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被挖墙角了

  想去泡九劫神尼的这位无情豹子头,实在是位勇士,风亦飞已能猜想到他的下场。
  多少经验都不够死的。
  会不会虐出情感,来个打是亲骂是爱,那个真说不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条件。
  风亦飞也只能默默的给无情豹子头的帖子点个赞。
  兄弟,祝福你!活着不好吗?
  评论是一面倒的支持,大概也是一众玩家看热闹不嫌事大。
  关闭了论坛,继续策马飞驰。
  过得许久,又听棠梨煎雪糕叫了起来,“风亦飞,你被人挖墙角了,你快看论坛。”
  风亦飞满脸黑线。
  神特么的被挖墙角!我女朋友都还没有!
  想挖我墙角,拿金锄头也没用啊,都没土给人松。
  “我哪来的墙角?”
  “你看论坛嘛。”棠梨煎雪糕道。
  风亦飞再度打开了论坛,就见刚才火热的两个帖子下面又有一个帖子挂上了火的标记。
  标题是:长江水道十二连环坞朱大天王座下第一帮会纵酒狂歌火热招人中
  帖子里的文字内容和标题一样。
  但还有附个视频。
  点开视频一看,那熟悉的场景就让风亦飞震惊异常。
  那是在十二连环坞总舵那个宽敞至极,如广场一般的大殿。
  铁索横江朱顺水大马金刀的坐在他的那张奇长的桌子后,沉声说道,“从今日起,仗剑高歌你就是我朱顺水的义子,长江水道十二连环坞的少主之一,好好效力!”
  风亦飞脸一黑,不但场景一样,连说的话都差不多。
  一名叫仗剑高歌的蓝衣玩家单膝跪地抱拳,“谢谢义父!”
  画面一转,变成了仗剑高歌的半身特写,他相貌还算得上俊朗,就是眼睛生得太细,像是睁不开的样子,导致看起来有些阴鸷。
  眯眯眼看起来都阴险。
  和十万个冷笑话里的河神那种眼睛看着像一条线,只会让人觉得呆萌的又不同,河神那是没开缝的,他是开了缝的。
  仗剑高歌展示了下武功列表,那里有两项A阶武学,分外引人注目,一项是黑水真功,一项是黄河浩瀚掌。
  “欢迎广大玩家加入我们纵酒狂歌,只要帮会贡献达标,我可以为你们引荐,在十二连环坞的绝顶高手门下学习高阶武功......”
  风亦飞顿时觉得蛋疼无比。
  朱顺水那老忽悠,前阵子才跟我说,好好完成任务就能成为他朱大天王的嫡传弟子,十二连环坞的少主,现在就蹦出了干儿子,还搞出什么少主之一。
  这鸟十二连环坞到底要设多少个少主?你家少主是搞批发的吗?
  而且待遇也差太多了!
  我才得了B阶的逆.少武玄功,那死仗剑高歌就给了两项A阶武功。
  要不是顾虑到温老他们还在朱顺水那老忽悠手下,还挂着重振满天星亮晶晶的任务,风亦飞都不想再鸟他了。
  相较之下,柳随风为人比朱顺水好多了,一点都不藏私,直接散功重修也肯定能学到门好内功。
  回帖里都是些拍马屁的,什么帮主威武之类,这帖子能顶上热帖,多半是纵酒狂歌的帮众卖力发帖的关系。
  实在是看得眼冤。
  风亦飞郁郁的吐了口气,心念一动,关了论坛。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棠梨煎雪糕转头问道。
  “能怎么办,见步行步咯。”
  “不如你直接叛变算了,反正你现在也拜了柳随风做师傅。”棠梨煎雪糕提议道。
  “不行,我以前的师门长辈在十二连环坞做了人质,做人不能那么不讲道义,总要救他们。”风亦飞颓然道。
  反正雪糕也不知道那些师门长辈是谁,不提到他们曾是杀手组织的成员,一点问题都没有。
  棠梨煎雪糕能理解风亦飞的感受,虽然是出师了,但如果艳芳大师被人挟持的话,她也肯定会想尽办法去营救,要是被迫为仇人效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之前听你说,柳随风对你也不错,朱大天王要是逼你去暗算他呢?”
  风亦飞头疼的抓了抓脑袋,“到时再说吧,我怎么可能暗算得了柳随风,武功也差太多了。”
  棠梨煎雪糕一想也觉得有道理,风亦飞的毒术都是柳随风教的,下毒肯定不可能,就搞不懂朱大天王要风亦飞去卧底为的是什么。
  她想不明白,风亦飞更想不明白。
  这卧底做得不明不白的,也不知道朱顺水究竟有什么图谋。
  一路跋涉终是回到了权力帮总坛,虽是带了棠梨煎雪糕这外人回来,但有柳随风给的令牌,守门的权力帮弟子也不敢阻拦。
  风亦飞直接带着棠梨煎雪糕去了小楼拜见师傅。
  柳随风还是呆在床榻上,半躺半坐着,高似兰随侍在旁。
  他应是伤势还未痊愈,脸色稍显苍白,但比离开时所见,他的气色已是好了很多,不再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师傅好,高姐姐好。”风亦飞笑嘻嘻的作揖。
  “棠梨煎雪糕见过两位前辈。”棠梨煎雪糕跟着行礼。
  高似兰回以一笑,柳随风却是打量了棠梨煎雪糕几眼,才凝望向风亦飞。
  “她是你的女人?”
  风亦飞赶紧摇手,“不,不,她是我好朋友。”
  柳随风神色一冷,“那你带她过来作甚?”
  风亦飞顿觉不妙,师傅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说变就变。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柳随风变脸,高似兰的神情也冷了下来。
  看这情况,别说帮雪糕问拜师的事了,说不定雪糕等会就要被撵出去。
  “回禀前辈,我们只是互有好感,还没确定关系。”棠梨煎雪糕镇定自若的回答道。
  风亦飞悚然一惊,飞速发密语过去,“哇!你怎么能这么说?”
  “先骗过去再说!你看他那样子,我要说只是想来拜师学艺,高似兰绝对会把我丢出去。”棠梨煎雪糕快速的回道,“说假的而已,你又没损失,赶快配合我一下!”
  风亦飞连忙发挥演技,嘿嘿傻笑着挠头,“这不是还没确定嘛,所以就不好跟师傅你说咯。”
  这下可牺牲大了!
  以后在师傅前面还得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