该都是一个野马群的马王,怎地它会孤零零的单独一骑。
  燎原火见有人接近,长嘶了一声,一个急速转折,跑向另一个方向。
  风亦飞在马鞍上轻按了下,飞身而起,如闪电般疾掠而出。
  如今的梦月追星,有了深厚内力的加持,速度已比红骊快得多,要不是雪糕跟着,风亦飞用轻功赶路还要快些。
  几下起落间,风亦飞就已追上了燎原火,纵身跳上了马背,抓紧了马鬃,双腿夹紧了马腹。
  “唏律律律律~~~”燎原火惊惶的一阵长嘶。
  它也是烈性,猛地向前跃出,一落地又人立而起,紧接着又急速转身,奋起后蹄,向空中猛踢,脖颈也不断的甩动,想要把风亦飞甩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