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反派都喜欢我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夜探

  听到风亦飞笃定的认为龚侠怀未死,严笑花像抓住了根救命的稻草,恢复了些神采,目光炯炯的凝视着风亦飞。
  “你怎么知道的?确定吗?”
  “从‘谈何容易’四人的话语里透露的讯息,龚侠怀应该还活着,他们都很怕他会被放出来。”
  风亦飞大致述说起夜探的情况。
  得知龚侠怀是因为‘谈何容易’四人公报私仇,才有了这场牢狱之灾。
  严笑花愤恨的俏脸扭曲,咬牙切齿,“这四个狗贼,只恨他们死得太容易,恨不能将他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估计尸体都刷新掉了,想鞭尸真是比较难。
  风亦飞继续说了下去。
  严笑花越听眼睛瞪得越大,不禁惊呼出声。
  “你居然这么胆大妄为!白大帝与大不慈悲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杀死了?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显然她是属于没什么见识的那种,风亦飞见过的大佬比她多多了,白大帝和大不慈悲跟李沉舟,柳随风,朱大天王比起来,算得了什么,随便来一个都可以吊锤他们。
  就连便宜姐姐赵师容都行。
  那个贱人朱侠武肯定也可以!
  听风亦飞说完,严笑花长出了口气,“想不到冰姑娘还会遭此劫难,还真多亏了你,不然她肯定要被白大帝与大不慈悲凌虐致死。”
  “你也认识冰三家?”风亦飞好奇的问道。
  严笑花道,“冰姑娘冰雪聪明,甚得人缘,且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平州府有名的才女,对她倾倒的书生公子,不知凡几,可她只倾心于叶红,我也是听闻过其名,但未曾见过。”
  才女在这江湖上可没什么意义,今晚她就差点被人先XX后XX了。
  做才女还得像黄老的武侠世界里那样,纪嫣然,尚秀芳,怜秀秀等都被称作大家,名闻天下,备受追捧。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严笑花殷切的问道。
  风亦飞沉吟了下,“后天,不对,明天参加了那个绿林聚会看看再说吧。”
  已是后半夜,子时早过了,确是明天无误。
  严笑花点了点头,“他们若是商议出了什么结果,告知我一声。”
  任务触发,【回报讯息】,奖励经验7000。
  风亦飞早就打定主意了要去参加绿林聚会,也就是顺带的事情,还能多捞一笔经验那是再好不过。
  确认了接受任务,风亦飞又想起一事,“谈说说他们一再提起的那个沈大人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要不是他下令要抓个人出来杀鸡儆猴,也不会搞出那么多事来。
  “沈清濂是这平州府的经略安抚使,当今丞相大人的爱将,后台很硬,‘谈何容易’四人就是他身边的红人,极是得他信任。”严笑花道。
  “经略安抚使是什么官儿?”风亦飞真是搞不懂这官职。
  严笑花一解释,风亦飞才明白,沈清濂就是这平州府的最高行政长官,不过是个文官,但也有管兵的权力,他也是等同于下来镀金的,做出番功劳,就会调回朝中任命。
  难怪会搞事了。
  “他的府邸在哪?”风亦飞追问道。
  “你不会是想对沈清濂下手吧?万万不可!”严笑花道,“我听陆倔武说过,沈清濂府上护卫众多,不要去枉送性命!”
  “你告诉我方位就行了,以我的轻功去探听下情况总是可以的,说不定能得到什么讯息呢。”
  严笑花迟疑了下,还是将沈清濂府邸位置所在报了出来。
  离大牢还挺近的,趁还没天亮,正好去查探一番。
  别过严笑花,风亦飞到仓库存了玉马,天魁拳套与斧法心得,才换上夜行衣,直奔沈清濂的府邸。
  风亦飞可不会在意沈清濂是什么大官,玩家哪有那么多顾忌,大官肯定是惜命的,抓住沈清濂逼问下,肯定能知道龚侠怀关在哪。
  大街上多了几队巡视的捕役,但没造成什么麻烦。
  凭着高绝的轻功与听声辨位,风亦飞悄无声息的在阴影中潜伏穿梭,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大门紧紧的关闭着,风亦飞悄然靠近,攀墙看了眼,确是守卫森严,有兵丁在提着灯笼四下游走,几栋楼阁都不见灯火,但能依稀看到有栋楼阁上有兵丁把守,想来那就是沈清濂的寝室所在。
  楼上都有人守着,就不用说楼阁入口了,肯定也是有守卫的。
  的确是不好下手。
  又探头望了眼,一个地方引起了风亦飞的注意,在府邸深处左侧有一个院落还是灯火通明。
  这不禁勾起了风亦飞的疑心。
  那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通宵达旦的点着灯。
  趁巡夜的兵丁走过,风亦飞轻飘飘的掠起,如阵轻烟般闪了进去。
  这府邸中花木扶疏,奇石森列,找个藏身的地方倒是简单。
  风亦飞对潜踪匿迹是驾轻就熟,这对一名杀手来说是基本功了,况且如今还有了梦月追星这A阶轻功。
  借着阴影的遮挡,一路躲避着巡查的兵丁,风亦飞小心翼翼的向着那院落靠近。
  花了好些时间,才到了那院落前。
  攀住墙缘绿瓦,风亦飞冒头望了眼,又迅速的缩了回来。
  看见的事物让风亦飞震惊异常。
  院中一角有个大铁笼,有数名兵丁把守在周围。
  可铁笼里面关着的不是猛兽,而是一个瘫坐在里面的人,让一堆破布烂棉絮围着,他显露出来的名号是,“诡刀”龚侠怀,级别是淡淡粉色的骷髅头。
  他竟然是囚禁在这里,难怪在大牢里怎么也找不到了。
  风亦飞再度望了眼,铁笼不远处是一排平房,有一道门开着,可见有名戴着面具的人盘坐在床榻上闭目调息。
  他的名号很奇特,叫“黄花”,但他明显不是个闺女,等级蛮高,51级。
  发型也很奇异,像是一把残破的扫帚,杂乱得不行。
  其他几间房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藏着人。
  干不过啊!
  风亦飞只觉头大如斗,这会可没有地利之便,敌人又多,说不定还没迷晕那“黄花”,自己就被先放倒了。
  没有万全的把握风亦飞真不敢轻易动手,万一打草惊蛇,导致他们把龚侠怀转移走就更麻烦了。
  仔细考虑了下,等绿林聚会,把这个消息捅出去,带上一帮人来强攻或许可行。
  想到此处,风亦飞原路返回,溜出了宅院,这才下线睡觉。