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袭

  洗好碗筷,把果篮的水果放进了冰箱,篮子丢到了房间,风亦飞才上了游戏。
  游戏内已是夜晚。
  “你怎么才上?”棠梨煎雪糕的传音入密瞬即接了进来。
  “有点事耽搁了会。”风亦飞也是无奈,总不能实话实说。
  雪糕的母亲既然说了保密,风亦飞也没想在雪糕面前多嘴,免得横生枝节。
  毕竟自己是外人,不好牵扯到雪糕的家事里面。
  “在仓库等我会,我马上过来。”
  等了几分钟,棠梨煎雪糕就来了会合,一同到了傅三两的屋子那。
  风亦飞扫视了圈,屋里不止早上聚会时见过的诸人,还多了四人,下午才见过的诡丽八尺门八当家赵伤,还有“跨海飞天”刑中散,“神通”莫虚洲,“单眼神枪”霍梦姑,他们三个都在四十五级以上。
  闪钢斩三个也到了,和投湖自尽的鱼坐在角落里。
  宋嫂一抱拳,“风大侠,多亏了你揭穿销魂头陀与融骨先生两个奸人,不然我等此次行事,必有祸端,另外还得谢过你找到了龙头的囚禁之所。”
  风亦飞拱手还了一礼,“谢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现在还是要早点救出龚侠怀,大伙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我们已商议过了,宜早不宜迟,今夜子时,便一同杀入沈清濂官邸。”宋嫂道。
  风亦飞点头,都不用游说,就定好了时间,那是再好不过。
  “叮”一声系统提示,任务更改,请查看。
  【救龙行动】的奖励没变,只是改了时间,从劫囚变成了夜袭沈清濂官邸。
  上线得迟,离子时已没多少时间。
  宋嫂取了堆红布条来,分发了下去,让众人绑在手臂上,以作标记。
  子时一至,所有人就蒙上黑巾,疾掠了出去,直奔沈清濂府邸。
  早已探明白龚侠怀囚禁在哪,风亦飞一马当先,带领一众江湖豪客绕到了左侧院落墙外,才掠了入内。
  府中守卫显是没想到会有人半夜来袭击,全无防备。
  风亦飞凌空一指,裹挟着微微电芒的蓝白光束闪电般激射而出,瞬即轰爆了个守卫的脑袋。
  身形一折,就挡在了铁笼的前面,手指飞速的弹出。
  虚空中出现了淡绿色细细的气劲,随着连环弹指引动气劲飞旋,团团转转的不断画圈,蜿蜒交错,如有生命的灵蛇般盘绕不休,一环套一环的缠向其余几名守卫。
  那些守卫哪抵挡得了,登时被气劲牵引,脚步踉跄的拉到了一起。
  “敌袭!”一名守卫大吼出声。
  到了铁笼前,风亦飞就无所谓了,不会让他们见势不妙,先杀害了龚侠怀。
  硕大的气旋浮现,如暴雨般的气劲从急速旋动的气旋中激射而出。
  惨呼声交杂做了一块,几名守卫死得极是凄惨,一身细小的血洞,如同蜂巢一般。
  风亦飞还有闲暇回头望了眼,确是龚侠怀无误,只是他憔悴异常,见有人来救,也只是勉强的睁开了些眼睛,双目无神的望了望,干裂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是说不出话来。
  一排平房里确是还有守卫,数十名守卫闻声蜂拥而出。
  值守的还有两名高等级的高手,49级的“飞星传恨”雷誓舞,48级的“鬼生虫”毛炸。
  要是风亦飞独自前来,肯定是难以解决他们。
  但如今来的还有一众绿林豪杰,立时杀了过去,与守卫混战作一团。
  “风大侠帮我看着,我来开锁,这门道我熟。”
  “无疾而终”蔡小虫凑到了风亦飞身边,急声道。
  “好。”风亦飞一指恢复点在自己身上,又摸出颗茯苓首乌丸纳入口中。
  一卷黑光如黑龙般直袭雷誓舞,那是棠梨煎雪糕。
  夜晚,正是她的哥舒夜带刀最好发挥的时节,无论是速度还是伤害都得到了大幅加强。
  雷誓舞连挡三刀,踉跄后退,可他面对的不止棠梨煎雪糕一个人。
  餐风长老,饮露真人联手夹杀了过去,人影一分一合,雷誓舞就如摊烂泥般倒了下去。
  他们出身绿林,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讲什么江湖道义。
  “靠!NPC还抢BOSS人头!”棠梨煎雪糕不爽的在队伍频道大喊出声。
  宋嫂拎着把像屠刀一样的阔刀,挥洒奋战,刀光与血光掠起一阵一阵,大步杀向“鬼生虫”毛炸。
  “大击大利”苏看羊抄着一柄沉重的长戟,刺出重重戟影,圈了过去。
  毛炸挥动双掌,带起了一片霹雳之声,勉力招架,
  一道矮小的人影突地穿入了他的胯下,抓住了他的鼠蹊,阴狠的一剑自下而上捅了上去。
  一下子,毛炸的双目和舌头,都突了出来,而且变成了诡异的蓝色。
  风亦飞看得分明,那是身材像侏儒一般的阴盛男,他的“短指剑”确是歹毒。
  同时间,苏看羊的长戟刺入了毛炸的胸膛,宋嫂一刀斩飞了他的人头。
  都不用动手了,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守卫完全挡不住一帮子绿林豪杰。
  “大刀”王虚空,“阔斧”丁三通,尤其出彩,不知道多少守卫死在他们手下。
  这趟才真是怎么都不可能输,比预料中要轻松很多。
  飒!
  尖锐的破风之声。
  一道劲箭突如其来,直射向牢笼中的龚侠怀。
  风亦飞反应神速,拇指一挑,幽蓝光束激射而出,将箭矢于半空中击碎。
  这一箭是来自院落另一侧楼阁的上方。
  餐风长老,饮露真人如大鸟般长身而起,直飞了过去。
  有他们两位出手,应该也是没有了问题。
  果不其然,数息功夫,就有具尸身掷了下楼,是个叫严寒的青年男子。
  “咔嗒”一声,蔡小虫欣喜的叫了起来,“开了!”
  守卫已被悉数击杀,众人团团围了过来。
  蔡小虫将龚侠怀背负出了牢笼。
  龚侠怀衣衫破烂,一身是伤,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已是形同废人一般。
  “龙头!”
  看见龚侠怀的惨状,宋嫂不禁泪流满面。
  “此地不宜久留,这边出事,官府肯定要大肆搜捕,我们快出城,城外已给大哥备好了马车。”赵伤急急的吼道。
  三道人影如飞而至,一人朗笑道,“看看我们抓到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