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六十五章 首杀

  骤然间,叶敬德面色剧变,一把掀起了桌子,满桌菜肴带桌子向着风亦飞砸了过去。
  风亦飞早有准备,一个后撤步,气劲漩涡在虚空中浮现而出,飞速的旋转卷动,密集如雨的气劲从气劲漩涡中向着四面八方激射。
  无名指法第二式。
  蓬!
  八仙桌登时破碎,木屑夹杂着瓷片菜汁横飞四溅。
  叶敬德暴吼着,身影在后出现,双掌当胸推出。
  于同时间,一道长虹般的光束一闪,不偏不倚的轰在叶敬德的胸口。
  叶敬德登时倒跌了出去,摔在地上。
  虽未被双掌击中,但强横的掌劲仍是将风亦飞震得踉跄后退,后背撞到了墙上才停歇下来,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满嘴的铁锈味。
  这还是在叶敬德中了剧毒的情况下,要是他全盛之时,绝对没那么容易将他击退。
  风亦飞赶紧一指无名指法第四式点在身上,绿光氤氲而起,气血值迅速回升。
  这门指法还是相当好用,唯一的缺点就是原谅色,特别是这第四式尤其明显,全身都绕着绿。
  兔起鹘落之间,战斗就已结束,闪到一边的棠梨煎雪糕都来不及插手。
  正想上前给叶敬德补刀,就听见门口脚步声急促的响起。
  门外两名白龙寨精锐许是听见了响动,恰在此时冲了过来。
  瞟了眼叶敬德,他似是已爬不起来,只是勉力撑起了上半身,脸色乌青得怕人,不停的咯血。
  那血液不是鲜红的,而是乌黑如墨汁般的颜色。
  棠梨煎雪糕心中一定,拎起九环刀带起一片雪亮的刀光杀向两名白龙寨精锐。
  “我.....我待你以诚,你这......你这小贼......为何要害我?”
  叶敬德气喘如牛,像扯破了的风箱一样,一句话都说得断断续续。
  啧!我虽然要死了,但我还能说五分钟系列?
  风亦飞还是不敢贸然上前,被他的掌劲余波轰了下,都去了一半的气血值,要是他还能临死反扑,那就亏大了,风亦飞还不想给他垫背。
  “可......可是天王......下令?为......何?我......我忠心耿耿.......呃......”
  话还没说完,叶敬德又是一口黑血吐出,胸襟全被染得一片墨黑。
  本来风亦飞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一听这话,索性就把锅全推到了那什么朱大天王身上。
  “天王行事,何需向你解释。”
  谁让那老家伙教个内功都是个坑。
  “我......一生英雄,竟......竟......竟会死在你......你这兔儿爷的手上,我不甘.......”
  啥?兔儿爷?
  风亦飞错愕当场。
  兔儿爷这词风亦飞是听得懂的,现代换了个词,叫受,一如其名,承受的那个角色。
  问题是自己怎么也和这个词扯不上边啊!
  难道那个鸟朱大天王有断袖之癖,爱好是俊男?
  怪不得他会放过我了!我这么英俊!
  想想风亦飞就觉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虽然明白在游戏里自己肯定不会受到侵犯什么的,但还是禁不住感到菊花一紧。
  啊呸!那个老玻璃!
  叶敬德话说了半截,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死得透了。
  这个他想诈死是不可能的。
  系统公告:侠士风亦飞,棠梨煎雪糕击杀白龙寨寨主分水狻猊叶敬德,还一方安宁,侠名远播。
  这是首杀的好处?还来个广而告之?
  那当时师傅和铁臂人熊死的时候怎么没给公告,也算到我头上的啊,刺杀苏庆宽的时候也没有,难道是因为他们名气不够大?
  系统提示紧接着弹出,经验值+36700。
  越了十级以上杀了BOSS,经验相当的丰厚,让风亦飞的经验槽暴涨了一大截,瞬即到了39级过半有余。
  棠梨煎雪糕刚好解决了两个白龙寨精锐,叶敬德的遗言她也听得清清楚楚。
  拍了拍风亦飞的肩膀,“原来你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啊?不要难过,勇敢的活下去,我不会歧视你的。”
  “我才没有!”风亦飞郁闷的反驳了回去。
  “呵呵,你说不是就不是咯,我相信你的。”棠梨煎雪糕嘻嘻一笑,“快去摸尸吧,小红手。”
  手字好像音不太对......
  不管了!
  风亦飞郁郁的跑到了叶敬德的尸身边。
  爆了两件紫装,200两银子。
  兽头熊皮靴
  品质珍奇
  防御282
  体质+30
  力量+54
  灵敏+26
  移动速度+3%
  需要等级:50
  斩燕头冠
  品质珍奇
  防御266
  体质+33
  力道+24
  灵敏+35
  根骨+10
  需要等级:50
  兽头熊皮靴的属性看起来更实用些,但不是风亦飞和棠梨煎雪糕喜欢的类型,加力量比较多,不过移动速度加3%这属性看起来蛮好的。
  斩燕头冠的价值就不好说了,是稀罕的加根骨的装备,如果碰上对根骨有需求的武功,这头冠就很有用,但作为常用装备的话,比同级紫装它又少一项属性。
  “暂时都用不上的,一人一件,你先选吧?”风亦飞道。
  离50级还早呢,自己还没到40级,棠梨煎雪糕也才42级,不过她应该快升了。
  单独和她一起就不用ROLL点分配了,都老搭档了,以前都是谁有需要就给谁的。
  “我拿头冠。”棠梨煎雪糕没有犹豫,直接要了斩燕头冠。
  风亦飞把兽头熊皮靴收到了包裹里。
  刚分赃完毕,风亦飞就收到了两个传音入密接入。
  带着你老婆:“师兄厉害!等我出了少林记得带我。”
  云中歌:“风兄弟很强悍啊,和雪糕两个人就拿下了白龙寨寨主的首杀。”
  风亦飞都是同样一句回过去,“我在逃跑,有空再聊。”
  顺势就关掉了密语频道。
  一看棠梨煎雪糕,她也是定在了原地,估计也是一样的情况,密她的人应该更多。
  以前玩游戏的时候是自己朋友比较多,在这游戏里倒是反过来了。
  “雪糕,走了。”
  “嗯。”棠梨煎雪糕点头,跟了上来
  走到聚义厅门边,风亦飞一下子愣在原地。
  远处一片密密麻麻的红色,所有的白龙寨水匪,水贼全都恢复成了红名。
  “应该是叶敬德死了,导致令牌失效了。”棠梨煎雪糕将手上的令牌递向风亦飞,“你的令牌收好。”
  “现在这情况怎么逃得出去?”
  聚义厅下去些左右两侧都是整排的木屋,大批白龙寨水匪在屋前操练。
  十几二十个还能应付得过来,那里一引就肯定是全数一起了,只有被乱刀砍死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