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奇怪的访客

  清早起床,风亦飞洗簌妥当,吃过早餐,照旧出去小区门口买菜。
  绿林聚会约在巳时,时间还早,买完菜回来也还有充足的时间前往。
  走到大门口,跟保安邓叔打了个招呼。
  风亦飞一惯待人礼貌,每日都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段出来买菜,跟几位值班的保安也算混了个脸熟。
  他们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小区里的清洁工作另有专人负责,保安每班两个人,一个人巡视,一个人呆在保安室里登记访客信息,还是三班倒。
  正要刷脸出门,邓叔突地道,“王先生,昨天有位女士早上过来找你,但她说按了门铃没人开门。”
  “女士?”
  会有谁来找自己?
  风亦飞一愣,搬了家的事就大概告诉了声爸妈,也没透露是和雪糕合住,免得他们想七想八。
  不可能是老妈啊,家里开了个小超市,就请了两个小妹做帮手,老爸老妈轮班看店,哪有空闲过来看望自己。
  而且他们来也会提前打电话通知声。
  不开门那是正常,进了游戏里哪听得到门铃声,要打手机才行,跟游戏联通了会有提醒。
  “是姓刘的阿姨吗?”风亦飞不知道刘阿姨叫啥名字,也只可能是她了,但她只有周末才会来搞卫生呢。
  “不是,刘大姐在小区里给好多个业主做清洁工作,我们都认识她的。”
  邓叔在电脑上翻看了下访客记录,“是位姓邱的女士,叫邱志红,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我给她登记的。”
  姓邱?
  风亦飞更觉愕然,不认识姓邱的女人啊,还是个年纪大的。
  “不会是搞诈骗的吧?”
  新闻里不就很多这种事,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会混进小区里面,进行不法活动。
  “应该不是,她都说得出彭小姐和你住哪栋哪层,还知道你的名字。”
  风亦飞眼睛眨了眨,突然有了点不太好的预感。
  这姓邱的女人很有可能是雪糕的亲属,但她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是雪糕母亲的可能性应该不高,怎么说自家女儿在这住,不可能没设指纹,不知道电子密码的吧?
  不过也说不准,上次跟雪糕提起家人的时候她态度就很奇怪。
  说什么这里才是她的家之类的.......
  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十有八九就是刘阿姨暴出来的了,果然什么不要说出去就是等于广而告之。
  发了个微信给雪糕,没回。
  她大概在忙着。
  一时想不通风亦飞也懒得去想了,买好菜,回到家又上了游戏。
  游戏里已是辰时三刻,离巳时还有半个多时辰。
  棠梨煎雪糕的传音入密猛不丁的接了进来,“这么迟才上线,等着你出发了。”
  风亦飞惊了,“你居然在线?你不用上班的吗?”
  “我在公司啊,只是我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棠梨煎雪糕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么自由都可以的吗?我也想上这种班啊!
  风亦飞羡慕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在仓库门口等你,快过来吧。”棠梨煎雪糕催促道。
  想起刚碰上的事情,风亦飞赶紧问道,“你认识个叫邱志红的女人吗?”
  棠梨煎雪糕话语急促的反问,“你在哪碰上她的?”
  雪糕的语气不怎么好,让风亦飞更觉疑惑,解释道,“没有,就是保安跟我说,她昨天找上门来拜访了,但我在游戏里,没听到门铃声。”
  好一会,棠梨煎雪糕才回话,“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的。”
  听到这话时,风亦飞都已到了仓库门口。
  棠梨煎雪糕的表情很冷,一副老娘心情不好,谁都不要惹我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那叫邱志红的女人会让她心情那么不爽,风亦飞也不好触她霉头,只得道,“走吧?”
  “嗯。”棠梨煎雪糕召唤出了马匹,翻身上马疾驰而出。
  一路无话。
  聚会地点是离平州府不远的一个小镇的民居中。
  赶到的时候已近巳时。
  开门迎客的是“流云一刀斩”傅三两。
  他有个响亮的绰号,不知为啥总担上了看门的差事。
  一进门,就听见院落后的厅堂中传来喧闹的话语声。
  走入厅堂,已有许多人在,齐齐注目望了过来。
  这些目光还是友善的居多。
  “大刀”王虚空和“阔斧”丁三通快步迎了上前。
  “风兄弟,你可来了!”
  “这位小兄弟倒是气宇不凡!”说话的是个叫“踏雪无痕”巴勒马的中年汉子,48级。
  绰号叫踏雪无痕,应是轻功了得之辈,可他身形魁梧健硕,任谁看到他第一印象都不会觉得他轻功很强,更像是修炼横练功夫的。
  “一看就非等闲人物,定是少年英才。”一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捻着胡须笑道,他的名号是“大击大利”苏看羊,50级。
  “小哥长得好俊俏,等会可得和姐姐亲近亲近。”一位叫“千疮百孔”谢红飞的娇媚女子调笑道,朝着风亦飞抛了个媚眼。
  她年纪看起来已是三十往上,但仍是风韵犹存,有几分风情。
  风亦飞只能干笑,亲近就免了,没什么好康的事情,这是个正经的游戏。
  其余人等皆是笑着点头以示招呼,“山为之开”牛满江、“短指剑”阴盛男,“无疾而终”蔡小虫......
  牛满江与巴勒马一样,是个粗豪的大汉,阴盛男却是个身材矮小,像是五六岁孩童高的侏儒,蔡小虫身材跟个竹竿似的,精瘦。
  坐在厅堂上首的是餐风长老,饮露真人,皆是身穿一袭已经洗得有些发白的衣袍,区别只在一个是僧袍,一个是道袍。
  从他们的绰号可以看出一个讯息,穷!
  餐风饮露嘛。
  但他们的等级也是在场诸人中最高,52级。
  风亦飞还见着了三个熟人,闪钢斩,随便打打,砍手党,他们和投湖自尽的鱼凑作了一堆,坐在角落里。
  就没试过这么受人瞩目,短短一小段路像走T台似的,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自己身上。
  “小兄弟可有师承?贫道饮露,正缺一个衣钵传人。”饮露真人起身说道。
  “呀!倒叫你这老牛鼻子抢了个先,老衲餐风,也有此意!”餐风长老也站起说道。
  风亦飞一阵恍惚,不幸因意外去世的那师傅“惊魂手追风客”游铁生,刚碰上他时,他也是和饮露真人这般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