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章 潜入大牢

  弄好容敌亲的易容面具,风亦飞割断绳索,将谈说说与容敌亲的外衣扒了下来。
  这样剥下来的衣服没有任何属性,只能用于伪装。
  腰牌就系在腰带上,这一身刑捕的衣裳,要混进大牢就方便了。
  棠梨煎雪糕这才返回,风亦飞看了眼,鼓囊的部位平实了一些,说明勒得够紧,衣服一罩就难看出端倪。
  尤其她还真的是冰雪聪明,会举一反三,腰肢明显臃肿了不少,显然也是缠了些白绫上去。
  “哎哟,腰粗了哦。”风亦飞忍不住调笑道。
  “讨打么?”棠梨煎雪糕没好气的白了风亦飞一眼。
  “不开玩笑了,不要动,我给你戴上面具。”
  棠梨煎雪糕依言站定,风亦飞小心翼翼的把面具贴合到她的脸上,抚平,以药物粘紧。
  “好了。”风亦飞拍了拍手。
  棠梨煎雪糕抬手摸了摸脸颊,“好像贴了层面膜一样。”
  “不要用力抠就行。”
  风亦飞拿起谈说说的衣裳往身上套,棠梨煎雪糕也跟着穿起了容敌亲的衣服。
  装束弄好,还真是像模像样,就算身高有些许差异,这大晚上的,也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
  发型不是问题,有帽子,绑个发髻塞帽子里也简单。
  “把他们都杀了?”棠梨煎雪糕拎出了她的九环大刀。
  “不用那么麻烦。”
  风亦飞扳开谈说说三人的嘴,分别塞了些奇微去命散进去。
  不多时,三人的嘴里就汨汨溢出黑青色的血液,在昏睡中一命呜呼。
  三个刑捕所得经验合起来才一万多,暴了两件蓝装一件绿装,属性都很一般,只能丢店的货色。
  和棠梨煎雪糕出了小院,溜到府衙边的大牢,对了暗号,大门上开了个小窗。
  验证了腰牌,顺利的混了进门。
  刚想向前行,开门的狱卒突地凑了上前。
  风亦飞心中一惊,难道就露馅了?
  不可能啊!明明已经伪装得很完美!
  只听那狱卒压低了声音,“谈捕头,容捕头,方才有三只苍蝇混进去了。”
  风亦飞暗暗松了口气,板着脸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狱卒这才点头哈腰的退开。
  风亦飞带着棠梨煎雪糕向监狱内行去,心中疑窦丛生。
  还有其他人进来了大牢这里?是NPC还是玩家?他们蒙混进来只可能是为了救龚侠怀的了,目标倒是一致。
  看起来谈说说在府衙里的身份还蛮高的,这狱卒没有一点怀疑,还主动提供了情报。
  这看门的狱卒能分辨出外人,那肯定去了通风报信,混进来的那三个人多半是要衰了。
  去找他们联合不是好主意,还是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吓我一大跳,还以为就被看穿了。”棠梨煎雪糕在队伍频道中说道。
  “要相信我的易容术嘛。”风亦飞回道。
  何氏兄弟教的易容术还是可以的,就没出过纰漏。
  监狱还是第一次进,幽黯昏黑,满是霉臭的味道,就见几个差役在走动。
  这监牢还颇大,分岔路还不少,跟个迷宫似的。
  一幢幢鬼域也似的甬道,两边都是监牢,全靠每隔几丈远,镶嵌在墙上的油灯照明。
  关着的犯人一个个身上的囚衣都污秽不堪,如行尸走肉一般,静静的坐在牢房里,低垂着头。
  显示的名号都是死囚犯,龚侠怀也不知道关在哪,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只得一路深入,可还是遍寻不获。
  突听左侧方向有说话的声音,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快走了几步,绕过个拐角,说话声就已接近。
  “头儿,你说,寇太保和孙爷会拿她怎么弄?”
  “他们!这还用说么!”
  “反正,不管他们怎么做,咱们都看着就是了、听着就是了,而且,咱们都是看不见、听不到的。”
  “知道了。”
  那些人突兀的笑了起来。
  说话间,他们已从前方一条甬道转了出来。
  一小队狱卒押解着一名容貌秀美漂亮的年轻女子行来,那女子显露出的名号是冰三家。
  这名字着实也不走心,一般人家哪会给女孩儿起这样的名字。
  冰三家手上戴着镣铐,双眼红肿,紧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凄婉之色,让人一看就不由得生起一种想要怜惜她的感觉,觉得她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也不该受这些劫难。
  这女子着实有些眼熟,风亦飞脑海中如电光一闪,想了起来,确是见过,不过那时她是坐在轿子中,被那彩贝串成的帘子阻隔。
  就是叶红护卫着的那位冰姑娘,可她中午的时候不是让叶红送回家了吗?
  让风亦飞惊讶的还不止于此,在这队狱卒队伍里,混杂着三个“奸细”,只是他们都穿上了狱卒的衣服帽子,但显露的名号还是出卖了他们。
  “大刀”王虚空,47级。
  “阔斧”丁三通,47级。
  还有一名就是玩家了,投湖自尽的鱼,40级。
  风亦飞当然不好停在原地,带着棠梨煎雪糕就迎了上前。
  “谈捕头,容捕头。”
  那些狱卒见着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纷纷停步见礼。
  他们都是低着脑袋,但风亦飞敏锐的发现了一点,问好行礼的时候,王虚空与丁三通身子都微微颤抖了下。
  这反应倒是奇异,混在队伍里,这两人抖什么抖?
  估计这队狱卒都不够他们杀的。
  “你们这是押解人犯去哪?”风亦飞沉声问道。
  “两位上头来的大人要提审人犯,所以将其送过去。”带头的狱卒恭敬的说道。
  “哦,既然是那两位大人的号令,那就快去吧。”风亦飞挥了挥手。
  狱卒应喏了声,一行人立即依言押着冰三家前行。
  “那冰三家我见过......”
  棠梨煎雪糕的声音于同时在队伍频道响起,“那冰三家看起来......”
  两人同时停住。
  “我先说,我先说。”风亦飞赶紧道,“冰三家我中午才见过,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剑侠叶红的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被抓了进来,王虚空他们从那边来,说明他们在那个方向肯定没找到龚侠怀,我想我们是不是跟去看看冰三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