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四十四章 意外的状况

  带着你老婆轻功一般,但他还真有他的办法。
  一跃跳起,双手攀住屋檐的边缘,一个双立臂挂腿,狗爬式一样爬了上来。
  动作缓慢也很难看,但的确是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两人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凑向有灯光的窗户外。
  雕花缕空的窗棂关着,内里就蒙着一层薄纸,这种窗棂纸韧性高,薄而透光,上面刷了桐油,可以经得起风吹雨打。
  犹如一张薄膜,但舔是舔不烂的,可以捅破。
  有些评书小说里总说贼人拿舌头一舔就舔了个洞,那绝对是误导。
  一近前,就已听到了交谈的细微声音传出。
  那窗棂纸的隔音效果是有,但也就是一般。
  冒头去看是不行的,会把影子映在窗棂上。
  风亦飞手一翻,摸出了一支蚀血刺。
  蚀血刺一头尖利,内里中空,用来做迷烟管也是可以的。
  尘酥散不像软骨散的颜色那么明显,软骨散是赤色的,而尘酥散是白色的粉末,轻轻的吹进去就如飞扬的微尘,在昏黄的灯光下不会引人注意。
  “哎,师兄,好像有点不对,里面说话的那个女的好像不是许丽娘。”
  带着你老婆耳朵帖在墙上,轻拍了拍风亦飞。
  “啊?”风亦飞一怔,“你听出来了?”
  “嗯,听着像那苏夫人的声音。”
  风亦飞也贴到了墙边,仔细去听里面的话语声。
  一把有些粗厚的男声,“你就别气了,我已经依你所言,将那女人撵了出去,你且消消气吧?你看这碗莲子羹放了那么久都冷了。”
  “哼!你不就是怕我带着父亲兄弟上门责难于你,才作出这等姿态。”一个女声说道。
  “嘿,夫人还顾念着我的面子,都没跟泰山大人与舅兄说起这档事,我苏某人岂是不通情理之辈。”
  在房外偷听的风亦飞与带着你老婆面面相窥,相顾愕然。
  “听这情况,他们这是要和好啦,昨整?”带着你老婆问道。
  “你要刺杀的又不是他们,有什么关系。”
  “那许丽娘不知道去哪了啊。”
  “白天找那苏夫人问问,她十有八九也会想斩草除根的,你之前应该有跟她见过吧?”
  跑到地头了,出这样的意外状况风亦飞也是头疼。
  “那就有些麻烦了,又浪费了些时间。”带着你老婆郁郁的叹了口气,“那师兄我们撤?”
  风亦飞摆了摆手,“再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苏庆宽先前都敢为了那小三,和夫人打上一架,又经历了你打上门刺杀的事情,会这么容易就和他夫人和好了?怎么想都会怀疑始作俑者是他老婆吧?不对头。”
  假如他们夫妻两人真的是和好了,当这事过去了歇息,或者苏庆宽说服不了他夫人,打算睡服她,那今晚就作罢。
  “师兄你说得有道理。”带着你老婆点头。
  苏庆宽还在劝慰,“你看你一回来,我就命下人备好了你最爱的燕窝银耳莲子羹,你趁还没凉快喝了吧。”
  “我不喝。”
  苏夫人似乎还在气头上。
  “为夫也是一时糊涂,来!我喂你。”
  “你且发个誓,以后都不得再犯!我便原谅于你!”
  “行行,你听好了,皇天在上,我苏庆宽今日立誓,从今往后,若再在外面沾花惹草,教我不得全尸而死!”
  苏庆宽真的发了个毒誓,但风亦飞就是觉得这誓言听着很不对味,其中有待商榷的地方实在太多。
  苏夫人一声惊叫,“呀!夫君你怎地可以发这等毒誓!”
  “我对夫人的心意天地可鉴,绝不会再生二心。”
  “嗯,我信你还不成么。”苏夫人的声线柔和了许多。
  “来,快吃了这碗莲子羹,时候不早,我们也该歇息了。”
  风亦飞已听出不对,苏庆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那碗莲子羹,其中必有古怪。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听到了瓷碗摔碎的声音。
  “苏庆宽......你!.......你好狠的心那!”
  苏夫人语声颤抖的骂道。
  “你这贱女人!入我家门数载一无所出,偏又善妒,不准我纳妾,你可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今日是你咎由自取!”
  风亦飞已是听不下去了,拿起装填好的蚀血刺,抬手朝着窗棂角落轻轻一捅。
  蚀血刺尖锐锋利,捅穿那窗棂纸没发出一点声息。
  “你害了我......日后我父兄定会......定会为我报仇!”
  “哼,这毒可是我花了重金求来,等你父亲兄弟知道消息,也只道你是重病而死,哪能看得出端倪。”
  从声音就能听出苏庆宽非常的得意。
  “师兄,搞他!”带着你老婆也很是不爽。
  风亦飞深吸了口气,才将嘴巴凑到了蚀血刺尾端。
  用迷烟管有一点,吹的时候千万不能吸气,会衰!
  特别是会抽烟的,拿着个管放嘴里就下意识的吸一下,那就呵呵呵呵,衰到贴地了......
  吹的时候也不能急,得徐徐的吹进去,猛的一吹,就是一蓬烟雾散出去了,是人都会看出不对头啦。
  “吱呀”一声,房门推开的声音传来。
  “苏郎,可是得手了?”一把柔媚的女声响起。
  “待这贱人一死,应付了我那岳丈舅兄,我们就可双宿双栖。”
  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用想,这女声肯定是许丽娘,她居然还暗藏在庄子里,这倒省了不少麻烦。
  苏夫人已经没了声息,不然看到许丽娘出来,怕是得破口大骂。
  “师兄,可以动手了没?”带着你老婆已是急不可待。
  风亦飞含着管子在吹哪有空回答。
  房内“啊!”的一声呼喊,伴着重物坠地的声音传出。
  带着你老婆登时明白,肯定是毒药生效,当即长身而起,一声暴喝。
  “FBIopenthedoor!”
  伴着吼声,一脚踹烂了窗棂跳了进去。
  风亦飞:“.......”
  FBI你妹啊!你还专门切换了频道就为嚎这一声啊?
  算了!反正也没差,都是要杀进去的。
  “小贼!又是你!”
  风亦飞一站起身,就看见带着你老婆横飞而出,砸在床上,把那雕花木床砸了个稀碎。
  苏庆宽中了尘酥散,居然还有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