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七十一章 萧秋水

  权力帮当今的帮主是李沉舟,他的绰号叫做君临天下,能叫这个绰号还没被人打死就足以证明他很牛了。
  他的结义兄弟共七人,「李大」李沉舟,「陶二」陶百窗,「恭三」恭文羽,「麦四」麦当豪,「柳五」柳随风,「钱六」钱山谷,「商七」商天良,并称为权力七雄。
  原本的天下第一大帮是天下社,帮主是‘横扫天狼’姜任庭,‘威震神州’姜端平兄弟,姜氏兄弟身负绝世秘籍《忘情天书》,武功已是登临巅峰,深不可测。
  权力帮大战天下社后,权力七雄除了李沉舟和柳随风外,其余五人全部战死,姜氏兄弟也伤重身亡。
  经此一役,权力帮才成了天下第一大帮,各大门派世家都不敢轻缨其锋。
  浣花剑派对上权力帮,处境确是相当的不妙。
  风亦飞却是想到了另一点,会出这个大型任务,肯定不会只刷NPC来玩怪物攻城,十有八九还是双向任务。
  “萳笙和胸针呢?”棠梨煎雪糕问道。
  “被叫进去议事了。”烽火照烧鸡迟疑了下,“雪糕啊,等下你可能还会看到你烦的那家伙出现。”
  一听烽火照烧鸡这么说,风亦飞立马猜到了是谁,肯定就是云中歌了。
  棠梨煎雪糕挑了挑眉,“萳笙又约了清泉石上流的一起过来?”
  烽火照烧鸡点头,“毕竟清泉石上流是我们的同盟帮会嘛。”
  “这不对头啊?一般结盟都需要实力对等,好像我们帮和清泉石上流差距还是有点大,他们不会是想吞并我们吧?”风亦飞猜测道。
  “那倒不会,他们的帮主曾几何时下过雪和萳笙是好朋友。”烽火照烧鸡解释道。
  风亦飞这才了然,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
  清泉石上流的帮主这名字也是够长了,名字起得太长的不逗逼就文青,果然没有错!
  正聊着,奏跑了回来。
  “呀,奏奏,你跟你家小柔子幽会完了?”烽火照烧鸡调侃道。
  “呸!什么幽会啊。”奏啐了一口,“他就是跟我说,他想帮我引荐下,你们唐门不是来了位大佬,叫唐大的嘛?”
  “他要唐大指点你?哇!我才是唐门的啊,怎么不见他对我这么好。”烽火照烧鸡郁闷的叫了起来。
  “这里唐门的多了去了,谁让我救过他呢。”奏笑嘻嘻的说道。
  说完,奏一脸狡黠的笑着看向风亦飞,“还有件好玩的事情,唐柔跟我说,风亦飞你面似奸邪,叫我要小心点,说吧,风亦飞,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嘿嘿嘿。”
  风亦飞愕然,这什么跟什么啊?才初次见面就在背后说我坏话?
  “他肯定是嫉妒我比他帅!”
  奏一怔,“噗哧”一下就笑了起来。
  烽火照烧鸡很是认真的道,“风大佬,说句公道话,唐柔真的比你帅。”
  “唐柔太娘娘腔了。”一直没说话的棠梨煎雪糕突地说道。
  烽火照烧鸡悄然给奏传音,“早说雪糕跟风亦飞有路,果然,你看这就帮他说话了。”
  奏深以为然的点头,“嗯。”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风亦飞抬头一望,一群玩家与四名青年人从内殿行出。
  唐柔也在其中,他和一个瘦高个子,名叫左丘超然的,还有一个冷眉冷眼的邓玉函,一同跟在为首的萧秋水身后。
  萧秋水容貌俊朗,49级,这级别已高过在场所有玩家。
  但让风亦飞感到意外的是,他的气质与之前在江上见过的那位把一叶扁舟开成汽艇一样的那个青年人十分的相像,就是那种万千人当中,一眼望过去也会忍不住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的感觉。
  明明一起出来四人,长相都不差,但他就是能吸引人的目光。
  说得通俗点,就是魅力值超高。
  这气度,妥妥的主角模版。
  名字也很顺口,很有意境。
  受人景仰的大侠,譬如楚留香,西门吹雪,独孤求败,令狐冲等等,最让人记得的是哪一点?武功?长相?性格?身材?血型?三围?......
  全错!是名字!萧秋水这名字就非常好,朗朗上口,又有深意,一听就让人觉得很有侠客风范,容易记住。
  嗯......妖僧牛大春是个例外......
  唯一欠缺的就是出身了,出身名门世家不是个加分项,武林世家从来都出不了旷世大侠。
  比较出名的武林世家如山西彭家,五虎断门刀世代相传,哪朝哪代的小说里都有他,但每次出场的第一个镜头不是被故事头号反面人物一掌震死就是被故事头号正面人物一脚踢飞,反正都是绿叶的角色,只起衬托和修饰的作用。
  所谓虎父无犬子纯粹是一句屁话,谁要是还相信,宋远桥和宋青书就会马上跳出来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再往上古走,刘备和刘阿斗?典型的虎父犬子。关羽、关平?一代不如一代。赵云和赵……,赵云的儿子是谁?不知道?那就是无名之辈嘛。
  起点的诸多小说已经概括得很清楚了,孤儿才是最好的出身,无牵无挂,在江湖上窜下跳东奔西走扬名立万,这才有发挥空间嘛。
  胡思乱想了下,风亦飞忽然觉得这次浣花剑派有点会凉凉的味道了。
  凤凰院胸针和萳笙走了过来。
  萳笙是个看起来很像邻家大哥哥的那种类型,光看样貌就让人觉得他会是个暖男,加上性格婆妈,基本可以确认无误了。
  凤凰院胸针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看就是位“修仙”达人。
  “啊,你们又聚众赌博!你们就不能玩点正经的东西吗?”
  萳笙痛心疾首的碎碎念着,真跟个老妈子一样,“看看人家半夏芳华的......”
  影夜直接打断,“少盖了,棋牌游戏那里从666桌开始,全是他们的人。”
  萳笙顿时无语。
  风亦飞失笑,难怪半夏芳华的全是纹丝不动坐那里,先前还觉得半夏芳华的管理怎么那么厉害,能把跳脱的玩家们都约束得那么好,原来就是个表面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