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锅从天降

  一击得手,风亦飞立即飞掠远遁。
  轻功好,的确是可以为所欲为。
  尤其是在深厚内力的加持下,风亦飞的掠行速度已是快过一般的骏马,此刻虽是还比不上火云儿那等的马中吕布,但也不是普通坐骑能追得上的。
  跳进人群里开无双割草?
  别开玩笑了!
  手头就柔剑和无名指法第二式是群攻,霸剑和威力最大的第三式都是单体,就算能秒也才秒得了多少人,杀完还不是得跑路。
  而且杀玩家又没多少收益,还会红名,洗起来也麻烦,干掉挑事的清清柠檬就足够了。
  照着领头的打肯定是没错的。
  风亦飞已盘算好了,再碰上的话,一样是秒了她就跑。
  借着队友定位,风亦飞迅速的找到了棠梨煎雪糕所在。
  她正一脸阴沉的提着狮首九环刀站在一个坑旁。
  俏脸上是沾了些灰土,但看起来不是用脸来刹车的样子,胸前也无异状,没有作为缓冲体,就是半边身子有点脏,衣裳上带着明显的道道划痕,应是情急中扭转了身子着地。
  寻思间,就见棠梨煎雪糕目露凶光的望了过来。
  “你这衰人,竟然把我丢出去!”
  刀光一闪,一刀当头劈下。
  风亦飞赶紧双掌一合,夹住了刀刃。
  嗯?
  还都在队伍里呢,被砍一刀好像也无所谓,队友之间的“误伤”会减低到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她就是气不过,想要发泄下吧。
  “别闹!他们追过来了!”
  “我真的生气了!”棠梨煎雪糕用力拔了下,只觉风亦飞的双掌如同铁铸一般,根本抽不回刀。
  风亦飞灵敏的听觉已能听到远方传来的马蹄声,手一松,放开刀刃,快捷的一个闪身凑前,拎住棠梨煎雪糕的后衣领,飞纵而出。
  这事闹得,雪糕本来都没进战斗的,她要召唤出火云儿直接开溜现在就要轻松很多,现在又要拖过30秒了。
  “你就不能用个好点的姿势吗?”棠梨煎雪糕终是没有再动手,不忿的叫道。
  这个风亦飞能理解,被人当包拎,还是拎后衣领,前面的领口会卡住脖子,确是不太舒服。
  可男女有别,哪有什么好姿势。
  以前一起玩的西幻游戏里,自己倒是经常坐她肩膀上,可那是侏儒族身形小,她那么大件,骑在肩上都不方便提纵了。
  既然她提出了要求,还是满足她一下,换个体位。
  风亦飞猛一提起棠梨煎雪糕,将她拎转了个方向,肩头顶上她的小腹,扛柴一样将她扛了起来,一手紧搂住了她的腿弯,疾速掠行。
  “你......”棠梨煎雪糕欲言又止,没继续说下去。
  这下她该满意了吧,虽然看起来是像土匪抢压寨夫人一般,但身体可以避免更多的接触。
  比公主抱肯定要好,省得两个人都尴尬。
  跑出一段,就听棠梨煎雪糕道,“我脱战了,放我下来!”
  风亦飞连忙将她放下。
  棠梨煎雪糕站定,一声唿哨,招出了火云儿,纵身上马,疾驰而出。
  还好,她没有将火云儿的马速催到最快,风亦飞堪堪能赶上。
  侧头望了下棠梨煎雪糕,立马见到她横了一眼过来。
  看起来似乎还余怒未消的样子。
  生气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看的。
  风亦飞干笑道,“你不觉得这也是个好办法吗?就是我估计错了,力气用大了些。”
  “你还提!”棠梨煎雪糕柳眉倒竖。
  “好嘛,不提了。”风亦飞立即闭嘴。
  已听不到追兵的马蹄声,应是已将他们甩掉了。
  ......
  清清柠檬站在复活点,直气得浑身发抖。
  又被杀了一次,叫她怎么能不气。
  追踪了许久的燎原火被抢了,邀了帮里的人手,仇没报成,还被反杀,此际她是对风亦飞恨之入骨。
  她也明白,风亦飞武功高得吓人,面对众人包围,仍是来去自如,想围杀他极难。
  打开好友列表,发了个密语出去,“清风,我又被人杀了!你要帮我!”
  风亦飞武功虽高,可清清柠檬认为她求的这位倚楼醉清风肯定能帮上忙,因为倚楼醉清风不仅是星月阁的帮主,还是当前等级第一人,已到了50级。
  “我知道了,我会解决。”倚楼醉清风平淡的回道,他正忙着修炼,但帮里人有事,他总要出头。
  清清柠檬顿觉欣喜,随即又有些无奈,她在帮里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一呼百应,可倚楼醉清风就是不假颜色,全然没把她这大美女的姿容放在眼里。
  ......
  风亦飞悠闲的一路杀怪练指法洗红名,棠梨煎雪糕也没闲着,在修炼着“寸地容身法”。
  突地一个陌生的传音入密接了进来。
  “朋友,你这样欺负清清柠檬一个小女孩不太好吧?”
  等级榜风亦飞偶尔还会看下的,知道发密语的这倚楼醉清风是当前等级第一人,自从我王打钱突然匿了后,他就牢牢的霸占了那位置,再没被其他人超越。
  “我哪有欺负她?”
  “她在帮里说你们抢了她的马,还杀了她。”
  倚楼醉清风说话语气还是挺礼貌的,可这明显是听了清清柠檬的一面之词。
  要他是出言不逊,风亦飞才不会管他什么等级第一,直接拉黑。
  当下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下。
  “这件事确是清清柠檬有不对的地方。”倚楼醉清风道。
  这人还是通情达理的。
  风亦飞这念头刚起,就听倚楼醉清风话锋一转,“但你也杀了她两次,不如你给她道个歉,我也算有个交代,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怎么样?”
  “我又没做错,我干嘛要道歉!”风亦飞毫不犹豫的回了过去。
  “那不如这样,你挑个地方,我和你公平一战,你要输了,就给清清柠檬道个歉,我输了,这段恩怨也就算了结了,如何?”倚楼醉清风道。
  “我不要。”
  知人知面不知心,鬼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真去跟他单挑,要他带一帮子人群起而攻之,那找谁说理去。
  而且现在也没那空闲时间。
  “那就是没得谈了。”倚楼醉清风道。
  风亦飞连回都懒得回了,倚楼醉清风也没再发密语过来。
  ......
  萳笙正苦练着拳法,一条突如其来的讯息登时让他觉得莫名其妙。
  星月阁将你的帮会列入敌对。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