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四十三章 很有问题的师弟

  跟带着你老婆约好了会合地点,风亦飞在驿站搭乘上了马车。
  趁风亦飞乘车的时间,带着你老婆将任务诉说了一遍。
  他这任务要是刺杀一名叫许丽娘的女子,缘由嘛,就是这女人跟个叫苏庆宽的有妇之夫勾搭上了。
  委托人就是苏夫人了。
  苏夫人嫉妒心强,容不得丈夫纳妾,苏庆宽也是个狠角色,直接把许丽娘带了回去,气得苏夫人和他打了一架,跑回了娘家,想想不对味,就决定要买凶杀人了。
  这个任务就是一个小三引发的爱恨情仇,难就难在这苏庆宽是个武林中人,身手还不弱,带着你老婆就是被他以内家掌力生生给震死的。
  带着你老婆的功法能让他获得很高的减伤,内功伤害打在他身上也是一样,但这苏庆宽偏偏就能拍死他。
  风亦飞想到了一种可能,苏庆宽的掌法很可能是一种可以透过表层直接攻击内部的武学,带着你老婆的铜甲功修炼的是身躯,又不是内腑,才会被他弄死。
  对付这种内家高手,硬拼肯定是不划算的,能做T的带着你老婆扛不住,下毒就是最好的法子了,风亦飞刚做出了效力犹在软骨散之上的尘酥散和飘云粉,正好可以试验一下。
  会合后,风亦飞与带着你老婆套上了夜行衣,改换成了地理星与地壮星的马甲。
  现实时间十点多,游戏里也是晚间,亥时刚过。
  在夜晚,穿夜行衣方便行动得多。
  这夜行衣也是一件类似时装的装束,不加任何属性,只能遮盖面目,隐藏下信息,通过任务可以获得,但有个缺点,就是蒙面巾很容易被抓下来。
  游戏里还有许多这种类型的装束,需要玩家去一一发掘,和商城的时装最大的区别就是没那么好看,但不用氪金。
  夜幕深沉,静谧得让人心底发寒。
  飞奔在月下,只有惨白的月光一路跟随。
  这次任务本来带着你老婆是要跟风亦飞分享的,可被风亦飞拒绝了,他救过自己一次,承他的情,就不分润他的奖励了。
  200两银子的酬金,算是个难得的任务,可惜还是要被组织抽两成。
  冷月高悬,星光寥寥。
  夜色下的山庄依稀还有灯光,远远的有几点如萤火的光点,时不时的会移动下。
  带着你老婆轻车熟路的带着风亦飞小心翼翼的接近了围住整个庄园的院墙。
  到了院墙边,带着你老婆轻轻跃起,趴住了院墙,一个引体向上,探头望了望,又缩了回来。
  “怎么样?”风亦飞在队伍频道问道。
  “奇怪,多了家丁在巡视,我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的。”
  “废话,你都闯过一次了,不加强防范才奇怪好吧。”
  风亦飞也跃起抓住院墙,看了下。
  有个穿着家丁服饰的NPC提着灯笼在走动,级别不高,只有21级。
  “我吸引他的注意力,你动手干掉他,小心,不要让他发出声息。”
  用飘云粉当然也可以的,只是飘云粉配制不易,没必要浪费在这些小喽啰身上,那和杀鸡用牛刀也没区别了。
  “好。”带着你老婆应了声。
  待走得近了些,风亦飞从暗器囊里摸出枚飞蝗石,朝着家丁侧方不远处掷出。
  “嗒”的一声轻响。
  那名家丁应声回头望去。
  带着你老婆双臂一用力,越过院墙,飞扑而下。
  一落地,就已将那家丁箍住,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一手扼住了他的脖颈。
  “爱慕搜骚瑞!”
  喀!
  不知道他喊的是啥米,但风亦飞发现这师弟有个问题,他喜欢在动手的时候大叫。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在队伍频道里叫,也不会惊动外人,就是听着有些闹心。
  潜伏刺杀嘛!气氛!气氛!气氛没了!
  作为一个专业培训出来的杀手,说好的要像毒蛇一样冷酷呢?能不能不要这么业余?
  经验少得可怜,只有30点,以两人的级别,看这NPC都是灰名,经验削减得很厉害。
  带着你老婆的等级较风亦飞还要高些,37级。
  将家丁的尸身拖到了墙角下阴暗处,带着你老婆轻手轻脚的贴着院墙摸向另一边。
  风亦飞紧跟了上去,带着你老婆来过一次,跟着他走,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跟着跟着风亦飞就觉得有问题了,带着你老婆把一路见到的巡夜家丁全都放倒了。
  还要在队伍频道里大吼大叫,诸如:“爱的抱抱!”“吃我锁喉杀!”“食我压路机啦!”“杀手催吐拳!”.......
  他在不出手的时候还算正常的,出手的时候就不太正常了!
  庄子并不算大,都快绕了一圈。
  确认再没有遗漏,带着你老婆转头朝紧随身后的风亦飞竖了个大拇指。
  “一次完美的潜入!”
  “......”
  风亦飞已经无力吐槽了,“目标在哪?”
  “我上次来的时候,那许丽娘在苏庆宽的房间里弹琴喝酒,今天应该也在,你看还亮着灯。”
  带着你老婆指了指远处一栋雕梁画柱的楼阁,二楼那里的确还亮着灯火。
  “你来刺杀的时候是怎么搞的?”风亦飞问道。
  “我直接就冲进去了啊,那个小三又不会武功,我想顶着苏庆宽的攻击把她给秒了就完事了。”
  风亦飞扶额,就知道会是这样!
  “然后你就被苏庆宽拍死了?”
  “对啊,呵呵呵。”带着你老婆干笑着挠头。
  组织怎么会出你这奇葩!
  要风亦飞来执行这任务,那真是轻松愉快得很,一支吹箭,无声无息就让目标了账,等苏庆宽反应过来,早就逃之夭夭了。
  “呵你个头啦,走!”风亦飞施展蜻蜓点水飞掠而出。
  庄子里已经没有下人警戒,只要不发出声息,惊动楼阁上的人就好。
  到得楼阁下,脚尖一点,一式鸿飞冥冥,轻巧的飞上了楼阁外的飞檐。
  回头一看,带着你老婆掂着脚尖,鬼鬼祟祟的飞奔了过来。
  风亦飞赶紧提醒了一句,“上来的时候不要发出动静。”
  “放心啦,师兄,你要相信我的专业素养。”
  风亦飞:“......”
  你丫还有脸提专业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