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九十九章 无奈的萳笙

  风亦飞一站定,立即向柳随风落下的地方掠去。
  好不容易拜的师傅,风亦飞也不想看到他出意外。
  柳随风横飞而出,撞倒了许多人,自然也有许多人想要捡便宜。
  一个受伤的大BOSS,哪个玩家不想趁机摸上一把。
  一圈人影被震飞了出去,高似兰适时赶至,腿影如风,那颀长秀美的大长腿成了致命的武器,冲过去的玩家挨着便死。
  风亦飞松了口气,师傅还能出手,应该是没事。
  突兀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风亦飞猛地回头,只见沙千灯扑倒在唐大的身上。
  他的背后背上有七支弧形的奇异暗器镶嵌了进去,可流出的血液却是黑紫色。
  唐大终是拿出了他的七子神镖,将沙千灯击杀。
  可他自身也失去了性命,眼睛瞪得老大,寂如死灰。
  一洞神魔左常生,铁骑神魔阎鬼鬼,三绝剑魔孔扬秦,长刀神魔孙人屠齐皆围了过来。
  风亦飞才发现没见萧西楼和萧夫人的踪影,想来他们应是见势不妙,趁柳随风出事,众人分神的时候逃了。
  柳随风已让高似兰扶了起身,他的状况着实不太好,脸色白得怕人,口中还在不断的咯血。
  “我送总管回去疗伤,你们处理好萧家的事情。”高似兰急声道。
  四人齐齐应喏。
  “风亦飞你也跟过来。”高似兰甩下句话,背起柳随风,飞纵而出。
  风亦飞一怔,不会是要过去听遗言吧?
  虽然我拜师像上坟,但真没咒过师傅死啊!才拜师几天啊!
  “公子我护送你出去。”长刀神魔孙人屠讨好的说道。
  风亦飞点头,要不要他护送,其实都无所谓了,浣花剑派一方大势已去,几位高手死的死,逃的逃,玩家人数又不够十方无敌帮会的多,已经开始溃散。
  孔扬秦,左常生,阎鬼鬼率众杀进了庄园中,喊杀声和惨叫声混杂成了一片,显是他们在到处大肆搜杀。
  长刀神魔孙人屠在前开路,风亦飞轻松的跟着,向着权力帮营地掠去。
  心思千回百转。
  这次的意外状况着实让风亦飞想不通,本来以为柳随风亲征,是飞龙骑脸,怎么都不会输,没想到朱侠武会突然跟变了个人一样,临场爆发,居然差点把柳随风干掉了。
  难道这个朱侠武是假的?只是有人冒充了他的身份,不然他作为六扇门神捕,干嘛要故意隐藏实力。
  风亦飞着实想不通,只觉满头雾水。
  旧仇未去,又添新仇!
  朱侠武你这老鬼,这仇我记下了,以后绝对要报仇雪恨!
  到得双桅大船下,风亦飞正想上船,突觉衣袖一紧。
  转头一看,袖子被长刀神魔孙人屠扯住。
  “公子请留步。”
  “什么事?”风亦飞愕然的问道。
  “方才我等心念柳总管安危,不慎让萧西楼夫妇逃了,还请公子在柳总管面前美言几句。”长刀神魔孙人屠恭声说道,从怀中摸出两个小封包递到了风亦飞手中。
  风亦飞一愣,一下都没反应过来。
  这算是贿赂?NPC还能这样玩的?
  见风亦飞没有发话拒绝,长刀神魔孙人屠堆起了一脸谄媚的笑容,他本是相貌狰狞,这一笑就更难看了。
  “一点小意思,拜托公子!小人就先告退了。”
  说完,长刀神魔孙人屠就转身飞掠而去。
  我接了就算我答应了?
  风亦飞错愕的看了看手中的封包,“权力帮中级补给包”赫然入目。
  打开一看,每个封包里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一张100两银子的银票,30000经验值,200点权力帮声望,一瓶解止生丹。
  解止生丹的功效是恢复气血值400,恢复内力值350,能解一般的毒药。
  算是一个很好的药品。
  贿赂就给这么点东西?我怎么感觉像被侮辱了一样?这样子的侮辱,起码得来个十次吧?
  算了,意外收获,有总比没有好。
  风亦飞把东西收到了包裹里,跑了上船。
  到柳随风的舱房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高似兰的声音响起。
  风亦飞推门而入。
  柳随风躺在了床榻上,高似兰一脸焦虑的坐在床沿。
  风亦飞走上前看了看。
  柳随风双目紧闭,不知是昏迷还是睡了过去。
  嘴边的血迹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但他仍是面色惨白,气息也很微弱,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师傅他没事吧?”
  “内腑伤得很重,还好总管及时护住了心脉,我已让他服了药,还得回去总坛让莫非冤医治。”
  高似兰答道,“去下令开船返回,有我看护着你就不需过来惊扰了。”
  风亦飞点头,跑去找了船上的管事,启程返回权力帮。
  现实时间已是凌晨两点过了,风亦飞看了看好友列表,棠梨煎雪糕已经下了。
  风亦飞考虑了下,索性也退出了游戏,明天上游戏要是掉到了水里,就一路跑回去总坛算了,顺便开下驿站,也可以兼顾练下轻功。
  ......
  在离浣花剑派颇远的一座小山峰上,清酒赋的帮主萳笙手搭凉棚遥望着萧家庄园的情况。
  庄园里已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直冲云霄,风助火势,不用多久时间,整个萧家就会付之一炬。
  在萳笙身旁的只有影夜和哭泣的净土两人,他们也在望着。
  “这叫什么事咯?萧家怎么会被烧了?”萳笙无奈的叹气,“跟原著完全说的不一样嘛,枉费我花了两天时间,把神州奇侠啃了一遍。”
  “好看吗?”影夜问道。
  萳笙挑了挑眉,“非常的好看,特别是最后的情节,相当的治愈,相当的温情,整本书没一点郁闷情节,妥妥的就是一本龙傲天的发家史。”
  影夜与哭泣的净土同时望向萳笙。
  萳笙一脸认真的点头,“你们知道我一般不说假话的。”
  “你说这把火烧完了,还能找到天下英雄令和忘情天书吗?”哭泣的净土问道。
  萳笙摊手,“我怎么知道,剧情全乱了,本来不该死的康劫生父子让风亦飞给干掉了,应该死在他们手下的唐大和张临意反而是死在后面,我猜张临意和老夫人肯定是朱侠武下的手,天下英雄令说不准已经落到他手里,这也就算了,神特么柳随风还莫名其妙的跑过来凑热闹,这剧情完全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